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日报文章第73辑

目录

2016/10/07 第721期

现在有太多工具与编程框架了

看到标题,我还以为又是一篇吐槽 Javascript 生态圈的文章。可惜不是。本文鼓励百花齐放、越多工具、越多编程框架,越好。大部分会失败,但最后胜出的就是好东西。

老程序员的反思

知识、技能是会过期的,有的保质期短、有的保质期长。身为“老”程序员的作者认为,从长远来看,应该多投资一些不容易过期的知识,比如算法、信息安全、架构、性能优化等。文章开头从React的语法联想到JSP,老程序员应该都能产生共鸣啊~ 其实看到本文,我第一反应是想到重庆森林里的台词: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如果记忆是一个罐头的话,我希望这一个罐头不会过期;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日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如何约到很忙的人与你见面

作者 Steve Blank 是很忙的人,很多人想找他“喝咖啡”寻求他的管理与创业方面的建议,当然他是不理大部分这样的人的,但他会愿意见那种可以给他带来新知识、教会他新技能的人。 所以他觉得,欲取之必先予之。“I’d like to have coffee to bounce an idea off of you and in exchange I’ll tell you all about what we learned about xx.”

花$12.8万买下别人的 side project 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他们决定要经营一个bug/任务追踪的SaaS;他们没有从头自己做,而是选择买下别人做的、然后自己再慢慢改进。本文记录了他们与卖家讨价还价的过程。在讨价还价时,他们一点优势都没有,因为他们没更好的选择了。

硅谷礼仪

守时;24小时内回复邮件;征得双方同意后才能介绍他们互相认识;写简短有条理的邮件;乐于助人;开会不超时;外国人要练好英文但有口音是正常的;用数据说话;学会讲故事。

2016/10/08 第722期

科技改变了我曾经闭塞的家乡小镇

作者家乡在 North Dakota 州的一个人口数百的小镇。在离家25年后,他回到家乡,让他妈找来几个“跟他当年相似”的高中生,他采访那几个高中生:用啥 app、听啥音乐、对外面世界了解多少、会不会因在小镇而感到不便等。 这个做法有意思,他本人、他妈、他妈眼中“跟儿子当年相似”的高中生,这些人应该都有兴趣做这种今昔对比、时代变迁的访谈的。姜文在 一部电影的诞生 书里讲到:当年 阳光灿烂的日子 选马小军扮演者时,姜文让他妈来挑,挑一个长得跟少年姜文相似的人来演,于是就选了夏雨。

如何在开头脑风暴的会议时装逼

开会前去拿水喝,并问与会者要喝啥,显得体贴;开会时奋笔疾书;会上发言巧用似是而非的比喻弄晕众人;带领大家反问自己是不是问了正确的问题;巧用俚语;告诉众人如CEO在他会怎么说;当大家似乎都同意某想法了,大喝一声:ship it!

在没有融资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运营一家基于开源软件的公司

作者是华盛顿大学(UW)数学系教授,他自己的创业公司是基于自己之前的开源项目做的。本文记录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和他的思考。下定决心不融资、坚持开源。 RethinkDB 项目完全开源,作为公司,他们靠风险投资撑了7年,前两天正式宣布过不下去了,关门。作者不禁怀疑,这种依靠开源项目的公司能存活吗?他本人与风投们聊过,得到的建议都是“要融资、市场要大、不惜一切代价快速发展、要能尽快上市尽快被收购、做产品是为了能下一轮融资、产品不要开源”。作者还是“死脑筋”地走上了“不融资、坚持开源、不考虑上市或被收购”的道路。

The Double Opt-In Introduction

基本礼貌:要介绍俩陌生人认识前,一定要先分别征得双方的同意,才能发那封 cc 了双方的介绍邮件。看起来很理所当然、似乎是个正常人都会这么做,但现实中并不是这样的。 很多介绍人在一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发了 cc 双方的介绍邮件,搞得大家都很尴尬。

员工福利是好的公司文化的基石

Litmus 的创始人 CEO 写的文章,阐述了好的员工福利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实行清晰的、实在的、有用的员工福利。在创业初期,作为 CEO 的他会挨个员工问中午吃什么,由他来订餐;他们公司一年带薪假28天。

2016/10/09 第723期

Sam Altman 的宿命

来自纽约客的关于 YC 现在的主席 Sam Altman 的长篇报道。此人成长于保守的中西部,是同性恋犹太人,8岁学编程,16岁出柜,20岁从斯坦福辍学与男朋友一起创业,卖掉公司后分手。 接掌 YC 以来,逐渐把 YC 变成一个类似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庞然大物,做着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疯狂的项目。他两个弟弟鼓励他 2020 年时去竞选总统,那时候他将 35 岁,刚好达到美国总统候选人的法定最低年龄,同性恋犹太人选美国总统,绝对给力;他两个弟弟,一个在 YC 投资的公司 Zenefits 上班,另一个在创业、也是 YC 投资的公司。

创业时如何处理“竞争”所带来的心理压力

创业初期,不管你做什么,肯定都有人做了,所以你肯定晚了;而且你做的东西如果真的好的话,肯定会被迅速抄袭的,担心也没用。与其跟竞争对手搞军备竞赛乱做乱加各种功能,不如服务好现有用户,稳健发展。

为什么 Apple 不把无线耳机 AirPods 作为 iPhone 的默认耳机

既然 Apple 赌定无线耳机是未来趋势,为什么 iPhone 的默认耳机还是有线的?有线耳机对大部分人来说已经足够好了,而且无线耳机造价贵、免费赠送的话 iPhone 利润就下去了。 而且无线耳机可以作为提升逼格的工具,尤其是现在各种阶层的人都用 iPhone,想显摆一下自己品味的人只能从其他配件入手了,比如无线耳机:)

我该为哪个开源项目贡献代码

作者的建议是:为你经常使用的项目(编程框架、小工具等)贡献代码。第一个 pull request 可以从改注释中的错别字开始,先熟悉一下流程。若要真改代码逻辑,最好先跟项目维护者沟通一下,避免做无用功

Facebook 的前端代码的性能回归测试的系统

现在的网站把计算越来越多地挪到了前端浏览器上,各种花俏的前端 DOM 操作,渲染极慢。若要准确测量页面在浏览器端的加载时间,就要排除各种噪音,如服务器传来的每次都不同的动态数据、网络传输耗时等。

2016/10/10 第724期

黑莓们在坟墓中的冥想

黑莓与诺基亚在2010年时各自的手机销量都达到顶峰,这是在iPhone推出3年后;然后黑莓与诺基亚迅速陨落,为啥?黑莓太晚意识到开发者生态的重要性;诺基亚倒是早有警觉,只是抱错了大腿:微软。

Twitter 能成为非营利性组织吗

做为上市公司,尤其是上市的社交网络公司,你得不断追赶 Facebook,永无止境地增长用户与盈利。科技圈里有非营利性的机构?Mozilla是一个例子,每年能赚几个亿,不图快速增长,旱涝保收可持续发展就行。

如何推测一家SaaS创业公司的年收入

先到LinkedIn上去搜看看他们有多少个员工,然后用员工数乘以$15万一年(若融资超多)或者乘以$20万一年(若融资略少)。也就是假设平均每个员工每年能为公司带来十几二十万的收入。 平均每个员工给公司每年带来收入最多的公司是 Craigslist,现在40多个员工,年收入$3.8亿,净收入$3.04亿;但他们多数员工应该分不到这么多钱的。

Joel Spolsky:让你的工程师能专心工作,是给他们的最好福利

StackOverflow 与 Trello 的创始人 Joel Spolsky 这个建议/吐槽不错:别整些没用的花俏的福利,开放办公环境下,工程师们能不被打断并能安安静静连续写几个小时代码也是很困难的事;给他们独立办公室或允许他们在家办公。

Google 收购 YouTube 十周年

10年前 YouTube 以 $16.5 亿“天价”卖了。创始人CEO Chad Hurley拿到$4亿,创始人CTO陈士骏拿到$3亿,另一打酱油创始人Jawed Karim拿到$6千万。 YouTube一开始是婚恋网站。YouTube与Facebook都是受到了那个时代来钱快一夜致富的 Hot or Not 的故事的启发。后来YouTube转型专注做视频了。正式上线的时候每天就有800万 page view。YouTube去年收入$90亿。现在看来,当时Google那$16亿花得很值啊。

2016/10/11 第725期

功能单一、简单易用的硬件产品

最近的一系列硬件产品如 Amazon Echo、AirPods、Spectacles 所能做的事,智能手机也都能做。只是用手机的话要解锁、选app等几个步骤,不如专门的硬件简单方便。 以前使用硬件产品(如电视、90年代的台式机),用完了要关机;下次使用得开机。而现在的硬件产品,尽管都有开机关机的概念,但大部分时候都是保持开机状态。

Unit Economics

感觉现在到哪都能看到 Unit Economics 这个词。从每个用户身上赚到的钱多于为争取一个用户所花的钱,看似简单的道理,但太多创业公司现在是“我们在每个用户身上都亏钱,但我们有很多用户” — 整体还是亏钱。 "Unfortunately, we all must accept the fact that some problems were just not meant to be solved."

What I’ve learned from seeing 20k company pitches

从事风险投资两年来,作者见过了2万份的 pitch email,站在风投的角度告诉创业者们,如何在发给风投的这么多封 pitch email 里脱颖而出。 文中提到一个有意思的点:由认识的人推荐的创业者未必比没人引荐的、主动送上门来的创业者要靠谱;认识的人之所以推荐,往往是碍于人情而说了好话,未必推荐的创业者就真的优秀。

The Pot-Belly of Ignorance

获取信息、知识,就像吃饭,吃什么拉什么;吃一顿两顿垃圾食品(用零散时间刷社交网络上没营养的标题党文章),问题不大,但长此以往,你的身体健康就差了(你就变得无知了)。 时间与空间(胃、记忆)都是有限的,长期吃垃圾食品(垃圾信息),你就没法吃有营养的东西(有思想有启发性的长文)。

程序员对人名的错误理解

应用程序、网站、app通常都要存储与显示人的真实姓名,这是一件看上去很简单、但却不容易做对的事情。First name是名还是姓?每个人只有一个全名?可以改名吗?可以没有姓吗?可否用阿拉伯数字? 另一个看上去很简单、但很难做对的事:在代码里处理 时间。

2016/10/12 第726期

Fuck You Startup World

真是一篇读起来很酸爽的文章。吐槽了所谓创业圈的各种怪现象、各种邪教组织般的崇拜、仪式与术语。文中的“Fuck You”句式密度之高,都难以打马赛克了:)

Rocket Internet:挣扎中的山寨工厂

总部在柏林,员工总数3万人分布在120个国家。运营模式:抄袭硅谷的创业公司;锁定抄袭对象后,总部分配人力资源在欧洲做市场调查,火速开发,几周内上线。大部分员工是不持股份的。上市至今公司股票一路狂跌。

Finding Twilio

作者在 Twilio 工作了7年,本文回忆了他如何发现 Twilio 的产品并为之吸引的故事:意外发现Twilio的电话API,15分钟做了个小app,功能请求一周内被实现,被Twilio当做成功案例宣传。对很早期的招不到人的创业公司或许会有所启发。

巴菲特公式

以巴菲特与他的老搭档查理芒格为例,他们如何一天天变得更聪明?答案是:大!量!阅!读!这是简单但不容易做的事。你总是借口找不到时间、找不到好内容来读。巴菲特一天工作时间80%用在阅读,一天能读几百甚至一千页。 “Develop into a lifelong self-learner through voracious reading; cultivate curiosity and strive to become a little wiser every day.” — Charlie Munger

公司如何才能招到牛逼工程师

三种办法招到牛逼工程师:1)去他们常去的技术会议上套近乎;2)招实习生自己培养,他们还没见过市面,容易收买;3)从你自己的社区中寻找,如你的博客的读者、贵公司API使用者等。 牛逼工程师一般不用主动找工作,也鲜有投简历的时候;在人才市场上投简历找工作的多数都已经是不合格了。大牛工程师一般同一份工作都做很久,真牛的话,公司也会重用、把他们照顾得很好。这观点与之前分享的“死海效应”正好相反:能力强的员工容易离职,因为他们对公司内愚蠢的行为的容忍度不高,他们也容易找到好工作;能力差的员工倾向于留着不走,他们也不太好找工作。好员工像死海的水一样蒸发掉,然后死海盐度就变得很高,正常生物不容易存活。

2016/10/13 第727期

每一个伟大的产品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产品经理

讲了这20年来几个不错的产品及其背后的产品经理运筹帷幄的故事:90年代的微软的 Word for Mac、90年代末出租 DVD 的 Netflix、2000年的Google Adwords、08年的 iTunes 等。

从管技术到管人的过渡

总结了不少工程师如何管人的理论。不少话可以打印出来贴墙上的。“If you can’t lead yourself, how can you lead others?”(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还有这个:“If you want to go quickly,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

为什么会有 tech debt

可能原因:复制粘贴代码的时候,不理解“借”来的代码;决策者不理解代码质量的重要性,有千万种理由赶进度一味求快;偶尔在战术上故意走捷径,有时间了再回头“还债”,但通常都忘了。

如何搞好 all-hands

在美国科技公司工作的人应该都很熟悉 all hands:每周或每两周全公司开会,主要做三件事:1,介绍新人、表扬员工;2,重申公司战略,打鸡血,确保上下一心;3,员工向高层提问。 小公司的话搞 all hands 比较容易,所有人叫在一起,周一上午或者周五下午搞一下。公司大了、有不同国家、不同时区的办公室了,选一个全体员工都合适的时间就比较难,很多就只能选在周四晚上,通过视频连线。

一个世纪以来,广告行业并没有增长

从1920年到现在,美国每年的广告花费占GDP的1%到1.4%,变化一直不大。也就是广告这个大饼并没有变大或变小,是零和游戏。电视、广播、报纸、杂志、互联网这几种媒介的广告,此消彼长。 当今世上市值最大的5家公司里,两家是广告公司:Google 与 Facebook ,再用广告赚的钱顺便做点无人驾驶车、长生不老药、VR 之类的有趣的项目 :)

2016/10/14 第728期

PayPal早年如何招到最好的工程师

PayPal联合创始人CTO Max Levchin的经验:所有面试官里只要一人反对,就不招那人;错过牛人没事,但千万别招烂人;写下自己认识的最棒的且认为不可能加入你公司的人,这些人往往你最后都能招到。 创业早期千万别搞政治正确的 diversity,应大量招同一学校的、同一思考方式的、与自己相同的人,这样做决策才不会五花八门拖拖拉拉的;团队成员会什么就用什么,不要非得追求“最好”的工具。PayPal最早10个工程师都是UIUC毕业,最早5个非技术人员都是Peter Thiel自己的斯坦福校友网络里的。

不再从事 Android 开发了

作者同时做 iOS 与 Android app 的开发,后来选择放弃 Android,因为1)这俩平台都进化很快,每年平台加了不少新功能,很难及时掌握,最后俩平台都不精通;2)Android 开发太多坑。

Amazon 只需要一分钟的人类手动操作就能配送一件商品

Amazon 的配送中心高度自动化。人类员工(picker)站在原地,机器人送来货架、通知人类员工商品在哪,人类员工取出商品、扫描后放入指定盒中、自动传送给下一站的人类员工花15秒打包。最后人类员工把商品放入卡车。 文中的视频演示了整个流程怎么运作的,推荐看一下。很多人有误区,妄想一步到位就自动化整个流程的一切操作;其实现实往往是你一点一点地优化,先自动化一小部分,等技术成熟一点后,再自动化一点,最后大部分步骤都自动化了,剩下一点点仍需人类手动操作。湾区日报的运作也是遵循这个套路。

创业公司何时开始招产品经理

创业初期,创始人把握产品方向,不用招产品经理;当团队里 makers(工程师、设计师)多了,产品复杂了,创始人不好使了,才开始招产品经理。大部分创业公司整个生命周期都很短,活不到招PM的那天~

来自付费用户与来自免费用户的反馈的区别

付费用户的反馈一般比较有见地,他们花了钱做了投资,真的用上你的产品了,他们的反馈要听进去;免费用户还没做决定到底真正用不用你的产品,他们的反馈一般比较肤浅。

2016/10/15 第729期

为何 Google 没法做出 Instagram

本文也能回答很多类似的问题:为何(看似)有无限资源的Google/微软等大公司无法派一两个工程师用一周时间做出这个或那个简单的app、而非得最后花几十亿去收购、还往往买不着? 本文写于2010年Instagram上线一个月后、其下载量达到50万。大公司没法 move fast:做功能简单的 app 多丢脸啊;若要做,一定得力求完美,第一版一定要跨平台,一定要假设上线第一分钟就有数千万用户、所以得各种消防演习保证后台坚若磐石;优秀的工程师哪会去做这种没技术含量的app、做了也不好升职啊;Picasa团队的人得搞搞政治斗争、尽力阻止任何照片相关的 app 在公司内推出。。。

严肃对待 PHP

Slack 的 Chief Architect 作此文向不了解 PHP 的人们严肃地科普了一下 PHP 这个语言的好与坏、生态、当前流行趋势。为什么某某公司选用某某语言?取决于早期那帮人啥语言用得顺手。 商业上的成功与用什么编程语言关系不大。你用了世界上最好的编程语言(如果真有的话),也不一定做得出有人愿意用的产品。大量使用 PHP 的公司、项目:Facebook、Wikipedia、Wordpress、Etsy、Box、百度、Slack。

成为 CTO

如果你还在与人争论为何 PHP 是垃圾语言、如果你不喜欢开会、如果你无理由地瞧不起非技术人员、如果你想不通技术是为了业务服务的、如果你不能在出现技术问题时站出来承担责任,那么你不适合做CTO。

关于 AMP 的十个误区

AMP 到底是什么?是新的编程语言?是 Google 的产品?只能在 Chrome 上运行?只支持手机屏幕?只是为了争取到更多访客?本文对这一系列问题解释得还算清楚。AMP 其实更像是返璞归真版的网页编程最佳实践,比你想的要简单得多。 今年二月份我花了点时间为湾区日报网站做了 AMP 页面,这个时间投资算是很值得的。现在不少访客都是通过 Google 搜索、点击湾区日报的 AMP 页面进来的。

你能从你的产品里去掉哪些功能

产品进化一段时间后,会有一些鸡肋功能:用户极少,但你又不舍得拿掉,结果每次加新功能后做回归测试,都要额外花时间看看这些鸡肋功能是否仍然能用。这种鸡肋功能就应该果断删掉。

2016/10/16 第730期

支持川普的这一半美国人难道是疯了吗

神文一篇。选民的分化,是城乡的分化。川普支持者多是郊区、小镇、大农村的贫穷白人,文中描述的那种 hopelessness 的状态,正是他们支持川普的原因。主流文化渲染的是都市生活,政治正确地关怀黑人、同性恋,却放弃了这些乡下的贫穷白人。 川普个人作风有问题?美国影视作品中的超级英雄们哪个作风没问题? "The rural folk with the Trump signs in their yards say their way of life is dying, and you smirk and say what they really mean is that blacks and gays are finally getting equal rights and they hate it. But I'm telling you, they say their way of life is dying because their way of life is dying. It's not their imagination."

运维人员的身份危机

来自 Uber 的 SRE 工程师的文章。老一辈的公司往往是开发与运维泾渭分明,开发的人专心写代码,运维的人部署、监控、救火;比较新的公司现在多是让开发人员也做点运维工作,而传统意义上的运维的人做工具支持开发人员做运维。 开发人员一定要自己部署代码、自己做监控、自己 oncall,只有在半夜三点被自己写的 bug 吵醒了,你才有动力去写高质量代码:)

如何向你的 CEO 兜售你的 idea

创业公司员工都有头脑发热、充满各种绝世 idea 的时刻,那该如何向贵公司的 CEO 兜售你的绝世 idea 呢?本文教你如何“揣度圣意”:)

囤积代码者

有那种喜欢在家里囤积各种用不到的东西的人,导致家里暗无天日、过道狭窄。囤积代码也是同样道理,并非功能越多越好,没用的代码若不删除,以后维护代码的人就得多杀一些脑细胞去理解这些代码,白白浪费时间。

一个月赚 $2 万的 affiliate 网站

这就是所谓的 passive income:花时间做搜索引擎关键词研究,选择一个领域;用WordPress搭个网站,写几万字的产品对比、点评,放上Amazon的affiliate产品链接,然后躺着数钱了:) 作者花了几年达到如此境界?11年。从青少年时期就开始研究与实践网上营销、网上赚钱,打怪练级11年。

©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我注意过,即便是那些声称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而且我们无力改变的人,在过马路之前都会左右看。——史提芬·霍金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