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日报文章第84辑

目录

2017/02/03 第831期

Duolingo 用 Scala 重写系统的经验

原系统是用Python写的。重新设计系统架构,用Scala重写后latency从750ms降到14ms,uptime从99.9%升到100%。可惜没说代码规模、开发时间多长、多少人开发。

Getting out of the startup rat race

来自 Baremetrics 的创始人的感悟。厌倦了硅谷式的创业:go big fast、指数级增长、全身心投入工作。他重新思考对成功的定义;按自己的套路走,人生才精彩。 能付自己年薪$15万、十年后公司卖个几百万,算创业成功吗?能付自己$3万、但能陪家人环游世界,算创业成功吗?做可持续发展的公司,一群人在同一家公司连续共事很多很多很多年,而不是18个月就换一次工作,算创业成功吗? ”...creating your own definition of success and doing things the way you want to do them… Because doing things your own way, on your own terms, is where you’ll find fulfillment."

为何 Basecamp 的产品定价不按人头收费

他们对不同大小的公司收费都一样,每月$99。若按人头收费,大公司会以为自己交钱多然后提各种不切实际功能请求;Basecamp 专注于服务那些世界500万强的小公司(哈哈),不稀罕世界500强。

改数据库 schema 迁移数据最佳实践

算是基本常识了,四个步骤:1,dual writing,同时写到新旧两处;2,改从新地方读取;3,只写到新地方;4,删旧数据与旧代码。新地方可以是同一表不同列、也可以是不同表、也可以是不同数据库等。

Stop Filing Bugs, File a Container

虽然是 Runkit 介绍他们产品功能的文章,但中心思想挺时髦:以后报告 bug 的时候,一键开个 docker container,就比较不会遇到“明明在我电脑不能跑、怎么在你电脑就行了”的尴尬了。

2017/02/04 第832期

What should you think about when using Facebook

作者站在 data scientist 的角度分析、猜想、逆向工程了一下使用 Facebook 过程中,Facebook 会收集哪些个人隐私数据、作何用途、该如何避免被搜集过多隐私数据。 什么?你想删除自己在社交网络里留下的隐私数据?很难,几乎不可能。即使你自己在网上、app 里“删了”所有数据,对方公司的数据库里依然有你的数据;所谓删除,只是数据库某些行的 is_removed 列标为 true,并非真删,他们说这是最佳实践:)

采访 Bill Simmons:The Ringer 的第一年

Bill Simmons 以前是 ESPN 专栏写手,在美国喜欢体育的人都认识他。他现在自带粉丝创办专注于体育与流行文化的线上媒体 The Ringer,运营一年,65个全职员工,已盈利。 当时他们估计了一下自己做网站的成本,既花钱又花时间,不划算;索性用了 Medium,而且还是免费的(估计是 Medium 自己倒贴、掏钱请他们来的)。他们自己拉广告业务,在 Medium 文章里内嵌广告、在 Podcast 里读广告。Medium 的 top stories 里经常能看到 The Ringer 的文章。他们的域名  theringer.com 是花 $5000 买的,不贵。

Best Practices for API Error Handling

写给服务器端的 REST API 开发人员看的:客户端调了你的 API 出错了,就像青春期谈恋爱分手后都想弄明白,到底是你的错还是我的错:)要用对 status code(4xx 与 5xx)、写好出错信息。

Web 前端开发里所说的 Polyfill 是什么

HTML5 标准里的 native api 理论上该由浏览器来实现、然后 web 开发者直接调用;但现实是很多 api 浏览器还不支持,web 开发者们就得自己来填坑、自己用 js 实现、然后假装是在调用 native api。 这种用 js 实现的 “native api” 就是 polyfill。本文作者就是最早用 polyfill 这个词来指代这类 “用 js 实现 native api” 的人,他一提到 polyfill 就想到 Polyfilla;啥是 Polyfilla?自己 Google 一下 Polyfilla 的图片,你就恍然大悟了,很形象。

Snapchat 的第一个投资人

Jeremy Liew 在Snapchat累计下载量不到10万时投资了$48.5万。当年他通过whois找到Snapchat域名的注册公司、各种人肉搜索、终于通过Facebook斯坦福校友网络联系上Evan Spiegel。 当时还差三门课就能本科毕业(但选择退学)的 Evan Spiegel 跟他说了 Snapchat 的愿景:Facebook 上人们只分享自己喜悦、自豪的时刻,太肤浅,太假了;人们需要一个私密的、安全的地方可以分享自己沮丧、悲伤的时刻。“true friendships are formed when people share both positive and negative experiences” 人们都在找寻下一个 Steve Jobs。其实,下一个乔布斯既不在硅谷,也不在中国宁波;下一个乔布斯其实在南加州的硅沙滩、把一个 “小小的” 阅后即焚的 app 带到上市、还顺便做了个带摄像头的眼镜:) 这个投资人 Jeremy Liew 在高中时代与陶哲轩(Terry Tao)一起代表澳大利亚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

2017/02/05 第833期

富豪们为世界末日所做的准备

硅谷科技新贵多有风险意识,巨大自然灾害、老百姓仇富暴动、川普若是法西斯独裁者要进行大清洗,该怎么办?家里的直升机随时加满油、常备摩托车不怕堵车、常备枪支弹药、足够的粮食储备、打包必备物品随时可走。 Reddit 现任 CEO Steve Huffman 与前任 CEO 黄易山都去做眼睛激光手术、不再近视了,为啥?灾难到来之时,要是眼镜坏了或找不到了,不就彻底歇菜了?LinkedIn 创始人 Reid Hoffman 估计硅谷富豪们 50% 以上对“世界末日”都有所准备。一听说你要去访问新西兰,大家心领神会,“你丫去买房/买地、准备那啥是吧?”

如何成为数据科学家

本文基本上可以算是野生数据科学家自学成才指南了:)需要哪些技能、到哪里去找资源来学习、用到哪些工具、数据科学到底做啥的、如何找工作等。 配套阅读前几天推荐的“数据工程师的崛起”:如何成为数据工程师。

省钱的结果往往是让你花更多钱

有的钱是该省;但也有不少为省钱但最终花更多钱的时刻:买了便宜的东西,用坏了,再买,再坏,再买,还坏,不如一开始就买贵的质量好的;明明自己工作的时薪是$60,但折腾了5个小时就为了省$5。 有朋友明明一年赚$25、6万,却死活不愿意每月花$10几块钱订个 HBO 什么的,而非得花时间去找、去下载电视剧。如果说学生时代靠奖学金过活、一个月收入$1800,那还能理解;都工作了,这种“省钱”的行为,花这时间就不值。

产品的 MVP 版与 Beta 版的区别

所谓 MVP 就是做一个或极少数功能、但做完整了、好看能用;所谓 Beta 就是做许多功能、但没做完整、有明显 bug、不好看、勉强能用。想走设计优先的道路,就做 MVP;想走功能优先的道路,就做 Beta。 所有“什么都不缺、就缺程序员”的拥有绝世产品 idea 的人都期望瞬间就能拥有好看、好用、功能全面、同时支持Mac/Windows/iOS/Android/Web/黑莓等多平台的产品,最好是能一键生成。MVP 与 Beta 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伟大的 CEO 们绝不会用到的一个词

那就是 revenue 这个词。他以自己在 Google、Facebook 与 Square 工作时的观察到这仨公司比电影明星还红的仨 CEO 对内(员工)、对外(用户、投资人)打鸡血都不用谈营收的,学着点。

2017/02/06 第834期

Winamp 之死:你们的第一个 mp3 播放器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上个世纪 90 年代末的网民都用过 Winamp。典型的年轻人辍学创业的故事,免费下载、建议捐款$10,就这样每个月都能赚$10万,可见当年有多火爆。后来被 AOL 收购,然后被 AOL 毁了。 当年 Winamp 的网站每月都有几亿 page view,要不放广告就可惜了;还真别说,AOL 还真给放广告了。当年 AOL 手中有内容(时代华纳)、有播放器(Winamp)、有社区,本有机会成为 iTunes 或者 Pandora 这样的线上服务的,但还是玩砸了。 全家桶的鼻祖?“Winamp would have a larger US audience today were it not the fact that AOL tried to get people to install Netscape or AOL or something else when they installed Winamp,” McIntyre concluded.

网页里的导航设计

总结得不错。最后畅想未来的部分可以看一下:VR/AR 时代的导航设计该怎么弄?

Building, And Losing, A Career On Facebook

故事1:在 FB 上建页面、发可以病毒式传播的图片,在上面放 affiliate link,一年赚能 $10 万,最高峰时粉丝400万。后来被 FB 取缔了。故事2:记者被FB封了账号,投诉无门。 在 Facebook 上建页面、病毒式传播、卖东西的套路做的人很多。我有个朋友的公司,几个人的小团队,没有拉风投,光靠在 Facebook 上卖 t-shirt 赚的钱就能养活整个团队,然后再做其他比较正经的项目:)

由成千上万大学生支撑起来的标题党帝国

这是一篇关于媒体网站 Odyssey 的报道。上万个廉价大学生劳动力在写稿,公司内全职的编辑审稿,文章浏览量高的学生有报酬;学生也可有偿为品牌写软文。软文数量占所有文章数的3%。 这种运作模式很省钱又有效啊:大学生赚外快,要价很低;按点击量付给他们钱,他们就有动机去宣传(如分享到社交网络、甚至主动去做地推);而且大量的写手、源源不断的内容。

你最重要的技能:Empathy

已经卖给了微软的 Wunderlist 的前 CTO 写的文章。在个人生活或者职场上要过得快乐,就要多练习 empathy,有同理心、将心比心、能设身处地为为别人着想、能接受不同看法。 如果没有 empathy,活着是一件很累的事,因为你没法理解为什么竟然会有人跟你想法不同、竟然会有人跟你不一样。

2017/02/07 第835期

iPad 推出七年后,我们仍在问错误的问题

iPad 刚推出,人们问:这不就是超大版的 iPhone 吗?七年后,人们又问:这是笔记本电脑的替代品吗?

Instagram 使用 React Native 的情况

React Native 是 2015 年开源的,Instagram 在 2016 年初开始小心翼翼地试探使用 React Native 的可行性,主要动机:快速开发迭代、省去编译的时间。 他们使用 React Native 开发的几个新功能在 iOS 与 Android 俩平台的代码重用率高达 90%,甚至有 99% 的。

互联网正在谋杀快乐

在网上我们与成百上千个“好友”互联,但现实中能说话的越来越少;每天在网上看许许多多的爆炸性新闻,似乎吸取了很多信息,但想不起来是哪些;网上每个人生活都很精彩,看看自己,惭愧。

大公司成长的烦恼

在微软、谷歌、Box、Uber工作过的老工程师现身说法。大公司里员工只是螺丝钉,衡量员工个体的好坏靠的不是产品的质量(毕竟贡献太小),而是靠performance review,这就引起同事间的竞争了。 还没上市的小公司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还比较能真诚地分享 idea、真诚地互相帮助 debug 之类的,短期内还算有共同奋斗目标(如上市);大公司里同事间多了戒心,伺机抢别人功劳,在邮件与会议上争相表现,动机很简单,个人利益优先。

无人驾驶技术与个人隐私的终结

无人驾驶汽车带着 360 度高清实时摄像头满大街跑,人工智能对物体进行识别分析(行人、人脸、一切),存储高清视频或上传到云端。要保证个人隐私、不想被拍下来?只好不出门了(记得拉上窗帘)。 现在可以摄像的设备多了起来,车、手机、眼镜等,很快世界上每个人的照片都能在公开的互联网上被找到了,往往是无意中被拍摄下来。好像08年以后结婚的、参加过婚礼的人的照片都存在于互联网某个角落:)有的人是不在意,无所谓隐私不隐私的;但有的人在意,那些在意的可没有办法删除这些照片、或不被拍下来的。

2017/02/08 第836期

How I got my wife and son back

川普禁穆令对一个小家庭的影响。作者的有绿卡的伊朗老婆与儿子回伊朗娘家,作者是美国公民、人在达拉斯。他感觉到川普即将对绿卡持有者动手了,争取在川普签行政命令前订机票让老婆小孩回美国。 他都做好最坏准备了,如果妻子与小孩进不了美国,他们就全家到加拿大生活,他的深度学习、人工智能的一技之长是能在那里找到工作的:)结局:看着电视直播,川普签下行政命令;此刻,老婆与小孩在楼下房间里倒时差睡了。

Cognitive Overhead is Your Product’s Overlord

已经卖给 Google 的、一度很火的 Bump 的创始人对如何做产品的看法。给老人、小孩、醉酒的人用你的新产品,如果他们一下就弄明白怎么用,那你产品算好用的。他们当时就拿 Bump 到酒吧找人试用。

什么编程语言在周末最流行

针对 StackOverflow 的提问与标签数据集做的分析。周末比上班时间活跃的话题:Haskell(陶冶情操)、 heroku(做 side project)等;上班时间比周末活跃的话题:微软的相关技术。

自动测试数据库备份

Tumblr 前 CTO、Instapaper 与 Overcast 的开发者 Marco Arment 介绍了自己每天自动测试数据库备份是否完好的、快糙猛的办法。独立开发者或小团队可以借鉴一下。 他开一台便宜的 Linode,每天自动下载、安装、测试最新的数据库备份,然后自动发邮件报告给他。也就是 cron 调一个简单脚本然后 pipe 到 mail 程序。大家都会做数据库备份,但很少人会去测试备份是否完好,真到出事情了,备份十有八九也是损坏的、还原不了的,肯定让你祸不单行。

当年我是如何开发 IMDB 的讨论区的

一篇很长很长的回忆文章。先描述了2001年开发网站的技术栈(主要是perl);当年IMDB还主要是远程办公,作者基本上就是自己一个人从无到有写了IMDB的讨论区,技术细节很多。还得顺便与网络暴力抗争一下。 恐怕很多人不知道 IMDB 与 Alexa.com 这两个古老的网站都是 Amazon 旗下的网站吧?

2017/02/09 第837期

Scaling to Billions on Top of DigitalOcean

这是一个在 DigitalOcean 上使用 400 多个节点的公司的案例。这种规模为啥不用 AWS?虽然 AWS 很灵活、很强大,但贵、难用。 湾区日报也是跑在 DigitalOcean 上的。

大部分的网站在用户网速慢的情况下基本上都访问不了

现代网站们都加载超大的 js / css bundle,不下载完都渲染不出页面,亚非拉发展中国家的网速够呛。用户发现页面加载不了不会去想到是自己网速慢的原因,而是会怪对方网站有毛病。 文中提到的小故事:Google优化了页面加载速度,但上线后发现测量到的平均访问速度反而更慢了。为啥?优化没成功?不,正是因为优化成功了、网页加载提速了,网速巨慢的非洲国家人民从原来压根就访问不了 Google 一下子进化到可以访问 Google 了,这个访问速度现在可以被记录下来了,拖了平均访问速度的后腿了。

Slack 改进搜索结果排序

综合考虑各种不同因素、让搜索结果有更高的相关性。但我第一反应是,我们聊天记录都被 Slack 的员工肉眼读过了;赶紧把这篇文章转给那些曾在 Slack 里传密码、发公司机密的同事们。 Slack 员工如果不道德一点的话,可以兼职爆料科技新闻了;哪家公司发布什么新产品、人事变动、公司里的各种八卦,Slack 比谁都先知道:)当然了,任何互联网公司的员工在早年肯定也都需要肉眼读用户发的消息、看用户传的照片的。

为何这些工作还没被机器取代

一些人类的服务员对顾客态度不好,这些人类的工作很多其实机器都能做,而顾客可能还更喜欢与机器打交道 — 机器不会给你摆臭脸、不会歧视你。 麦当劳推出自助点餐后,顾客与机器打交道,比较能放得开、肆无忌惮地点超大份的餐;如果是与向麦当劳的人类员工点餐,你可能会有顾虑,这个人会不会因为我点了超大份的餐而心里嘲笑我、背后说我坏话?

下一个大的蓝领职业是码农

不需要很深的计算机科学基础,不用上大学,都可以简单学习、复制粘贴代码、从无到有搭一个看着还行的网站、app。逐渐成为劳动密集型产业,主要是进行机械劳动。文中提到肯塔基的煤矿工人学编程、再就业。

2017/02/10 第838期

已下线的 Parse 的架构与相关信息

在下线前,有100万个 app 使用 Parse;完全跑在 AWS 上;曾是世界上最大的 MongoDB 使用者;服务器原来用 Rails 写,奇慢无比,后来改用 Go 写了。使用 MongoDB 运维起来各种坑。 工程师分配情况:8人写 SDK、8人写服务器、8人做 DevOps、若干个做其他的。

Ship Small Diffs

Commit 小段代码、部署小段代码的好处:1,方便同事 review 代码;2,部署到 production 后若出问题了方便排查错误;3,潜意识地对代码模块化。 代码只有安然无恙地跑在 production 上了,你才比较有信心地说代码是对的;很多问题是测试、code review 没法发现的。以前有介绍过,Quora 公司里是先把代码部署到 production、再进行 code review 的(主要是代码美容方面的 review~)。

Familiar is Good

新的线上产品的 UI 设计不要标新立异,随大流、“借鉴”流行的网站 / app 的 UI 就行了,用户也不用重新学一套新的 UI。标题说得好:Familiar is Good。

为何大团体做产品经常失败

不同部门的人一起做事,各有小算盘。个人利益优先、自己部门的利益优先,只要自己负责的那部分做完了、打上勾了,就算完了,最终整个项目如何无所谓了。反正延期了肯定怪工程师。

Evernote 后台迁移到 Google Cloud 的浩大工程

他们 2008 年成立以来都是用自建的数据中心,最近刚刚全面投向 Google Cloud 的怀抱。这一系列很长的博文详细记录了迁移过程的技术细节。 恭喜 Google Cloud,继 Snapchat 之后又一大客户。不知道 Google Cloud 给 Evernote 价格上多大的优惠。Google 给 Snapchat 至少五折的优惠,而 Snapchat 一家客户就已经占了 Google Cloud 总收入的 1/4 ~ 1/3。

2017/02/11 第839期

微软奇迹

Satya Nadella 担任微软 CEO 刚满三周年。这三年来微软股价达到历史最高,云计算业务蒸蒸日上,还破天荒地做了很多反微软传统的事:大量的开源项目、Linux、做了一堆 iOS/Android 上的 app。 微软真是迎来了改革开放啊。

Market Caps & The 2% Rule

创业者如何选择有钱途的领域?一般来讲,选那种有多家公司愿意出$10亿买你的公司的、或者愿意花他们公司市值 2% 左右的钱买你公司的。作者以前在Twitter做VP。

为什么我的合伙人与我的 CTO 都离职了

又到了 CEO 范文时间。一向以公开透明著称的公司 Buffer 的 CEO 写了此文向公众解释为啥公司另一创始人与 CTO 两人离职,以及他们如何将此消息告知投资人、80几个员工以及公司外的人。 这种重大人事变动都挺棘手的,你得抢在各种小道消息、各种谣言满天飞以前,通过官方渠道主动公开。如果你很好奇离职的这两人拿多少年薪(都是$18万多),请看这个表格。

Design Principles Behind Great Products

摘抄、汇总了 Apple、Facebook、微软、Google、Medium 等知名公司在做设计方面的准则。如果公司里要起草类似的文档,可以借鉴一下。

Todon't

这个世界 todo list app 层出不穷,但为何没一个好用的?todo list 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是问题的根源;真正重要的事头脑就能记住,只有不重要的事才被记在 todo list 上。 如果每天起床后没法用你的脑袋想出今天要做的 3 件重要的事,那你的生活有比找不到好用的 todo list app 更严重的问题了。先把脑子训练好再说。

2017/02/12 第840期

语音搜索与电子地图如何赚钱

人们在手机使用地图很频繁,使用语音搜索也越来越多。Google 已经在自己的 Maps 上放入广告了,下一步得考虑如何把广告送入使用语音搜索的用户的耳朵里了:) 但语音搜索的广告让用户体验很不好;或许会在语音搜索后,将广告投放到手机屏幕或未来的虚拟现实的影像里。没办法,作为用户你又不交钱,只能多看几眼广告、多点几下广告、多听几次广告吧。

你的手机首屏将会改变

现在使用手机的主要方式:用手指点开 app 图标、用眼睛盯着屏幕。AI 与声音识别将改变人机交互,通过首屏的 app 图标启动 app 的次数会越来越少。

为何许多公司认为网络暴力对他们公司是有好处的

因为衡量互联网产品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是活跃用户数量、用户活跃度,如果很多用户用你的产品互相争吵、互相攻击,这些用户就是活跃的,只要这些指标上去了、能赚钱了,道德标准可以放一边。sad。

Michael Bloomberg 谈教育、工作、成功

多年后没人记得你读的是啥学校;教育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如何与人打交道,没有什么工作是不用与人打交道的;人生如再来一次会做哪些不同选择?从目前成就来看(世界第八有钱的人、前纽约市长),不会。

iPad 与 Mac 最初几年的对比

iPad 销量逐年下降。一方面说明 iPad 的硬件足够好,人们可以用很久而不用更新换代;另一方面说明专门为 iPad 写的软件还不够多、不够好,没有足够多的用途来推动硬件的更新换代。

©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没有人足够完美,以至可以未经别人同意就支配别人。 ——林肯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