湾区日报文章第94辑

目录

2017/06/05 第931期

Amazon Is Killing My Sex Life

虽然标题里有 Amazon,其实是泛指西雅图与硅谷地区那些造成当地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科技公司们。作者从女性的角度讲述为何她们不想与现在的IT男们约会。 现在的IT男们与九十年代充满情怀的IT男们不一样了。现在的IT男们赚钱虽多,但普遍不解风情、无趣、自大。“In Seattle, it has been easy to hook up, but hard to find anyone really interesting or worthwhile for the long term.”

Compress to impress

作者曾在 Amazon 工作七年。本文以 Amazon 及其领导人 Jeff Bezos 为例,论述了能够将复杂的公司战略总结成朗朗上口的短语对于统一思想、打鸡血是很重要的。 不止是公司管理,政府、农民起义、闹革命、暴动等活动中,那些成功的领导人(或者他们身边的智囊)也都普遍具有能总结朗朗上口的短语的能力。比如人们都记住了川普的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却不记得希拉里说过什么。

DevOps 是一种文化,不是一个职位

DevOps 快速迭代、不断学习的文化需要公司上下都认同,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产品开发求快,而运维则是求稳,这往往就有冲突了。

有十几岁女儿的风投比较能赚钱

风投的 partner 们如果有十几岁的女儿的话,他们就比较有同理心,在公司里比较能招女性、少数族裔,比较能接受多样化的创业 idea,成功概率大一点。 看到这篇文章标题,很多人先想到的案例应该是:Lightspeed 的 partner 的女儿沉迷于一个阅后即焚的奇怪的成年人完全不理解的 app,后来 Lightspeed 投资了这个 app,今年这个 app 背后的公司上市了,股票代码 SNAP 。。。

Expiring vs. Long-Term Knowledge

有的知识是经得起时间考验、几十年后依然适用,比如是读好书后得到的知识;而现在我们汲取的很多信息都很有时效性,几个月甚至几天后就没用了。

2017/06/06 第932期

无我编程的十条戒律

这是 StackOverflow 联合创始人 Jeff Atwood 注释的十戒。程序员普遍有很强的 ego,都应该看看本文,打印下来时刻提醒自己:) 这十戒是出自 1971 年的经典书 The Psychology of Computer Programming,字字珠玑。虽然技术日新月异,但这些对人性的观察确实经得起时间的考验。"Critique code instead of people – be kind to the coder, not to the code. "

或许你不需要 Growth Team

Growth 应该是全公司所有人的责任,如果有独立的 Growth Team 的话,其他部门的人就会认为既然有独立的team 了,那么 growth 就不关我事了。 Growth 与 DevOps 一样,是一种文化,全公司都要认同,不是一两个人的事。参考昨天推荐的 DevOps 是一种文化,不是一个职位:做运维求稳,做产品求快,而做 Growth 就更是要快上加快,这些如果不协调好,会有严重冲突的。

Yelp 是如何无损压缩图片的

Yelp 有一亿张用户上传的图片,经过一系列手段进行压缩后,平均缩小了30%,节省了存储空间与带宽,这为公司省钱(省下来的钱能赏给这些工程师吗~),让客户端加载图片更快,用户体验更好。 没有什么高深的算法或需要特殊的硬件(如超强力GPU),文中提到的那些手段大家都可以很方便应用到自己的项目里。

Stop trying to ‘be original’ and be prolific instead

创意工作者要做出极少数让世人记住的创造性的、牛逼的东西,得先以量取胜,毕竟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哪个作品是能红的:)一人一首成名曲的背后是无数鲜为人知的作品。

Real Businesses

创业时什么情况下真的需要向风投们融资?1,需要大量前期投资的高科技领域;2,打持久战但赢者通吃的领域。现实是,太多创业公司把融资当成他们唯一的商业模式了:) 不融资、不随波逐流、不想上市或被收购,那还叫创业吗、有可能能做大吗?不融资、不上市、有个性、且赚钱的典型案例:In-N-Out(若你在加州生活过,你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以及 Craigslist(每年净赚$3个多亿,40多个员工)

2017/06/07 第933期

Minimal, Complete, and Verifiable example

简称 MCVE。这是来自 StackOverflow 的官方帮助页面,指导那些代码有问题想来提问的人如何问出好问题:贴出完整的最小的可检验的代码片段。

必要的时候就应该学 Facebook 那样抄袭 Snapchat

Facebook全面实现了Snapchat的Story功能,如果这能吸引年轻用户、提高用户活跃度,有什么错呢?作者在本文中反思了自己的公司因为没抄袭竞争对手,错失大好机会。 到底谁是原创的,还真不好说,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为何所有社交产品都有类似 Newsfeed、点赞按钮、主题标签、@ 某人?能弄清楚到底是谁抄了谁的?Instagram CEO正面回应了“抄袭” Snapchat 的问题:第一家把汽车做成四个轮子的公司一定很郁闷,其他汽车公司怎么都抄我的呢?

Jobs to be Done

思考产品的框架:一个人有问题需要解决,这就相当于创造了一份工作;有个产品正好能解决这个问题,就相当于胜任了这份工作;于是那个人就聘请了该产品来做这份工作。 昨天 Recode Decode podcast 采访 Instagram 创始人CEO时,他也提到了这个框架,每个产品功能都是要让用户聘请来完成一份工作的。比如麦当劳的奶昔做了两份工作:1,为早上匆匆忙忙上班的人提供很方便的边走边吃的早餐;2,为下午早早放学的孩子提供零食(美国小孩放学都很早,离晚饭还有几个钟头)。

Help Vampires: A Spotter’s Guide

这篇 2006 年的文章描述了在网上各大技术论坛里常见的一种生物,俗称“伸手党”(本文以吸血鬼类比)。如何识别伸手党?如果你是伸手党,怎么办?如何改造、挽救伸手党?

更快,更好,更便宜:软件开发的艺术

本文给自己不会写代码却要管理程序员的那些人扫盲了一下软件开发的基本常识,为何软件开发工期难以估计、为何开发速度那么慢、为何程序员要“浪费”时间写测试以及code review? 如果能让程序员亲眼看到用户遇到的难题、亲眼看到用户如何使用自己开发的软件,或许程序员们干活就比较有动力。但公司总是避免程序员与客户接触,害怕程序员不会说话、做出愚蠢的举动、让公司在客户面前丢脸。好吧,你至少让程序员跟客户握个手、然后静静地坐在旁边观察,这样总可以吧?

2017/06/08 第934期

Reach Navigation

单手操作手机主要靠拇指,随着大屏手机的普及,拇指能触碰到很小的一部分屏幕。App 的 UI 设计中,尽量别把关键的功能按钮放到顶部的 Navbar。文中给出了一些方便拇指 reach 到的导航设计。 我很喜欢 iOS 上 Quora 与 Overcast 那种卡片式的页面设计,拇指在卡片底部拉一下就能关闭。

独家采访 Netflix 的首席内容官

Netflix 在好莱坞的办公室有1千个员工,原创内容火力全开啊。不用担心内容太多、观众看不过来,因为不同人的口味都是不同的,内容多了才有得选。

象牙塔里的软件开发

不要让工程师们长期在封闭的环境里开发,要让他们接触到会动、会说话的活的用户,否则工程师们都以为用户与自己一样都是身体健康、耳聪目明的电脑高手,并能秒懂自己优美的代码实现。 真实故事:两个月前我们做了个app,然后在一个线下活动推广,主要人群都是50岁以上;很多人老花眼,iPhone 字体调的很大很大,我们 app 的 UI 一下被那么大的字体撑开,彻底凌乱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不会想到要测试这种大字体的情况。。

贵公司不是 Google

有些人读了 Google 的 GFS、MapReduce、Spanner 以及 Amazon 的 DynamoDB 的论文后,都头脑发热、觉得自己刚成立不久的公司不能再使用关系数据库了,太 low 了。 Amazon 在员工达 7800 人、年销售额 $30 亿的时候,才开始推行 Service Oriented Architecture。贵公司几个人运营的、主要商业模式是拉风投的 CRUD app 难道就非得整成大规模分布式系统?

读大学的投资回报率

读大学是一种投资,值得吗?两个选项:1,不读大学,直接工作,起薪低,但把本应读大学的花费拿去做投资;2,读大学四年,光花钱没收入,毕业后工作,起薪高。20年后,哪个选项回报高? 正好国内在高考,很应景。我在大学里没学到太多课堂的知识,大学同学也联系的不多,读大学带给我的唯一好处就是给我提供了一个离开家乡的理由与机会,然后越走越远,从而不会去过家乡的亲戚朋友那种一眼就望到头的人生。

2017/06/09 第935期

硅谷最重要的篮球比赛

通过对a16z的partner、硅谷老战士Jeff Jordan的报道,让我们窥探了硅谷的精英的社交场所:斯坦福篮球场。想往上爬的年轻风投、年长的亿万富豪、以前的大学运动员、公司高管等各色人物。 传统的商业、名利圈子里(或在电影里,如无间道)常能看到那种想往上爬的年轻人与大佬们会一起打高尔夫球。这种场合在硅谷就变成了篮球场,难道是因为勇士队这几年比较猛?NBA球星很多都在做风投,硅谷的风投们也喜欢附庸风雅与球星们交往。 文中提到的去斯坦福打篮球的活动里,金州勇士队老板(本职工作就是风投)就是常客。

Swallow your developer’s pride and just do stuff

很多开发者背着各种编程“最佳实践”的沉重包袱,不敢或不屑于用快糙猛的办法去解决实际问题,不懂变通。

如何写好 UI 上的文案

“Personality doesn’t matter as much as you think”,很多网站、app的文案故意装可爱、不说人话,以为这很有个性,其实很蠢。

通过 OCW 自学成才的案例

他父母不支持他学习科学技术、不给他读大学提供学费,他离家出走、通过 MIT 在线公开课(OCW)自学数学、计算机科学的课程,最终进入 Google。

公开 Coinbase 的公司战略

真是一篇绝佳的CEO范文。分四步走:1,成为比特币投资平台,吸引散户;2,吸引专业投资机构;3,成为在线支付网络;4,或投资、或合作,激发各种现代化金融应用的创新。 最终是想成为网络,但没有人用,怎么成为网络?所以先从比特币投资(投机)入手,吸引想发财的人过来用,正所谓先成为工具、再成为网络。月活用户达1亿后进入第二阶段,吸引专业投资机构,日交易额达$50亿后进入第三阶段。每月达到一亿个用户进行交易,进入第四阶段。 把自己公司的战略这么清晰地描述出来,不怕被竞争对手抄袭吗?2006年,有个人也把自己公司的战略写了出来,在文章结尾特别叮嘱大家:千万别告诉任何人:)后来这家公司股价表现非常非常非常不错。你猜到是哪个人、哪家公司了吗?

2017/06/11 第936期

PayPal Mafia 如何定义硅谷的成功

PayPal Mafia 有220人左右,却成立了许多市值$10亿以上的公司。PayPal 创业的过程十分艰难,用尽各种招数、九死一生,这帮人出来创业尽管做的东西千差万别,但很多路数都是与当年PayPal相似的。 LinkedIn 的 viral marketing 鸡贼手段、YouTube 允许用户在网页内嵌视频,这些招数 PayPal 当年都用过了。作为对比,Google 与 PayPal 同一年成立,Google 的发展顺风顺水,但大家能记得起哪几家十分成功的公司是Google前员工创办的吗?温室里的花朵。

如何向大公司兜售你的软件

个体户开发者的销售技巧。大公司官僚机构里是如何采购软件的?他们为啥不去买成熟公司做的软件、而要去买你这种个体户做的软件?如何抓住机会向客户多收点钱? 你打电话到成熟的公司,与你通话的是满嘴跑火车的、领固定低薪的、多你一个少你一个无所谓的、远在印度的客服;而你打电话给个体户开发者,与你通话的是十分热情的、十分迫切想赚你的钱的、愿意付出一切的、这个软件的开发者。

The Life-Changing Magic of Tidying Up Code

极限编程之父 Kent Beck(现在 Facebook 工作)分享清理代码的心得:悠着点,别太较真,发现自己被带进坑里了就赶紧 revert 代码,别纠缠了。

如何在 App Store 上月赚 $8 万

做一个简单的 app、巨额付费订阅、狂做 App Store 搜索广告,总有那么几个不幸的用户不小心用指纹解锁付费,然后每个月都被收巨额费用、而不知道如何取消。 这种诈骗型 app 竟然能通过 App Store 的 review,而我们这些正经的 app 却屡次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被拒,这其中有没有腐败现象?有没有?!

Etsy 是如何压缩图片大小的

所有图片都转化成 jpeg,有损压缩,不断降低图片的 quality,用 dssim 对比图片是否已经模糊不清了。最终在牺牲一点点图片质量的情况下,压缩了 25% ~ 30% 的大小。 可以对比一下 Yelp 压缩图片的方法。

2017/06/12 第937期

青少年在社交网络里的秘密生活

人在互联网上的表现都是对现实生活的反映。青春期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爱面子、渴望被关注,而且叛逆、爱与父母做对(而父母又喜欢管你)。这些都反映到了青少年对社交网络的使用上。 文中提到一种青春期女生使用 Instagram 的很普遍的做法,创建两个账号:,一个“真”账号,有大批粉丝、专门分享精心拍摄精心修图美轮美奂的照片;另一个是“假”账号,小圈子、真实朋友圈,分享比较真实的或许没太修过图的照片、表现自己真实的想法。 如果你在十几岁的时候有现在这些社交媒体,你会怎么使用?如果你的小孩十几岁了,你该怎么引导他们“正确”使用互联网(肯定是很头疼的问题)?

Why Apple is struggling to become an AI powerhouse

Apple 曲折的人工智能之路:1,有底线、保护用户隐私数据,智能起来比较缓慢;2,神秘兮兮、很少对外发表研究成果,难以吸引学术圈AI人才。

与其给自己设定目标,不如养成好习惯

设定目标:达到目标后就懈怠了(如达到减肥目标后就不锻炼了)、心理负担大容易半途而废。养成好习惯:每天完成一点点、没太大心理负担。 6个月学一门语言(目标)vs 每天练习30分钟(习惯);一年读50本书(目标)vs 随身带着书、每天读几页(习惯);一年内写一本书(目标)vs 每天写250个字(习惯);一个月内做一个网站(目标)vs 每天写一小时代码作为消遣(习惯)。

搭 Microservice 最难的部分:数据

多个 service 是各自用一个数据库好、还是共用一个数据库好?答案永远是 it depends。根据业务需求的不同,方案当然也不同。

内容为王

这篇1996年的文章提出了“Content is King”,作者是著名程序员与慈善家 Bill Gates。他认为互联网会像电视产业一样,生产内容的人最终会比生产设备的人赚更多钱。 生产内容的人在互联网上如何赚钱?广告虽然讨厌,但长远来看,网速快了、广告加载速度也快了、广告形式新颖起来,人们也就习惯了;付费订阅或许可行,但当互联网上的支付手段发展到一定阶段,可以进行小额打赏。这是1996年的观点,21年后的今天回头再看,感觉如何?

2017/06/13 第938期

网红们的幽灵写手

很多网红都有专门的公司在商业运作,都需要包装的。幕后的幽灵写手们帮网红构思照片的创意、创作状态、撰写博文,都不容易,这是一份工作。

对于 WWDC 2017 的一些想法

微软 Windows 部门的前 VP、a16z 现在的 partner Steven Sinofsky 在参加完今年 WWDC 并使用了一周 iOS 11 与 High Sierra 后,点评今年 WWDC 宣布的各种东西。

30岁,成为初级程序员

转行女程序员的自白。往往会发现旁边的人都比自己年龄小,发代码给比自己资历深的小同事们 review 时的惴惴不安,下班后积极参加meetup、周末参加hackathon。

硅谷的房价、股价、比特币

APPL:5年前Palo Alto平均房价相当于16,555股APPL,今年则需16,566股,涨幅相当。GOOGL:5年前4,780,现在2,592。FB:5年前44,412;今年16,598。 比特币:2012年,260,149个比特币买套房;今年“只要” 892 个。这些对比能说明什么?

Nobody at Yahoo understood Tumblr

Tumblr 前员工:“在雅虎工作,就像一群很酷的青少年与一帮老年人在一起玩。” 雅虎在 Tumblr 上强行推广告,广告的 targeting 极差,“向青少年网民卖人寿保险?!” 今天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个 designer,他现在家里接散活、每小时收费 $250;他几年前所在的几个人的小创业公司被雅虎收购了,那会儿运气好,正赶上 Marissa Mayer 疯狂大采购各种 app,不错,相当于赚了一套房。

2017/06/14 第939期

从我的 app 达到三百万下载量学到的经验教训

不是那种一夜成名的故事,而是非常实在的经验分享。2011年1月份开始做,从很长时间没人用、到每天几千下载量。“一个只有免费用户的产品仍然比没有任何用户的付费产品要好。” 最初做这个 app 的时候,他投入了 500 个小时进行设计与开发。app 刚上线他采用付费下载的模式($1),几周下来没啥人下载,很委屈,自己花那么多时间做的 app 大家都不愿掏 $1 来买。后来索性改成免费下载、付费升级,下载量从几十到几百缓慢增加。向已有用户收费就容易多了。

增加用户转化率的框架

分析网站首页的 UI 设计,判断新用户访问后有没有可能被“转化”成注册用户。新用户感兴趣的程度有个起始分数,网页每个UI元素要嘛加分、要嘛减分,看最后总得分高不高。

Nostalgia, Gratitude & Optimism

今天 Verizon 正式完成对 Yahoo 的收购,Marissa Mayer 也辞去了 CEO 职位,这是她今天发给 Yahoo 员工的邮件。回顾她任 CEO 这五年来的成绩,算是对得起用户、广告商、股东、员工了。 尽管媒体对她一点都不客气,但换谁坐她那个位置,都很难做得更好了(况且雅虎也找不到更好的人了)。手中的牌本来就不是很好;要想伟大复兴,难。

天使投资与风投的区别

向天使投资人融资,就像跟你爸的大学室友打交道一样,没压力,很轻松;而向风投融资,就像做直肠指检,对方把手指伸进你肛门、要检查彻底,你是各种不爽。

在 Google 停车场住了近两年,存下 80% 的收入

在存款还剩 $50 时得到一份 Google 的工作。后来夫妻两人住在 RV 里,车停在 Google 停车场,从公司餐厅带饭回家俩人分着吃。存了一年半的首付,买了 $53 万的房子。 这个视频里可以看到这辆 RV 的内部,空间利用挺合理的,不错。 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故事在哪里听过?那是因为还有其他人住在 Google 园区里,基本上都能有媒体报道,这样的报道很多。

2017/06/15 第940期

不懂技术的经理如何知道工程师是否在做无用功、或是在胡说八道

所谓的 bullshit detection。我们都不可能是通才,有时候与其他领域的“专家”做生意、打交道,都需要通过问一些问题来检验对方是否在 bullshitting。

Podcasts, Analytics, and Centralization

Podcast上做广告很难,因为广告商很难知道多少人实际听到了自己的广告。Apple 的官方 podcast app 是市场份额最高的(50%),但也直到最近才开始“有所作为”。 要了解 podcast 生态的现状、盈利的难点,推荐大家听 Acquired 的这期 podcast:Midroll + Stitcher (acquired by Scripps)

截屏

截屏功能是手机上很常用的,那些明星在社交网络上发表声明的时候,经常都是在记事本敲一段文字、然后截屏分享。iOS 11 让截屏、修图、注释、分享这一流程变得很方便。 思考一下还有哪些截屏相关的产品 idea 可以做的?

不用花太多钱就能制造假新闻

其实本文描述的就是大家熟知的“水军”,有专门的机构接这种活。就像做广告一样,发动一次次的 campaign,或手动或自动地在社交平台点赞、分享,假的都能变真的。

iPhone 神秘的诞生故事

当时iPod销售占 Apple 收入的50%。公司里俩团队同时做手机:一个是“能打电话的iPod、跑Linux”;一个是“触屏版的Mac OS”。时间紧任务急,不少人因参与该项目婚姻亮红灯。

©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价值投资不能保证我们盈利, 但价值投资给我们提供了通向成功的唯一机会。——巴菲特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