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日报文章第8辑

目录

2014/10/15 第71期

商学院的毕业生不再青睐华尔街

都往科技公司跑了,尤其是6年前的金融海啸后。

In 2007, 46% of London Business School’s MBA graduates got a job in financial services; in 2013 just 28% did, with investment banking taking a lower share even of that diminished figure. At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s Booth School of Business, the percentage of students going for jobs in investment banking has fallen from 30% in 2007 to 16% this year.

我为何喜欢 Startup School

这是 Paul Graham 的老婆 Jessica Livingston 写的。

今年这届 Startup School 是第十届了!这届是 Jessica Livingston 主持的。她在现场相当有魅力,不是说特别漂亮,而是很大方得体,毕竟是英语专业出身的,串场的词都写得很好。。。

分布式系统不一定比集中式的系统更 scalable

(被墙了,打印成pdf放在这里:https://nfil.es/a/8pofKe.pdf/ ) SUNY Buffalo (李彦宏母校)的教授 Murat Demirbas 写的。 更多地还是要实战中总结经验,不要盲目地不加思考地使用书本上的教条知识。让我想起了以前做的一个 project。一开始大家讨论要加好几层的 cache,搞得很复杂不好维护。最后实验的结果,不加 cache 效果最好,因为 workload 非常 predictive,用 Postgres 自己的 memory buffer 就足够了。

开源软件的赚钱问题

这是开源 CMS LocomotiveCMS 的故事。他们是个夫妻店。

开源之路不易啊~

Google 前 SRE 工程师谈 Alerting

总结得不错。最重要的收获是:symptom-based monitoring。

2014/10/16 第72期

解密风险投资

原链接

Wealthfront 前 CEO Andy Rachleff 写的。

... the average annual venture capital return over the past 10 years has only been 8.1% as compared to 5.7% for the S&P 500 ... However the top quartile (25%) generated an annual rate of return of 22.9%. The top 20 firms have done even better.

为何不要 fork 一个多线程程序

似乎这篇文章是很好的出面试题的素材:)

Goodbye, Ello?

原链接

文章通过使用 Google Trends 来分析关键字 "ello" 的搜索趋势,得出结论,大家对 Ello 的关注度下降了。

Google Trends 是一个很好的工具。有一次我们公司要被某电视台报道,这是好事;但这会在极短时间内带来大量的突如其来的访问量,不知道网站能不能撑得住。我当时就用 Google Trends 分析了一下平时我们公司被搜索的热度,对比前几天节目预告时候搜索的热度,初步估算了增加的访问量会是平时访问量的X倍。平时的 load testing 证明我们完全是能撑得住的。后来节目播出后,增加的访问量跟估算的差不多。

Product Hunt 不想成为没落的 Quora 和 digg

文中提到 Product Hunt 希望能像 Reddit 那样,慢慢发展,建好 community;Quora 和 Digg 的问题就是,野心太大,扩张太快,来不及沉淀,就让整个 community 的质量下降了。

文中提到 Quora 没落了,恐怕很多人不同意。但就我而言,明显觉得我上 Quora 的次数没去年多了,看到的回答也没以前看到的精彩了。有可能上 Quora 的人多了,阿猫阿狗们也开始回答问题,垃圾答案逐渐多了起来?

如何做一个用户喜欢的产品

这是昨天的 YC 创业课的内容。是YC 的合伙人 Kevin Hale 讲的。把争取新用户比作约会,把讨好老用户比作婚姻。

Kevin 在上周六的 YC Startup School 上,也模拟了他们平时如何辅导 startup,如何给 startup 的创始人建议。

2014/10/17 第73期

EditorConfig:规范代码风格

Code review 的时候挑别人代码风格的刺儿是很不愉快的事情。整个团队应该在写代码的时候,由文本编辑器来规范代码风格;至少,也应该让 git pre-commit 来检查一下代码风格。

EditorConfig 是一个 dot file 的格式,可以指定不同编程语言相应的风格,整个团队统一使用。主流的文本编辑器都有插件来用这个 dot file 尽早检查规范代码风格。

用两个显示器未必比用一个好?

(原链接可能被墙了,打印成 pdf 放在这里:https://nfil.es/a/1k62iR.pdf/) 最近微博上很多人发微博鼓吹双显示器、大显示器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每个人的工作习惯不一样,没有一种特定的模式适合每个人的。 以前我也用了很长时间双显示器(在公司和家里都这么弄),还赶时髦地把其中一个立起来。一年前,开始尝试只用一个27吋显示器,发现工作效率比以前高很多。更集中精力了。 接触过的几个很优秀的工程师甚至不用外接显示器,都只是抱着 Macbook 戴着耳机隔音,蜷缩在沙发上编程。

Quora 把知识占为己有

昨天分享的文章在唱衰 Quora 。今天这篇,也是在吐槽 Quora 的。

吐槽的点是,Quora 的 robots.txt 把 Internet Archive 的爬虫给屏蔽了。Quora 给出的理由是:

We opt out of the wayback machine because inclusion would allow people to discover the identity of authors who had written sensitive answers publicly and later had made them anonymous, and because it would prevent authors from being able to remove their content from the internet if they change their mind about publishing it. As far as we can tell, there is no way for sites to selectively programmatically remove content from the archive and so this is the only way for us to protect writers.

如何挤出时间

昨天读的所有文章里最有收获的,推荐给大家。最近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好地利用时间,完成更多事情。

“You can be busy for the next two years, or you can be busy for the next two years and get an MBA.” I ultimately chose to be busy and get the MBA.

Silicon Graphics 由盛转衰的故事

这是1997年的文章。讲Silicon Graphics错过了个人电脑 & 互联网,由盛转衰的故事。这家公司的创始人 Jim Clark 跟管理层闹翻了,后来创办了另一个传奇公司 Netscape。 我也没经历过 Silicon Graphics 盛极一时的那个年代。对这个公司唯一的印象是,他们做了个操作系统叫 irix,这个操作系统出现在一篇描述虚拟机 Disco 的论文里,然后 Disco 的作者们后来开了公司,叫 Vmware。

2014/10/18 第74期

Ducksboard 的故事

前几天,西班牙的公司 Ducksboard 被 New Relic 收购。 今天分享的这篇文章是 Ducksboard 的 cofounder 写的(翻译成英文)。我很喜欢这种讲故事的形式:讲三个有代表性的片段。相信大家都看过 Steve Jobs 在05年斯坦福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吧,也是这种形式。

Twitpic 最终还是要关站

这个 Twitpic 的故事就像连续剧一样,下面是时间轴

9月5日:Twitpic宣布9月25号下线 9月19日:Twitpic被神秘买家收购,不关站了 10月16日:Twitpic宣布10月25号下线

How Google Works 的幻灯片

原链接可能被墙了,pdf 在此:https://nfil.es/w/3rojfo/

Eric Schmidt 的新书 How Google Works 的幻灯片。来不及看书的同学们可以快速看看这个幻灯片。

"Set unattainable goals, and then fail well." -- 这就是 OKR 的精髓,把目标设高一点,每次争取完成 ~70% 的目标,完成太多了,说明你目标定得不够高;完成太少了,说明定得目标不切实际。

公司里一个以前在 google 工作了十几年的员工看了这个幻灯片,说,比较真实地反映了早年 google 的理念,书名应该改成 How Google Works in the Early Days。

做不 scalable 的事情

以前有分享过 Paul Graham 的经典文章 Do Things that Don't Scale。昨天 YC 的创业课的内容也是这个主题。

我觉得 Justin Kan 讲得那部分挺有意思的:创业公司如何利用媒体进行造势 -- 扩展阅读:The press is a tool。当然不是非得让媒体朋友写水文,你的 startup 才能红。一个典型的例子是 Whatsapp。Whatsapp 是三反:反风投(一开始直接无视红杉资本发来的邮件)、反媒体(尽量避免媒体曝光)、反免费(大众产品很少有收费的,但他们还是收费了)。

跟踪 SELECT 语句,深入 Postgres 内核

挺不错的科普读物。

想起了另一个文章: System R 的 Access Path Selection in a Relational Database Management System 。从上世纪 70 年代开始 Postgres 和 System R 就奠定了后来 relational DBMS 各种主要的技术基础。以前读研究生的时候,每次读完早年的 paper (70、80年代的)都觉得,现在的所谓创新,在以前这些 paper 上面都能找到影子,把经典 paper 过几遍,终身受益。都说计算机发展日新月异,新技术层出不穷;但根本的思想都是不变的。以前一个老师上课的时候说,一切技术都有消亡的一天,唯有思想可以永恒。现在回头看,研究生时候最有收获的不是自己灌水发的那些 paper,而是准备 qual exam 时候,精读的50篇经典论文 -- 这些东西在工作中不断地被实践到,相当不错。

2014/10/19 第75期

Startup Monsters

这是 Jessica Livingston 在 2012 年 YC startup school 上演讲的内容,讨论 startup 在哪些环节可能出问题。每个一段时间重新读一下这个文章,都会有新的收获。

里面一个故事我挺喜欢的:

Justin.tv 有一次网站挂了。全公司就指望它的 cofounder Kyle 能修复(这是小公司常遇到的情况,有些东西全公司只有一个人懂,他要是被卡车撞了,公司估计也就挂了)。但,全公司没人知道 Kyle 当时在哪里,打电话他又不接。另一个 cofounder Michael Siebel 了解到 Kyle 此刻在 Lake Tahoe (我现在也在这个地方写湾区日报。。。湾区同胞们周末休闲的好地方)。怎么让在 Lake Tahoe 的 Kyle 知道网站挂了呢?Michael 就打了订披萨的电话,让送披萨的小弟跑去 Kyle 在 Lake Tahoe 的住处传达四个字:The site is down。故事的结局是,从网站挂了到网站被修复,前后不到1个小时。

在 production 中,你们如何使用 Docker?

这是 Hacker News 上的讨论。

最近也刚在公司里的 dev environment 引入了 docker。公司成长过程中,越来越多独立的 service,但这给开发环境带来了麻烦。不是每个工程师都懂得如何操作每个 service 的。使用了 docker 后,每个 service 变成一个 container,就不会出现“在我的机器跑得好好的,怎么在你的机器就跑步起来了”的问题。下一步,该是思考一下,怎么在 staging 和 production 里引入 docker,快速地部署各种 service。

寄语MSR在硅谷被裁的科学家

(这是来自  silverhawk 的投稿。欢迎大家投稿~原链接可能被墙了,打印成pdf在这里:https://nfil.es/a/7QOl39.pdf/) 此君原来是UCB的PHD,后来入了Harvard当教授并且都拿到tenure之后辞职去了google,引起学术工业界震动,他Blog写了不少这方面的比较,这篇主要针对前段时间很多教授researcher联名写信骂MS裁掉MSR,当然观点一如既往:research不和工业结合就没有价值,以前Bell Lab那种模式不会再来,researcher们眼光要长远,open mind,不是只有academic才能是去处,至于担心MSR里面大牛前途,不要操心了,大牛早被疯抢了,对他们来说去MSR和google上班连下高速exit都是一个口。

Snapchat 本周末要开始赚钱了

盈利模式:广告。

Unlike Facebook or Twitter, Snapchat says its ads won’t be targeted for specific users. Instead, the presumably video ad will exist within the “Recent Updates” area of the app for 24 hours for all U.S. users, and they’ll have the option whether or not they’d like to watch it.

Email 的市场有多大

邮件大数据

全球有 23 亿邮件用户。对比一下,facebook 有 13 亿用户。 人类每天发送 1500 亿封电子邮件,每天发送的邮件大小有 14 PB 。 人类邮箱中存储的邮件大小有 1400 PB,对比一下,全部被搜索引擎索引的网页大小有 512 PB。 有 70.7 % 的邮件是垃圾邮件。

思考一下,邮件领域还有哪些东西可以创新的?

2014/10/20 第76期

最好的免费操作系统教科书

不管在职业生涯哪个阶段读这本书,都能有不小的收获。这是以前系里的老师 remzi 夫妇写的。 以前上过 remzi 的研究生操作系统课,是 wisconsin 全校最好的教授之一。他出的试卷都有个故事主题,围绕那个主题问的问题层层深入。多少受他的影响,以后写文档、出面试题,我也都喜欢围绕一个主题展开,讲一个完整的故事。

eBay 收购 PayPal 对硅谷产生的影响

一般两种情况下公司会卖出去:1,对方开的价格高到自己都意料不到,比如 whatsapp 面对 facebook 开的$190亿;2,进退维谷,发展前景不乐观,比如 paypal(详见原文)。

paypal 被收购后,对硅谷产生的巨大影响是,优质的员工纷纷离开 paypal,各个在硅谷独当一面、呼风唤雨,催生出一系列好的公司。

企业级应用的十大趋势

Cloud computing:需要用自己的机器跑的应用越来越少了。比如 email,以前大家都自己搭 mail server,现在越来越多的公司用 gmail。 Virtualizing everything New IT buyers:常常员工自己先买了工具,再报销;然后逐渐推广到整个公司。 The rise of inside and Web-based sales The “land and expand” sales model Reimagining enterprise workflows:公司里越来越多的事情能在手机上完成了,比如任务管理、安排会议,甚至简单地 code review。 Security moves beyond the perimeter Data is the new competitive advantage:能买到各种数据,比如当地小商家的联系方式、ip地址的地理信息。 Speed kills – your competitors Consumer quality interfaces:公司里用的软件界面越来越漂亮了。

用 Go 写 web app 教程

最近正想学 go。学一个语言最好的办法就是动手用这个语言做个东西。这个教程不错。

突发灾难后的寻人、报平安工具

原链接1 与 原链接2

前不久 facebook 宣布了 Safety Check,用来在灾难后向朋友报平安。让我想到了 Google 也有一个寻人的工具 Person Finder。

还有没有这方面相关的 idea?

2014/10/21 第77期

第三波浪潮

来自《The Economist》的宏观文章。第三波浪潮指的就是现在的信息革命(相较之前的两次工业革命而言)。

This wave, like its predecessors, is likely to bring vast improvements in living standards and human welfare, but history suggests that society’s adjustment to it will be slow and difficult.

懂技术的合伙人

这是写给东欧程序员的,呼吁他们多出来参与创业。但我觉得也适用于各个地区的工程师,不要只埋头做技术。

I have a threefold appeal to software engineers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Participate in startups. Become technical co-founders. Become technical co-founders who not only deliver products, but also embrace the whole spectrum of duties in the above list.

核心竞争力

文章中提到了 durability 和 monopoly 这两个词,思来想去,他想说的其实是核心竞争力。 两种核心竞争力

Technology Monopoly:技术上有知识产权的保护(专利),有技术上的独到优势。公司一旦有了这种技术壁垒后,一开始很吃香,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有可能被下一波的科技浪潮所吞噬,进而变得落后。比如,以前做各种小型机的公司被个人电脑的浪潮打败;微软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就没以前那种桌面时代的风光;现在可能很难想象,未来 google、facebook 也会有没落衰亡的一天,那时候也必然是另一波新的浪潮出现,这些现在的巨头没赶上。 Culture Monopoly:这种竞争力是指良好的品牌、强有力的用户忠诚度。这种竞争力的形成需要很长的时间,但一旦建立起来,却能很持久。比如雅虎虽然早没90年代末那么风光,但这个品牌是相当好的,流量至今仍是全球第四。

用 CoreOS, Vagrant, 和 Docker 做开发环境

最近我发现我的每个 project 都有一个 vagrant box,经常电脑上同时开着 3、4 virtualbox。这非常耗电,不用电源的话,Macbook Pro 风扇巨响,1个小时出头就没电了。 后来看了 CoreOS 的 Fleet,觉得挺不错的,很适合管理一堆的 service,每个service就是一个 docker container。这篇文章是我找到的比较好的用 CoreOS 做开发环境的 tutorial。

改良 Airbnb 的邀请新用户机制

一直没想到 Referrals 中文怎么翻译比较好 。。。这篇文章比较老了,是今年3月份的。 从这个文章中可以看到 Airbnb 良好的工程实践和工程文化。

如何做好 growth:set measurable goals, plan metrics and logging, build the product with instrumentation, measure impact, iterate. 完善的 metrics tracking and reporting 开发团队自己在外面用 airbnb 租民宅,集中开发。 重视小细节:邀请的链接跟邀请人的用户名挂钩。with personalized referral codes and URLs, users would feel more ownership of their invitation landing pages and emails. 重视小细节:通过邀请链接点开的 app 的首页是定制过的页面。 公司内的员工想要学习新技术的,可以跟会这种技术的人结对编程,直接做产品。比如文中讲到的,有人想学 iOS 编程,就让他们加入这个 project,从 mobile team 调几个人来帮忙结对编程。

2014/10/22 第78期

为何我们投资 Seriously

这个叫 Seriously 的公司是由 Rovio 前高管 (制作愤怒的小鸟的工作室)创办的。他们的 idea 我很喜欢:做免费的游戏、在游戏中讲故事、塑造强有力的人物形象,通过游戏造势后,发展周边产品,最后拍大电影。前期(游戏)不赚钱,后期(周边产品、大电影)再赚钱。

这有点像国内的《爸爸去哪儿》,综艺节目 => 手机游戏 => 大电影。

你何时开始创业

这是 Quora 上的红人、Quora 和 Pinterest 的早期员工、女工程师 Tracy Chou 写的。文章标题也可以换成:我现在为何不创业。

现在“创业”、“加入创业公司”已经变成一种很时髦的事情,就跟当年出国留学一样。很多人都只是为了赶时髦而已。

我们就喜欢投资讲英文有口音的团队

这篇文章算是对 Paul Graham 关于“英文无口音、创业更容易成功”的论断的强烈回应。同时这篇文章也可以看成是关于“美国梦”的软文。

“硅谷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文档”

原文被墙,iPhone用户推荐使用 湾区日报App 免翻墙读文章,或者看打印出的PDF文件。

这是 Netflix 前 Chief Talent Officer 做的著名的幻灯片,关于 Netflix 的公司文化的,在开除员工、给予员工自由、制定薪酬等方面都有很独到的见解。 该幻灯片被 Facebook COO Sheryl Sandberg 称为 the most important document ever to come out of the Valley。 去年在公司内部论坛上看过,今天重新读了一下,相当有收获。

Google 的产品策略:左右互搏

还真是的,Google 在每个领域都至少有两个互相竞争的产品,算是超大号的 A/B testing!

Google TV vs Chromecast vs Android TV Gmail vs Wave Android vs ChromeOS Android Wear vs Google Glass Google+ vs Orkut Google Maps vs Earth ...

从公司长远的发展看,这种内部左右互搏的同类产品的竞争挺好的,随时保持竞争意识(但也只有 Google 这种庞然大物才能这么干);但对做产品的员工来说,如果辛辛苦苦做的产品在竞争中败阵、最后被迫下线,挺打击士气的(比如 Wave、Orkut 等)。

2014/10/23 第79期

Ron Conway 推荐的阅读清单

Ron Conway 推荐的这个清单里,还包括了旧金山49人队 (橄榄球)前教练的书 《The Score Takes Care of Itself: My Philosophy of Leadership》。49人队的命名是因为 1849 年旧金山兴起了淘金热;这个命名规则跟 NBA 的 76 人队一样,1776年独立宣言在费城签署。 很多科技会议的嘉宾都有职业运动队的教练,他们都会来传授如何管理团队的经验。

对话 Marc Andreessen

这是 New York Magazine 对 Marc Andreessen 的采访。这种杂志的采访,问的问题都串得挺精彩的。

你认为今天哪些 startups 可以成为未来的 google、facebook?

答:我们投资的所有公司。

Side projects 是很好的营销行为

文章中的这个公司,通过平时业余做的 side projects,不经意地为主网站、主业务带来了流量,而且还能吸引到人才。 当初 twitter 也是 Odeo 的一个 side project,Jack Dorsey 等人边学 ruby 边做了出来。今年的startup school 上,Instagram 的 ceo & cofounder Kevin Systrom 说他当年在 Odeo 实习,别人给他引荐一个工程师,叫 Jack Dorsey (Twitter & Square cofounder)-- 硅谷比开会的房间还小,总能认识各种奇怪的人。

YC 斯坦福创业课:如何拉风投

其实是一个 panel discussion,嘉宾包括了 Marc Andreessen, Ron Conway 和 Conrad Parker。

Ron Conway 最得意的投资是1999年投资了 Google ;而 Marc Andreessen 最得意的投资是投了 Airbnb。他们两个人一致认为 Airbnb 和 Google 的成功,取决于他们的几个 cofounder (airbnb 3个人,google 2个人)都差不多厉害 -- 但 Ron Conway 认为,google 的两个 cofounder 中,做 CEO 的那个比较厉害点 。。。(这句话今天可能要上科技媒体的版面了。。。)

"Powered by" 的几种形式

如果你做的产品是面向开发人员的(比如内嵌在别人网站上的插件),你都得让自己的品牌显示出来("Powered by XXX"),这是一种 marketing 的手段。这篇文章系统总结了 "Powered by" 的集中形式,图文并茂,写得不错。

2014/10/24 第80期

Ello 凑款 $550 万,正式成立公司,永不放广告

Ello 不光是口头说“永不放广告”,还用法律来限制自己放广告。这有点像高考前,让家长给自己电脑加密码,防止自己玩电脑而荒废学业:

The company filed in Delaware as a Public Benefit Corp., which Ello says makes it legally impossible under US law for investors to require Ello to show ads, sell data, or sell the company to any buyer who would violate those conditions.

用 Docker 搭建开发环境的经验总结

最近看了不少 docker 的东西,这篇文章总结得不错。

Twitter Fabric:App 领域的 Bootstrap

现在越来越多的网站都用 Twitter Bootstrap,因为 Bootstrap 提供了很多可复用的部件,免得再重新造轮子。昨天 Twitter 宣布了 Twitter Fabric,也是提供了很多可复用的部件,这次是为了方便写 mobile app。

Google 何时会开始衰败

文中举了 IBM 和微软的例子。在 IBM 和微软全胜的时候,可能很少人会想到他们会有今天这个境地,风光大不如前。IBM 在PC时代没做好,微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没做好,那么 Google 呢?会有一个什么东西兴起了,而 Google 没把握住?文中认为这种 Google 没把握住的东西是 native ads (原生广告?)。 ... over the last few years a new type of advertising has emerged: native advertising ... native advertising is advertising in article format; for Twitter, native advertising is a promoted tweet; for Facebook, native advertising is ads in your news feed; for Pinterest (a future giant) a promoted pin. These sorts of ads are proving to be massively more effective and engaging than banner advertisements ... Google has nothing in this regard (with the notable exception of YouTube). Moreover, all of the things that make Google great at search and search advertising – the algorithm, the auction system, and machine learning – are skills that don’t really translate to the more touchy-feely qualities that make a social service or content site compelling.

外国人在美国创业的故事

这是 AnyPerk 的 cofounder & ceo Taro Fukuyama 写的文章。他是日本人。 最艰苦的时候与合伙人睡在车里,后来租一晚$10的住处3人睡一张床。山穷水尽之际,进入了 Y Combinator。他是 Y Combinator 少有的来自亚洲的 cofounder。还有没有其他的来自亚洲的进入 Y Combinator 的案例?有,来自香港的 9gag。

©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大多数人宁愿死去, 也不愿思考。 — 事实上他们也确实到死都没有思考。——罗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