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日报文章第82辑

目录

2017/01/14 第811期

沉默的声音

Jessica Livingston 发人深思的文章:很多有思想、聪明的人不愿或不敢发声,因为如果你的观点是有意思的,你必然会被别人误解、必然会被网络暴民攻击,你还敢在网上说话吗?慢慢地,标题党假新闻的比例就更大了。

#define CTO OpenAI

继2014年那篇写在Stripe当CTO的职责的博文后,Greg Brockman现在又写了这篇讲在OpenAI做创始人、CTO的经历与职责。OpenAI是研究机构,工程是为研究服务的。 作为CTO,他写很多代码、做很多工程方面的杂活,为AI研究人员们扫除障碍。文中讲了他们如何拉扯一支优质的创始团队,真是风云际会、人才济济啊。

只有8个页面的网站在上线8个月内赚六位数美金

实例讲解 SEO。每年年底与年初,网民们都喜欢将年份放在搜索的关键词里,如 best movies 2016 之类的。思路:开博客写文章,针对年份关键词进行 SEO,在文章里放产品的 affiliate 链接赚佣金。

三种类型的软件工程师

Under-Engineer,初级码工,缺乏经验做事不周密;Over-Engineer,中级码工,喜欢赶潮流学酷炫技术、擅长把问题复杂化;Engineer,高级码工,专注解决问题而非具体技术。 软件工程是团体运动,不同技能的人在不同环境下协作、互补。

Evernote 是风投与做笔记 app 的杂交产物

当做笔记的 app 拿了巨额投资后,它就不是一个纯粹的做笔记 app 了,它得不断增肥,仿佛功能越多、越能撑起超高的估值、最终上市或被巨额收购。 Evernote 是一款做笔记的 app,还能用来聊天,它是最懂 PDF 文件格式的做笔记的 app,动画效果做得不错;虽然运行起来很慢,但功能绝对比其他小作坊开发的做笔记 app 还要多得多得多,除了做笔记不太方便外,其他功能都做得不错。

2017/01/15 第812期

UI 设计的死亡之线

网页是人做的,人里面是有坏人的;坏人可以做一个高仿的银行网页骗取不太懂电脑的人的银行账号。如果你是设计浏览器的人,但你控制不了网页的内容,怎么减小用户被骗的概率? 邮件也一样:如果你是设计邮件客户端的人,但用户可以收到各种诈骗邮件,你在邮件客户端的UI设计上该如何减小用户被骗的概率?

Cars as feature-phones

现在汽车里的仪表盘、控制面板就像 iPhone 推出以前的手机一样,都在尝试加一些“智能”的元素,结果用户体验超烂,一堆按钮、按钮中还嵌套着按钮。 最好的 UI 是没有 UI,畅想一下未来:以后汽车里的 UI 就是你说一声“开回家”,它就自己开回家:)

The Three Machines

头衔通货膨胀,一堆的 CXO、VP、SVP、EVP,公司里的 CEO 管不过来。本文提出简化的公司管理架构 — 公司里所有部门按职能归为三类:产品、用户、公司内部,每一类出一个人向CEO直接汇报工作即可。

做 Podcast 不能赚大钱,但可以当做是 Door Creator

做一档 podcast 是很费时间精力的,得定时更新,准备素材、约人采访、录音、后期制作,很麻烦。但就像写博客一样,很难靠这个为生,但可以 build audience,为自己其他能赚钱的事业而服务。 不用等别人来给你“开启一扇门”,你自己“创造门”:)

管理人际关系的 CRM

公司里用 CRM 很正常,一堆客户关系要管理、跟进、定期去骚扰。不少人需要有一个管理个人关系的CRM,记下各种社交场合结识的人的职位、兴趣爱好、特点,定期联络感情。作者自己弄了一个Google电子表格,可以给认识的人贴标签,以防自己忘了谁是谁。 这个电子表格可以再扩展一列:上次联络的时间。不定联络感情,以后真有事要麻烦别人,为时已晚,都把你给忘了。

2017/01/16 第813期

你知道你的产品团队很烂,但你知道为什么吗

前 Firefox 负责产品开发的 VP 写的文章。产品团队里有各种工种:工程师、设计师、产品经理等。产品经理是关键。似乎任何背景的人都能申请PM的职位,那怎么才算好PM?

Working with APIs the Pythonic Way

在 microservice、SaaS 大趋势下,做 web app、手机 app 时必然要调用外部 REST api,这就要进行网络通信了。本文列出了一些最佳实践。 与外部 api 进行通信,最最基本的:要设 timeout,并且自己清楚 timeout 的具体数值;要做出错处理,要设 max retries。

声音计算平台新纪元

来自 Greylock 风投的趋势分析文章。用声音作为输入手段的设备越来越多,各种智能家电、手机(Android 上 20% 的搜索来自语音);语音识别技术越来越好,各大公司对语音这块都做了巨大投资。 人们靠声音获取的咨询也越来越多;过去一年美国人花在无线耳机上的钱比花在有线耳机要来得多;无线耳机让人戴着耳机的时间延长了许多;而开放办公环境下,人人戴着耳机。靠耳朵获取的资讯量逐渐多于靠眼睛获取的资讯量。 个人体验:我上个月买了 Airpods 后,每天至少听 5、6 个钟头的 podcasts;因为很多时候都没有摘下耳机的必要。但我把 Siri 关了;Siri 目前还太弱了。

开技术博客的好处

如果没人看的话,开博客有何意义?对技术的理解就像做梦一样,一开始感觉良好,但真到了要向别人解释得时候,漏洞百出;写博客能让你理清思路、填补这些漏洞。 平时做惯了键盘侠的人更应该开博客,或许就能有点同情心、改邪归正了;批评别人做的东西是很容易的,你不需要解释别人的东西为什么不好,你只要会骂脏话就行;而到了自己要做点什么、写点什么了,才知道原来这是那么不容易的事;当被其他键盘侠喷了,你跟他们说“我们原本是同类啊”,他们才不理你呢。

If you don’t finish then you’re just busy, not productive

多数人都喜欢做新东西,喜欢从头开始全新的项目,但没一个是做完的。只是瞎忙。给别人留下虎头蛇尾、半途而废的印象。 "If you’re always starting interesting projects and not finishing, then no matter how hard you work, you’re just busy, not productive."

2017/01/17 第814期

如何在风投里谋个职位

自己得有一技之长,最好本来就交际广泛、自带流量 — 听着有点像“村干部在农村信用社存款¥5000万,直接给村干部的女儿安排一份农村信用社的工作”。

机器学习偏见

算法或许可以写得客观,但用来训练的数据是带有偏见的(不完整、skewed、错误),所以训练出来的模型也是带有偏见的。经典案例:以前 Google Photos 将黑人照片识别为猩猩。

社交媒体时代的友谊

作者删了他的 Facebook 账号后的感想。社交媒体时代,两人间的沟通减少了,多是广播自己各种生活琐事。不用 Facebook(或其他社交网络)后,有些人这辈子再也联系不上了;如果我们此生不再见面,那我们是旧相识,而非朋友。

Three Magic Numbers

作为风投的他喜欢投资的公司有三个关键指标让他追踪,不是两个、不是五个,一定要是三个。再次印证了 Rule of Threes,不管啥事都得凑成三个,不多不少刚刚好,人脑能记得住。 "...having three entities combines both brevity and rhythm with having the smallest amount of information to create a pattern. It makes the author or speaker appear knowledgeable while being both simple and catchy."

将 side project 变成盈利的一个人的创业公司

他做了4年的 side project 已有些许付费用户;决定全职做此项目时个人存款2万英镑,能活2年;15个月后,花了1.4万英镑,终于盈利。没有融资,自己一个人做,也不用太努力,去年11月以来一周工作4天。 或许没有在公司工作赚的钱多,但如果你把时间看得比钱贵的,赚回的时间完全是值得的。文章末尾:And now that I’ve finished writing this post, I’m going to go and enjoy a leisurely 2 hour lunch break. -- 在混吃等死的公司工作,其实也是可以有2小时、3小时的 lunch break 的:)

2017/01/18 第815期

How Much Design Is Too Much Design

线上产品讲求迭代式地开发,平衡美观、实用、开发速度等各方面;线上产品不像硬件产品那样有“做完”的时刻。追求像素完美才上线,十有八九也是没人用的。

玩具总动员2被删除了两次

上世纪末 Pixar 大片玩具总动员2惊心动魄的制作过程。某员工在共享的服务器上执行了 rm -r -f *,被及时发现,CTO紧急打电话到机房:“快拔插头!” 此刻已删了整个团队2个月工作量的文件。 恢复备份后发现,备份是坏的;团队一筹莫展之时,一员工猛然想起自己之前因为生小孩而在家工作,所以家里电脑上有备份;立马回家搬来电脑,车上的电脑此刻价值一个亿美金;团队周末疯狂加班,甚至请来按摩师助阵,得以恢复这部大片。过完新年假期回来上班得到噩耗:剧本重写了,整部电影推倒重做。于是每周工作100小时,9个月内重做了这部电影。 这部片被删了两次,一次是人祸,另一次还是人祸。

Instrumentation: The First Four Things You Measure

为方便排查错误,监控一个microservice对每个请求都要测量4个指标:开始请求的次数、请求结束的次数、处理请求的时间分布、正在处理的请求数。 当代互联网公司里很多小组都是按 microservice 划分的。你们组负责的 microservice 要与其他组负责的 microservice 通讯,如果通讯失败导致重大事故,该怨谁?如果没有收集可靠的指标留作证据,组与组之间的撕逼大战在所难免。

员工离职会给公司在财政上带来多大的损失

本文提供了一个公式,用来计算主动离职的好员工(regrettable departures)给公司在金钱上带来多大的损失,包括招聘开销、培训开销、没及时招到人来干活的损失等。 不给员工加工资,导致他们离职;这样的离职所带来的损失会比加工资的金额要大得多:)在给够钱的基础上,再来考虑成长、抱负、改变世界等有的没的事情。

Netflix 做 streaming video 十周年

1997年成立公司,1998年推出邮寄电影DVD服务,2002年上市;2007年允许DVD订阅用户在线观看低清电影,仅1千部电影可看;如今8千7百万付费订阅用户。 今天,Netflix 股价有史以来最高,不愧为 FANG 里的 N。其实 Netflix 公司内部在 2000 年就开始讨论是不是要做 streaming,讨论了很多年,直到老百姓家里的网络足够快了,才推出 streaming。都是放长线、打持久战的,而不像现在的创业公司迅速走红、迅速消亡。

2017/01/19 第816期

一个产品失败的原因很简单:人们不理解该产品能干啥

创新的产品往往开创一个全新的类别,但也因此很难向老百姓解释这到底是啥。文中举了 Segway 为反面教材,如何干脆利落、简单明了地告诉大家你到底是什么? "After all, staking a claim on your identity is a key element of the entrepreneurial “bet”: When introducing an entirely new product into the marketplace, make a choice about who you are."

Slack的Threaded消息在设计上的难点

Slack 历来让很多人诟病的地方是,消息一条接一条地堆砌在 channel 里,很难弄清楚某消息是为了回复之前的哪条消息。看上去 Threaded 的消息是很直白的功能需求?他们精心设计了2年,迭代了6个版本,最终推出。 这种开发速度似乎与快糙猛的创业文化格格不入啊:)

用设计思考来给公司取名字

给公司取名字的看起来比较科学的套路。仅供参考。 "Design Thinking: a human-centered approach to innovation that draws from the designer’s toolkit to integrate the needs of people, the possibilities of technology, and the requirements for business success."

Reddit网站是如何使用Memcached的

这是全球访问量前30名的网站,用 54 台 AWS r3.2xlarge 跑 memcached,共用内存3.3 TB。按不同用途划分 cache pool;也讲了 mcrouter 的妙用与各种坑。

为何Excite在1999年拒绝以$75万收购Google

当年拒绝收购 Google 的 Excite 的 CEO 现身说法:Excite 发家就是靠搜索引擎,他们对比了自家搜索引擎与Google的几百个关键词的搜索结果,差别不大;Larry Page扬言若被收购,必须以Google技术完全替代Excite的核心搜索技术,这必将伤害Excite工程师们的感情。 这里有一份 Excite 联合创始人讲述 Excite 历史的幻灯片:1994年成立,一开始是做搜索引擎;1995年时索引了 150 万个网页;1996年上市;重心放在做门户网站;1999年达到顶峰,$350亿市值,3200个员工,索引2.5亿个网页;2001年破产,然后残骸被贱价收购。

2017/01/20 第817期

Silicon Valley’s Ultimate Exit

当一个组织开始变烂了,组织里的个体可以 voice(抱怨、反馈、从内部改进)也可以 exit(用脚投票、离开)。硅谷有耐心去 voice 的不多,直接 exit 去跳槽或创业了。 对开源项目不满,voice 就是 patch,exit 就是 fork;对国家不满,voice 是投票选举,exit 是移民;对公司不满,voice 是从公司内部改良,exit 是跳槽或创业(如影响整个硅谷历史走向的仙童“八叛徒”)。

The Struggle

写给极度挣扎中的创业公司CEO的一些建议。这条建议不错:公司要尽量活得久(其实人也是一样。。),科技圈运气很重要,指不定哪天你就红了。

How We're Building a Business to Last

CockroachDB讲述自己(将)如何赚钱。基于开源项目做起来的公司如何赚钱?1,核心代码开源,增值功能、企业级功能收费;2,SaaS。 CockroachDB 开源的代码有两种 license:Apache License 2 以及他们自己定的 CockroachDB Community License (CCL)。使用 CCL 的那部分代码里的功能是要付费的。等一下,付费功能的代码也是开源的?你能看到代码,但你没有 free redistribution 的权利。

花了六个星期时间用 React 重写了网站的体验

描述了自己慢慢喜欢上 React 的心路历程,文中给出的组织前端代码的目录结构挺不错的,模仿自Twitter官方网站前端代码的结构。作者是Bootstrap最初两个开发者之一。

软件行业羞辱人的恶习

看来搞IT的脸皮真的要厚:把网站弄挂了、把CI弄坏了就要被嘲笑一番、戴小丑帽之类的;code review过程中容易被鄙视;网友说如果你不做TDD你就不是好程序员。 有些人总是以圣人的高标准严格要求别人。"They hold others to extremely high standards and let them know when they don't meet them. They also make sure to not only let you know that not only is your work not good enough, but how you aren't either."

2017/01/21 第818期

Starbucks 的公司文化对公司战略的正面影响

把员工当 partner,甚至 part-time 的(美国)员工也能拿股票(!?),金融危机时大家都在裁员、他们反而加强员工技能的培训。公司对员工好,员工就对顾客好。

On Better Meetings

关于如何开好会的建议,尤其是针对讨厌开会的工程师们。要有明确的会议主持人、会前要有计划、开会时大家都要参与、要照顾到远程连线进来的同事、有些会禁止使用电脑与手机。

设计真正可用的触屏 UI

看上去是很显而易见的结论:触屏界面上的按钮得足够大,不然用户没法操作。多大才算大?至少10mm x 10mm,最好是13mm x 13mm以上。 iOS 10 的 UI 设计往大字体、大按钮方向发展。比如 iOS 10 的 lock screen 上控制音乐播放的按钮比 iOS 9 上面的要大得多。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屏幕就这么大,为了展示足够多的信息、开发者们肯定狠命往上面加东西,所以按钮越来越小、越来越不好操作。

Twitter 的大规模数据中心

介绍了 Twitter 数据中心的规模以及运维经验。他们 Puppet 代码库里有超过1百万行代码(不全是 Puppet 代码),每月有超过 100 人提交 Puppet 代码,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后台运维的规模与复杂度。

假期回家乡使用 Tinder

中国与美国一到假期都是人口大迁徙,在大城市工作的年轻人、中年人纷纷回小县城老家与家人团聚。在回家的几天时间里,打开约会类的 app、看到曾经认识的人,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7/01/22 第819期

使用 Hero Images 的最佳实践

Hero Images 就是在网站上看到的超大的、占了大半屏幕(甚至全屏)的图;这样的图给用户造成视觉冲击,但不只是挑一张漂亮的图那么简单。

WalmartLabs 使用 React Native 的体验

给犹豫是否上 React Native 的团队再来一个数据点:世界五百强公司沃尔玛!使用 React Native 后,沃尔玛的 iOS 与 Android app 共享 95% 的代码;甚至一些业务逻辑的代码都能与网站共享。

Dependencies

对比讨论了程序中两种 dependencies:1,使用 library,都跑在同一个进程里;2,使用 web services,远程通讯调用 api。两种方式各有利弊。

别做免费用户

套路:独立开发者们做了小而美的线上服务,一直不赚钱,后来被大公司收购然后下线该线上服务。作为用户如果你们都掏钱支持独立开发者们,这样的惨剧比较不会发生了。 Pinboard 的创始人、唯一开发者写的文章。他自己就是很成功的独立开发者,光靠用户付费使用的一个 Pinboard 项目就能养家糊口。但现实是,人们一方面都想免费使用世界上任何东西,同时也希望开发者们成为圣人,不要收费、也别放广告、生活拮据点也可以,谈钱多俗啊:(

工程是做深度学习研究的瓶颈

作者曾在斯坦福读研究生。计算机科学里大部分子领域所谓做科研的套路:花很多时间写很多垃圾代码还原前人的方法,然后做实验证明自己的新方法比前人牛,发论文但尽量避免公布自己的代码。如此反复、周而复始。 为何研究人员不写高质量代码?因为博士生能否毕业、教授能否晋升看的不是代码。为何在发论文的同时不发布自己的代码?因为发布代码带来的麻烦会很大,如果有人指出了代码里有 bug,已经发表的论文是不是要被撤下?你要给后人制造点障碍啊,想拿我的方法跟你的新方法比较?你自己去实现我论文里描述的方法吧;即使你声称你的新方法牛逼,我至少还能说“你实现得不对,你用的不是我的代码”。 很无奈。"Personally, I do not trust paper results at all. I tend to read papers for inspiration – I look at the ideas, not at the results. This isn’t how it should be. "

2017/01/23 第820期

Act your size

一些独立开发者或小团队为争取客户信任,会选择撒谎(讽刺吧?):明明公司只有你一人还要造成一种有庞大团队的假象,或谎称世界五百强公司是自己以前的客户。文章建议:做自己,诚实。 时代不同了,人们对小团队、对独立开发者是有一定尊重的;那种看中“团队人数”而不是“产品质量”的客户,真的不是你的目标客户。

不要模仿所谓成功人士的习惯了

总结一句话:Correlation doesn’t mean causation. 即使你辍学、经常辱骂员工、喜欢穿牛仔裤与套头衫,你也成为不了 Steve Jobs :)

产品设计之道

做线上产品除了考虑美观、易用外,还要考虑对人情绪的正面影响、对社会的正面影响。你设计的产品会让用户学到东西、得到正能量、心情愉悦吗?还是滋生网络暴力的温床?

关于新媒体盈利模式的讨论

风投 Hunter Walk、Kickstarter前PM、纽约时报CTO三人关于线上媒体、自媒体、艺术家们如何在网上赚钱的讨论。除非做的东西很大众化、有超多观众,不然广告模式是赚不了钱的。 平台应该尽早考虑如何帮创建内容的用户盈利,成功案例:YouTube。

旧金山的小孩都到哪里去了

在旧金山城里生活会有一种错觉:人生仿佛从22岁开始、到40岁终结。这个城市里的宠物数量比人类孩童还要多。高房价、新建公寓偏爱一居室、同性恋多、公立学校质量差等因素让这个城市小孩很少。 如果到了生育年龄还没赚到数百万美金,就得考虑搬出这个城市了。

©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我向星星许了个愿。我并不是真的相信它,但是反正也是免费的,而且也没有证据证明它不灵。—— 加菲猫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