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日报文章第88辑

目录

2017/03/24 第871期

Jack Dorsey 讲述 Twitter 的起源以及设计理念(2009)

2000年左右他开始设计与实现后来成为Twitter的简单服务,邮件是信息载体;05、06年时的Twitter原型主要用短信作为载体,短信有160字的长度限制,所以Twitter限制一条消息140字,剩下的20字是用户名与命令。

如何搞好员工 referral

科技公司俗套剧情:新员工入职后不久就被 recruiter 约谈,过一遍自己 LinkedIn 上的联系人,发掘好人才,然后去骚扰他们、试图招聘。红杉资本教大家如何让这种约谈更有效率、敲诈出更多好人才去骚扰。 小公司招人太难了,我在加利福尼亚大道里讲过一个相关的段子:“作为创业公司,招人困难是肯定的。公司每年都要搞 source jam:下班后把全体工程师召集起来,让每个人从自己的LinkedIn、Facebook等社交网络里找出几个朋友的名字,把这些名字给 recruiter,然后我们recruiter会去骚扰这些人。小卡摇摇头说:在过去一年我没交到新朋友,而且去年source jam后很多人unfriend我了。。。”

不加钱,不加班

独立开发者给自己打工、自己加班,可以;接散活干的、加班后可以接更多活,可以;但在大公司上班,不给加班费而让加班的,没门!你付固定工资就只能预期我提供固定时间的劳动,不能耍流氓。

最有钱的全职教授

加拿大人,大学想读音乐系被拒,只好读数学系,后来拿了计算机博士,后来到斯坦福担任教职。自己创过业,公司也卖了几个亿。给两个斯坦福辍学生写了张$10万的支票,这$10万后来变成$10亿了。 他就是 Google 的第二个投资人、斯坦福教授 David Cheriton。Google 第一个投资人是 SUN 的联合创始人 Andy Bechtolsheim,在给还没成立公司的这俩辍学生写支票前,他心算:这个网站靠广告链接赚钱,一天若有100万点击,每个点击5分钱,那也能赚$5万,还行。

Lyft 庆祝网约车女司机的小孩的诞生

Lyft 女司机预计还有一周就要临产,但仍在开车接活。开车中突然发现自己要生了,直接开去医院;途中,顺便又接了一单乘客;最后及时进产房生下小孩。Lyft 发博文分享了这个“温馨”的时刻。 这真是一个毛骨悚然、灭绝人性的故事。这对行人安全、乘客安全、自己的安全、肚中孩子的安全都是极其不负责任。不能鼓励。

2017/03/25 第872期

如果做管理是唯一晋升的道路,那我们完蛋了

有的人就是喜欢动手做东西、也擅长动手做东西、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你硬要让他们做去管人,然后他们又管不好,大家都不愉快。本文很好地总结对比了做 IC 与做管理的不同之处。

A static business is a healthy business

如果少数几个用户给你带来大部分的收入,那你会迁就于他们的功能请求、忽视其他大部分用户,如果这几个用户不高兴而离你而去,那贵公司就危险了。争取从每个用户身上赚差不多的钱,一视同仁。

回忆在 Docker 工作的这 5 年

很长的回忆文章,细数了自己在公司这五年里做过的许许多多项目、给过演讲的众多会议,相当有成就感的样子。文中还提到了 Docker 上线、 dotCloud 转型成 Docker 的经历。 工作几年后写一下类似这样的回忆文章,总结一下自己做过的所有项目以及经验教训之类的,挺不错的。从文中可以看到他如何加入 dotCloud、工作职责的改变、新技能的学习、个人与公司一同成长的经历,对职场新人或许有些借鉴的意义。

在App Store曾排行第一的app里有74%在一个月内跌出前25名

标题说明了一切。现在App太多了,要让人听说过你做的app实在太难了;App Store 排行榜很关键,但往往昙花一现。持久霸占排行榜的多是有充足营销经费、持续更新造势的大公司的 app。

我不想订阅你的邮件列表

博客网站很流行弹出小窗口逼你输入邮箱、订阅邮件列表,这比90年代的弹窗广告更烦人。好歹弹窗广告是一个新网页,浏览器可方便屏蔽,而现在的小窗口都是一个div,实现千奇百怪、不好拦截。

2017/03/27 第873期

为什么我们现在愿意为内容付费

1,技术上,小额支付比以前容易了;2,心理上比较能接受向内容创作者(人类个体)付款,而不是向公司(组织)付款;3,很多小众内容的创造者粉丝太少,广告钱不好赚,只能直接向粉丝收钱。

Modules vs. microservices

很多情况下没必要架构成 microservice、通过网络“调用” API,不好运维。同一份代码里做好模块化,同一个进程里调用函数就足够了,没必要赶潮流。 往往在贵公司需要 microservice 之前,贵公司已经做不下去而倒闭了:)在贵公司存在的整个生命周期里,一台机器、一个进程 + sqlite 或许就够了,或许更极端一点,一个 GitHub page,静态的页面也行。哈哈。

Google 的 YouTube 广告难题

不是所有的YouTube视频都适合放广告的,如恐怖分子发布的视频、色情暴力限制级视频等;用自动化的手段不在某些视频上显示广告容易误杀好人,有的视频很正常、上传者也希望通过广告赚钱,但Google不让。 有一些公司、组织机构发现自己的广告出现在恐怖分子的招聘视频上,很不爽,不愿再在YouTube上做广告了。用户每分钟在 YouTube 上传 400 小时的视频,该如何审核?人工审核是不行的,审核不过来;但自动审核容易误杀好人。

为何有些牛逼的计算机系教授不去公司赚大钱而是选择教书与做研究

UCSB的教授 Ben Y. Zhao 解释为啥做教授而不去公司赚大钱:1,没有上司给你指派任务,很自由;2,教书育人,正面地影响学生的人生,很有成就感;3,当前人生阶段的优先级不是赚钱。 当然,也有很多教授去公司(一般是去 Google)赚钱。在自己的领域小有名气计算机系教授,只要他们愿意,都能让收入立刻翻几倍,甚至几十倍。

让小孩晚一年上学,人生会发展得比较好

晚一年读幼儿园,小孩自我控制力会比较好,比较能学得进知识。相对同一届的人年龄大几个月或一岁,会比较自信:身高发育较好,体育好点;头脑发育较成熟,理解东西比较快。 相对的年龄优势这个观点是出现在 Outliers 这本书里,也就是提出“一万小时定律”的那本书。小时候自信心的培养很重要;自信的人做很多事(考试、竞技、交朋友等)才比较能表现出正常水平,甚至超常发挥。

2017/03/28 第874期

工作中不再使用多个外接显示器了

一般多个显示器的用法是同时打开多窗口多任务,这很分心;单个显示器,一次只做一件事。超大显示器也不好,花在拖拽窗口的时间太多了。作者的配置:24吋4K显示器 + 跑步机。

维基百科的机器人编辑之间的冲突

编辑维基百科的物种里,99.9%是人类,0.1%是机器人程序。针对某条目的内容,人类与人类之间会有冲突;机器人与机器人之间当然也会有冲突,某机器人会把其他机器人的修改给撤销了。 这种自动化程序之间的冲突会越来越多的,拭目以待以后无人车与无人车之间的互动。

Five Lessons from Scaling Pinterest

这点很有共鸣:谨慎听取用户的意见。声音大的超级用户一方面抵制你推出的新功能,另一方面又请求复杂的、不具代表性的新功能。还没听过你产品的人数远多于现有用户数。 "Your loudest users don’t represent all your users, and they definitely don’t represent your future users. "

找到好的创业 idea 的秘诀

秘诀是:头脑风暴用户痛点。三步骤:1,你本人属于哪两种用户群体?2,你想帮助哪两种用户群体?3,针对1和2里的4种用户群体,各想出2个用户痛点,这样你就有8个用户痛点了。 其实还有一个练习可以做:抛开具体的产品功能,分析一下各著名产品刚上线那一刻是针对哪些用户群体做的,比如04年的Facebook、98年的QQ、03年的LinkedIn、09年的Uber等。没有人能一下子做出适用于70亿人口的产品的,都只是70亿人口里的一个小小的子集。

我最喜欢用的产品经理面试题

面试题:你怎么看待“产品经理是产品的 CEO”这句话?通过这个面试题可以把应聘者分成几类人:权利欲很强的喜欢CEO这个虚名的人、不想承担责任不想做决策的人、能正反面辩证地分析的正常人。

2017/03/29 第875期

Stories are the new News Feed

大势所趋啊:Newsfeed是桌面互联网的产物、适合分享文字与链接;而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摄像头是新时代的键盘,Snapchat 的 Stories(24小时过期的图片、视频幻灯片)是表现力更强的媒体格式。 Facebook 旗下四大 app(主 app、Instagram、Whatsapp、Messenger)都加上了从 Snapchat 抄袭来的 Stories 功能;Medium 的 Series 与 Twitter 的 moments 都有点 Stories 的意思。

Credit Karma 的 CEO 谈品牌建设

Credit Karma 从 2007 年做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年了。创业初期,创始人CEO会每晚到信用卡相关的论坛上去回复50个帖子、给20个相关博主发信。他也常刷Reddit听取网民对其公司的评价。 Credit Karma 跟 Medium 在同一栋办公楼(760 Market St),对面的四季酒店是 NBA 各球队到湾区客场打金州勇士队时下榻的酒店,所以那栋楼俯瞰下来常常能看到不少 NBA 球星。Medium 是二房东,把楼层转租给 Credit Karma。

价值至少$10亿美金的创业 idea:Podcast领域的HBO

先融资并花掉$6个亿购买优质podcast的版权,就像HBO或Netflix一样,有足够多的优质内容,然后付费订阅每个月$10,只要1%~2%的美国人付费就能成啦!

硅谷的美洲狮之夜

Cougar(美洲狮)是俚语,指想找小鲜肉的老女人。硅谷的 Sand Hill Road 风投云集;此地的 Rosewood 宾馆每周四晚举行美洲狮之夜,高端的线下交友服务举办的顾名思义的那种活动。 本文基本上算是帮(低调的)高端交友服务 Linx Dating 打广告的。所谓美洲狮之夜也趋向于年轻化、多元化了;文中对木讷、有钱的工程师的描写真是瞎说什么大实话。Sand Hill Road 的人口构成很多元化,有胖风投、瘦风投、男风投、女风投等。哈哈。

三个月压缩成一个月

在快速扩张的创业公司里工作,就相当于把几个月的时间压缩在一个月内。“狗活一年相当于人活七年”。“天上一日,地上一年”?这个。。。

2017/03/30 第876期

Eat24 在成人网站做广告的经验分享

Eat24 是送餐服务,现已被 Yelp 收购了。当年 Eat24 很创造性地在成人网站做广告,效果非常之好。成人网站访问量超大、广告价格超便宜、受众都宅在家中正好适合使用送餐服务。 成人网站上的广告都是成人相关的,万花丛中突然出现一个送餐服务的广告,绝对是鹤立鸡群、吸引眼球、点击率超高。Eat24 这次营销方案真不错。广告价格到底有多便宜?相当于 Google、Facebook 等地的广告价格的10%! Eat24 的使命是:让你不用做饭、出门购物、穿裤子!(Our mission is to keep you from having to cook, shop or wear pants.)成人网站的访问者与表演者们也不喜欢穿裤子:)广告的 targeting 真的很强。

使用 React Native 重写 UberEATS

Uber主业务沟通两方:司机与乘客。UberEATS搞送餐,沟通三方:司机、食客、餐厅。给餐厅用的 app 一开始是纯网页,后来尝试用 React Native 重写了一小部分。 我最近也在学 React Native,争取早日写出简单的湾区日报 Android app:)

在 production 环境下边踩坑边学 Redis

他们使用 Redis 三年多,一直风平浪静。后来网站访问量增加,出现大量 Redis 的连接错误;只能在 production 里调试、尝试各种方案,一番血泪教训后总结了运维 Redis 的一些心得。

How to reference check your prospective investor

创业中融资,选风投最关键的是选 partner(人,不是公司)。要做好功课,对投资人要进行 reference check(问与他们合作过的创业者)。文章最后准备了一些不错的问题可以用上。

Asana 里的职位头衔

在公司内部,头衔用来表示工作职责(营销、工程师、销售),而不是资历、等级(如高级、4级、5级)。

2017/03/31 第877期

做了十七年网站开发所学到的东西

风趣幽默又很朴实的职业生涯回顾,以及给年轻人的一些建议。当年做过的傻事:如何更新(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更新!)数据库里的数据?先删除、再插入。。。

How Silicon Valley reengineered journalism

超长的关于社交平台绑架新闻行业的研究报告。媒体要吸引眼球就得把内容放到平台上,但这么做就淡化自己的品牌、没法得到准确的浏览数据、盈利举步维艰、被社交平台的算法所左右。 媒体对社交平台的依赖程度越来越深,得定制内容然后发到众多社交平台,是劳动密集型的工作,有时一个社交账号得十几个人来运营。纽约时报一周内得在9个不同的社交平台发布1600多条内容。

John Carmack on Idea Generation

Antifragile 的生成好的 idea 的方法:当你有了一个 idea 后,想尽一切办法批判这个 idea、质疑这个 idea 如何如何不好,但你同时又能一一反驳;在告诉别人这个 idea 前,自己先试图杀掉它;如此还能存活下来的 idea 或许就是好的 idea。

汽车发展的间接后果

思考汽车电动化、自动化对城市规划、经济、人的群体行为等的宏观影响。电动车普及后,加油站怎么办?加油站的便利店怎么办?政府的巨额燃油税怎么办?机械故障减少了、汽车维修业怎么办? 无人车普及后,车能自己开、按需接人、车闲置的时间减少,用于建停车场的面积减少,建筑费用降低,对房地产如何影响?无人车会自己避让行人、其他车辆,那还需要红绿灯、各种交通标示吗?无人车的摄像头无时无刻都在360度摄像,警方办案可能得查看经过案发现场的无人车记录下来的影像数据了。

拉斯维加斯的赌城大道肯定是产品经理设计的

不同的团队在同一个产品里做了不同的功能,每个团队都只追求自己做的功能的数据漂亮、加入花里胡哨的提示信息“快来使用这个酷功能吧”。于是,几周没登录的用户刚一登录,铺天盖地的新功能提示信息。 负责不同功能的产品经理的KPI是完成了,但整体用户体验极差。有点像是去 Las Vegas Strip,满街的赌场都在门口花花绿绿地弄噱头(火山、埃菲尔铁塔复制品之类的)吸引游客进来。

2017/04/01 第878期

Stories 是做广告的利器

聪明的 Snapchat 普及了 Stories(全屏幻灯片),在用户翻阅幻灯片时插入全屏广告,这真是广告商们梦寐以求的广告格式:全屏图片或视频。要不然在聊天软件里怎么做广告?聊天过程中插入广告的话用户会疯掉的。 美国各种与聊天、社交沾边的 app 们也都在陆续推出自己的山寨版 Stories。不是为了让用户更好的沟通、自我表达、拯救人类、让世界变得更好,很简单,这种 Stories 格式能来钱!

How “engagement” made the web a less engaging place

在Google Reader的时代,媒体网站、博客网站关心的不是具体那篇文章浏览量,而是有多少人订阅(间接的所有文章浏览量),没必要搞标题党骗点击。如今社交媒体里每篇文章的表现比以前重要了。

十三年来我写的糟糕的游戏代码

作者用风趣幽默的口吻点评了自己从2004年以来做游戏时写的代码,有Java、C++、Python。经过十几年打怪练级,最近终于完整地做完并推出了自己的第一套游戏。他今年26岁。

人生就是电子游戏

五个等级:1,有饭吃有地方睡;2,远离危险的环境;3,有人爱且有人爱你;4,为世界带来一点点价值;5,流芳百世。投胎运气不太差的话,直接从第3级开始游戏。 游戏过程主要是解决问题。有很多事先预料到的问题,但困难的问题都是事先预料不到的。面对问题,玩家可以去解决,也可以直接忽略;解决的问题多了就比较有可能进阶到下一等级,忽略的问题多了就比较可能一直停留在目前的等级。而且,不能读取进度。

冯诺依曼

这是维基百科里冯诺依曼的英文词条。从 Child prodigy 这一节开始读,有很多以前不知道的奇闻异事,真是天才中的天才。他不只是计算机系入门课程里讲的“计算机之父”。 六岁时能心算8位数乘除法。十五岁时师从匈牙利数学家 Gábor Szegő,第一次见面,Szegő 被冯诺依曼的数学天赋震惊到、然后流下了眼泪。被问到为何那个时代的匈牙利能出那么多天才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Wigner 说:冯诺依曼是唯一的天才。 冯诺依曼喜欢在吵杂环境里工作;在办公室放德国的进行曲吵到隔壁的爱因斯坦。喜欢开车,但开得不好;常常边看书边开车。带着数学问题入睡,醒来的时候得到答案。穿衣讲究,博士答辩的时候,教授问旁人:给这个博士生做衣服的裁缝是谁?从没见过这么有型的衣服。普林斯顿研究拜占庭历史的教授说,冯诺依曼在拜占庭史方面的知识比他更精通。

2017/04/03 第879期

Software on the Cheap

“什么都不缺就缺程序员”的人都以为编程很简单,为了省钱都会招很便宜的刚看完编程入门书的“程序员”。贪小便宜肯定会付出惨痛代价的。文中提供了一个价格,仅供参考:一行有测试的代码值至少 $12。 一行代码 $12?这么贵!你得想啊,为了保证代码质量,也得写非程序员们认为没用的测试代码;生产工具(IDE、电脑)出问题了还得停下来折腾一下;还得开会、说话、打乒乓球啥的。一天下来,程序员有效工作时间也就3、4小时,一天能写出小几百行有测试的 production ready 的代码就不错了。

Brands need to fire adtech

作为公司、品牌、广告主,你不知道所谓adtech这样的中间人把你的广告投放到哪个网站、哪个视频、哪篇文章,如果投放到恐怖分子的网站,你品牌名誉就差了、你助纣为虐啊。 作者认为“真的广告”是作为广告主,你知道你的广告出现在哪个明确的、信誉好的网站(如湾区日报,哈哈),而不是买浏览量的“库存”(中间人手头有5万个网站,大约有几十亿浏览量库存,你买1千万浏览量,我就给你投放到这5万个网站里的某几个网站上,你不用管哪个网站,总之凑足浏览量就是了)。

Amazon 上的“高频交易”

亚马逊从2000年开始允许商家进驻到他们网站。现在近50%的发货量是来自这些商家。同类产品会有不同商家在卖,产品定价是动态变化的,有时提价是为了试探看看竞争对手是否也会跟着提价。

为何看似廉价的旅游订票网站一点也不廉价

旅游订票网站相当于中间人,层层收费;大网站直接与航空公司、旅馆谈价格,小网站则用大网站的数据库,再加一层费用;各航空公司与大型旅馆都有自己的会员积分项目,也都想直接与顾客打交道。 越来越多的情况是,直接到航空公司或旅馆的网站(或打电话到前台)预订会比较便宜。旅游订票网站看到的 deal,未必是真 deal,往往都有隐藏费用。真正的 deal 是淡季出行或最后时刻订那种没卖出的票/空房间。 文中提到 Orbitz 会检测访问者是否是 Mac 用户;他们假设 Mac 用户比 PC 用户有钱,所以会给 Mac 用户推荐贵的旅馆。

Algolia 极快的搜索速度背后的架构与运维经验

Algolia 提供 API 给开发者们做索引、搜索。搜索引擎是用C++写的Nginx模块,自建数据中心。若某次查询超过一秒,Slack上会有警报,然后他们就不遗余力地debug为何这么慢,每天0或1个这样的“慢”查询。 他们查询的 API 没有 load balancer,API 客户端直接连到特定机器。部署代码的流程:先部署到 testing 机器、然后 staging、然后1/3的production、然后1/3的production、最后1/3的production。

2017/04/04 第880期

Uber 如何鸡贼地让司机不断加班

司机不是Uber的员工,Uber不能命令他们加班;怎么才能让司机们心甘情愿地加班加点呢?在司机用的 app 里使用各种鸡贼的 growth hacking 暗黑模式,诱使司机们不间断地工作。 大家系好安全带了:1,司机不想接客了,按下退出按钮,弹出确认信息:你今天还差$10就赚到$300了,不再努力一把吗?2,视频网站一个视频看完了后会自动跳到下一个视频,Uber司机在放下当前乘客前又立刻有了新一单的生意;3,发给司机的信息以女性名称署名,互动性比较强。 Growth hacking 的鸡贼暗黑模式哪家强?几年前看 LinkedIn,现如今看 Uber:)

Every attempt to manage academia makes it worse

学术圈用发论文数量作为评估“学术成果”的重要手段,影响博士毕业、评终身教职、申研究经费;于是大家追求数量,发那种“最小可发布成果”的论文。 如果有一个可以量化的指标,这个指标直接影响由人做出的决策(评奖、晋升、加薪等),那必定会有很多人投机取巧走捷径去最大化这个指标,渐渐地,这个指标就变得没用了。学术圈如此,工业界也是,人类社会就是这样。

在过去一年,聊天机器人的发展令人失望

感觉从去年 Facebook 的 F8 开发者会议后,聊天机器人着实火了起来;但老百姓期望的是真的能聊天的那种bot,而开发者们给出的要嘛是婴幼儿般智商的bot,要嘛是选择题式的菜单界面。 在聊天界面里放选择题,我还不如打电话呢:中文请按1,英文请按2,人工服务请挂机:)

Ping 的故事

Ping 程序的作者 Mike Muuss 撰文回顾这个“装机必备”的网络工具的起源(好吧,任何桌面操作系统都有)。作者于2000年底因车祸去世了,从饭店回家路上遇连环车祸。RIP… 一人一首成名曲,Ping 是写进他的讣告里的:Mr. Muuss is most widely known in computing circles for being the author of a software program called "Ping." 每个人一辈子都要有个代表作。

Scaling your API with rate limiters

提供 REST api 给开发者们用是很麻烦的一件事,为了避免某些害群之马DDoS你的api,你得有一套限速的机制,而且能在关键时刻掐掉某些不重要的api的访问。Stripe的这篇博文总结得不错。 文章末尾提供了代码范例。要求不高的话,其实有个快糙猛的方案:用 nginx 的 ngx_http_limit_req_module 模块,几行配置就能简单保护你的线上服务、限制单个IP单位时间内对某路径的请求数;这用来对付小毛贼问题不大,但要真碰上江洋大盗,只能恭喜你中奖了。

©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实力永远意味着责任和危险。 —— 罗斯福. T.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