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日报文章第61辑

 

目录

2016/06/06 第 601 期

工程师如何谈薪水

如何回答 recruiter 的问题:"你现在的工资是多少","你期望的薪水是多少","你手头有哪些公司的 offer 以及具体数字" - 不正面回答,诚实但不要泄露太多自己的信息;文中有回答的模版可以参考。
文章很长,最后还大篇幅讲了如何跟老板要求涨薪水,希望对害羞内向的工程师们有所帮助:)

不需要也不想要依靠风险投资

文中讲了三个不拉风投自给自足的创业案例:在线卖床垫的 Saatva,真人信息搜索引擎 Spokeo,进口牛肉得到 Verde Farms。后两个案例其实是没找到合适的风投,就索性自给自足了。

雅虎的衰落

从雅虎每个季度的财报里去找手机相关的关键词,比如 phone 和 mobile。很明显地,2012 年 Marissa Mayer 接任 CEO 以前的财报很少提及手机。雅虎太晚进入移动互联网;或者是雅虎这种门户网站本身就不适合移动互联网?

Blue Green Deployment

就是部署新版本的 web app 的时候,让旧版与新版的代码同时跑,只需将 load balancer 从旧版代码切换到指向新版代码。如果新代码有问题,可以瞬间 rollback。
听起来很简单,实践起来有一些要注意的地方:1,db schema migration 要先于部署代码(文中提到的);2,最好新旧版的代码使用不同的 task queue(文中没提到的);3,如果有类似 cron 的定时任务的话,必须引入一定机制保证同一个 job 要嘛跑旧代码要嘛跑新代码(文中没提到)。

将 Buffer 增长到年收入 $1000 万的 10 个经验教训

Buffer 联合创始人的文章。做了 5 年半,300 万个注册用户,90 多个员工,年收入 $1000 万。10 个经验教训涉及了创业的许多方面,很平实,不浮夸。

2016/06/07 第 602 期

Rails 已经赢了

为 Ruby on Rails 鸣冤的文章。Rails 简单易学,适合中小型 CRUD 项目;鉴于世界上大部分创业项目的生命周期里,都属于小型项目的范畴,Rails 完全够用。大规模 Rails 代码的真实案例:Heroku,GitHub,Twitter 等;至少是靠 Rails 撑过了高速发展的阶段,有钱有人后就能做很多酷炫的事情了。

The Art of Closing

开源项目维护者们是活雷锋,不拿钱还要忍受他人的怨恨。例子:某人发了 pull request,项目维护者觉得这个 pr 不好,拒绝了;某人就怨恨上了项目维护者。开源项目维护者们如何巧妙友善有艺术地拒绝某些 pull request?毕竟人都是有 ego 的,都喜欢被表扬被接受,都害怕都怨恨被拒绝。

科幻电影中的 UI 设计

本文算是 meta interview 吧。本文采访了一个谷歌的 UI 工程师;他业余时间采访了设计科幻电影里各种酷炫设备的 UI 的人。与现实中的产品 UI 设计相同与不同在哪?很有意思的一个题材。
他以前采访科幻电影里酷炫 UI 设计师的归档:这里。

其实你并不需要 co-founder

很多风投或 YC 之类的机构都偏爱有多个联合创始人的创业团队,因为创业很难,有太多事情要做,你一个人做不来。没错,但你不需要 co-founder,你需要的是一个团队。你得分清什么人是 co-founder,什么人是 founding employee。

Alphabet 的子公司 Nest:经费无上限,产出无下限

与 Google 同为 Alphabet 旗下子公司的 Nest 负面新闻不断。整个公司 1200 多人吐血加班,但产出少得可怜。也是属于恶劣的工作环境,"员工累得在办公室角落睡觉,在厕所哭泣","厉害的求职者一眼就看出怎么回事了,不会来;招进来的都是垃圾"。

2016/06/08 第 603 期

The First-Hour Rule

面对困难的项目(尤其是 side project),如何坚持做下去?将每天醒来的第一个小时贡献给这个项目,一小时到了可以停下来明天再做。这种方式开始新的一天就会时不时思考该项目。每天一小时,养成了习惯,就坚持下去了,就有可能做成你原以为做不成的事。

离职感言

这是湾区名人 Tracy Chou 从 Pinterest 离职的感想。2010 年在 Quora 工作的她给小型网站 Pinterest 发信挑错别字,Pinterest CEO 亲自回复,她于一年后加入当时只有 3 排办公桌的这家小公司。
文中也回忆了 Pinterest 在工程上的成长的烦恼,他们也是 Django shop,也是要经历 ORM 在网站用户增长路上带来的麻烦,也是要经历垃圾代码的困扰,也是要经历部署代码时不小心将网站弄挂掉并且还不知道网站已挂掉。

Mob Programming

这是将结对编程推向极端的实践:一群人坐在超大屏幕前,每人一个键盘,轮流敲代码。咋看之下很滑稽,效率会很低吧?但细想,编程时大部分时间并非在敲代码,而是在设计,琢磨,找合适的代码片断参考或者复制粘贴。
一群人一起编程,共享知识,不会出现某人被车撞了,他负责的那部分代码从此就没人玩得转了:)当然也不能每天工作 8 小时都在 Mob Programming;可以每周搞 1,2 钟头,或者培训新人的时候弄一下。

Slack 在没有销售团队的情况下如何成为估值数十亿的公司

不是销售驱动或营销驱动的公司,而是优化产品质量,打造好的品牌,口碑传播。不过小道消息(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了),不少 Slack 员工已在 SharesPost 上卖公司股票了,需求很大:)

Ground Control To Silicon Valley

本文对刚结束不久的今年的 Code Conference 进行了不错的总结。Code 应该算科技圈逼格相当高的会议了,今年群星荟萃,视频在网上都能找得到。
不过比起 Allen & Company Sun Valley Conference,还有点距离:)

2016/06/09 第 604 期

使用自己开发的编程框架

其实很多程序员或多或少都有维护一套自己做的、也只有自己才用到的 library,里面有一些自己常用的函数。这些人一般是长时间自己独自一人开发,如独立开发者、研究生、freelancer 等。

用机器学习提升销量

销售人员的问题:手头有一堆公司的名字,手动弄明白这些公司是做啥的后,怎么知道哪些公司比较有可能购买自己公司的产品?程序员的手段:自然语言处理那些公司网上的简介,再用 scikit 里的 RF 算法来分类。

其实不只是 Logo,而是整个品牌的设计,比如 IBM 的 Logo+ 展台 + 办公室设计等。1986 年 Steve Jobs 花 $10 万请 72 岁的他设计了 NeXT 的 Logo。

Podcast 的未来

从创造内容、分发内容、发现机制、用户留存与盈利模式这几方面对比了 Podcast 与 Blog 的异同之处。讨论了 Podcast 不应该像 Blog 以及文字为主的媒体一样,被 Facebook 之流的封闭平台所绑架。Podcast 前景看起来不错,但还是困难重重。

App Store 2.0

今年 WWDC 将在下周一举办。Apple 一改以往神秘的态度,掌舵 App Store 的 Phil Schiller 接受 The Verge 采访,透露了即将到来的 App Store 的改变。
1. 大力推广付费订阅的盈利模型,让 app 开发者能赚钱;放宽可以采用付费订阅模式的 app 的类别;app 用户里付费订阅超过一年的那部分盈利,开发者与 Apple 分成将是 85/15,而不是 70/30。
2. 搜索结果页面的顶部将会有广告。
3. 审核 app 的时间大大缩短;50% 的 app 将在 24 小时内被审核,90% 会在 48 小时内。

2016/06/10 第 605 期

无密码的登陆系统

所有网站 /app 都已经有了(接近)"无密码登录系统",而且大家肯定都用过:Forgot password,发送重设密码的链接到你的信箱!去掉重设密码的表单,直接用这个发送过来的链接登录得了,Medium 就是这么做的。

硅谷最有权力的媒体人

关于 Kara Swisher 的长篇报道。她 90 年代初开始报道科技新闻,基本上与所有硅谷新老贵族都有交集;交际甚广,善于爆料,对任何人都不给面子。她的太太(分居中)是 Google 前高管,也是现在美国的 CTO -- 没错,她是有 "太太" 的;美国是有 CTO 的。
这篇文章中的硅谷名人的小八卦也不少,值得通篇读完。她与莫博士把可怜的 Mark Zuckerberg 拷问得满头大汗而在台上脱掉外套,这件事让她与 Facebook 的早期投资人闹翻;她因为写了不少 a16z 投资的公司的负面报道,Marc Andreessen 好几年不跟她讲话;她撰文嘲讽杨致远,但在她住院时,杨还去医院探望她。

DNS: The Good Parts

温习一下关于著名大规模分布式系统 DNS 的知识:)以及小工具 dig 的简单用法。

一个编程集训班毕业生的自白

曝光 Hack Reactor 这家编程集训班,避免更多人跳入火坑。每期 180 个学员培训 3 个月,每人收费近 $2 万。只教 Javascript,几乎靠自学,答疑解惑的人是上期毕业生,难道是找不到工作的那批?
这家集训班看起来钱挺好赚的,3 个月赚近 $360 万,还都是现金。美国人要掏出 $2 万现金,很不容易。

如何避免创业失败

Jessica Livingston 的演讲稿,讲得很实在很清楚:做人们想用的东西,专注,量化盈利或用户增长(每月至少 10% 的增长算好的了),别花太多钱,尤其别招没必要招的人等。

2016/06/11 第 606 期

电视剧 Silicon Valley 里的角色在现实中的原型

该剧咨询了 250 个业内人士,不少真实人物本色出演(如 Snapchat 的 90 后 CEO)。大家应该都同意剧中的 Hooli 是现实中的 Google,而各个角色呢?应该是现实人物的混合体。
我最喜欢的角色是 Gilfoyle:)我喜欢他那种『I don't give a shit』的态度。

My "Fuck Money" Folder

每个人都有揪心的时刻:假如当初我做了 A 或者不做 B,我个人资产就会多了 X%。作者在每次做决策时给自己发一封标题含有 "Fuck Money" 的邮件,分析自己当下为啥这么做;未来的自己如果后悔,可以找出邮件看一看,或许就不会那么后悔。
可能少了一些钱,但多了快乐,多攒了一些人品之类的 -- 好吧,就当自我安慰也好。

1987 年微软买下 PowerPoint 的故事

87 年 2 月宣布推出 PowerPoint;5 天后微软开价 $530 万;2 个月后 PowerPoint 开卖,微软再开价 10 万股的 MSFT(时值 $1200 万);同时有 Apple 与 Borland 等公司有意收购;讨价还价一番后,微软出价 $1400 万现金,成交。收购后,员工们继续留在硅谷,不搬去西雅图。

新 App Store:付费订阅,快速审核,搜索广告

知名博主 John Gruber 与 Apple 里掌管 App Store 的 VP Phil Schiller 通了电话,本文纪录了他所了解到的 App Store 即将出现的变革,以及他的一些想法以及猜测。
以前只有部分媒体类的 App(如新闻杂志等)才能采用付费订阅,新 App Store 将允许所有类别的 App 采用这种模式;并且付费的周期更加灵活,比如可以每 2 个月每 3 个月地收钱;不同地区收费可以不同,比如可以只针对中国与印度的用户收很低的费用。付费订阅是一种趋势,连微软与 Adobe 这种上世纪靠桌面软件发财的也都纷纷采用付费订阅了。
App 审核周期大大缩短,50% 的 App 会在 24 小时内,90% 会在 48 小时内获批;因为 Apple 内部审核 App 的工具有所改进,自动化了不少以前要手动做的事情。
65% 的 App 下载是来自 App Store 的搜索;App Store 推出搜索广告是预料中的事,难道 Apple 眼睁睁看着开发者们在 Facebook 与 Google 上做广告推广 App 吗?搜索页面有且仅有一个广告,在顶部,且清楚标明是广告;广告被点击了才收钱。

Spotify 如何赚钱

面临来自各大公司同类产品的激烈竞争,运营了整整 10 年的 Spotify 上市在即,收入看上去不错,但整体还是亏了点钱。2015 年广告收入 $2.13 亿,全年从每个用户身上平均赚 $3.01;付费订阅收入 $19 亿,从每个用户身上赚 $67.99。
2015 年付费订阅的收入比 2014 年增长了不少($10 亿 ->$19 亿),但从每个用户身上赚的钱减少了($71.19->$67.99)。用户留存是个问题,尤其是现在用户有了更多的选择(如 Apple Music 等),很多人试用了后会退订然后改用其他公司的产品。

2016/06/12 第 607 期

电视剧 Silicon Valley 与真实的硅谷

每一季完结后,他们会前往硅谷考察,与公司大佬们、风投们聊聊。Kara Swisher 介绍 Twitter 前 CEO Costolo 给该剧的剧组。Costolo 每周一周二飞往洛杉矶,该剧的编剧们会向他求证某些细节的真实合理性。该剧的编剧们多有科技圈背景,或在著名科技公司工作的经历、或者有直属亲戚在科技公司工作。
本文也展现了当前泡沫下科技圈人士以自我为中心、脸皮薄、容不得别人的玩笑、个个以为自己真的是改变世界的种。有些大公司的 PR 部门已经命令他们的员工不许再说『We're making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之类的话了,因为该剧赤裸裸地嘲讽了这种语言。该剧的一个编剧说:"We’re making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by making these people stop saying they’re making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该剧首映后的 party 上,Erlich Bachman 的扮演者 T.J. Miller 遇到 Elon Musk,但他不知道 Elon Musk 是谁,这让 Musk 很不爽;Musk 告诉 Miller:我对你们电视剧有个建议。Miller 说:我们不需要建议。Musk 更加不爽了。此刻,有人要过来合影;Musk 正在摆 pose;不料,她是要跟 Miller 合影、只是想让 Musk 拿相机。哈哈。
该剧的一个编剧以前在 Google HR 部门工作过,她在 Google 的上司每天早上上班必做的事情:搜索自己的名字。这个桥段被写去了第三季第二集,大家有印象吗?Hooli 的 CEO 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用 Hooli search 搜索自己的名字……

员工在游戏中的聊天记录

Riot 是做英雄联盟的公司;Riot 的员工都玩英雄联盟。在游戏里出现不文明现象(从聊天记录得知)的员工,在实际工作中可能也表现不好,会被 HR 约谈,甚至被开除。玩游戏有风险啊。

程序中减少使用 if 语句的方法集锦

尤其是层层嵌套的 if 语句,一段时间后回头看,得费老大劲才能读懂;容易出错;出错了也不好 debug。文中总结了集中常见的 pattern,可以减少 if 语句的使用。

对话 New Relic 的创始人 Lew Cirne

New Relic 是 Lew Cirne 的 anagram:)在湾区工作的人应该对 New Relic 都挺熟的,很多公司都在用。这是他第二次创业,一开始是为了学 Ruby 这个语言弄的小 project。

如何开发一个类似 Instagram 的 app

在看这篇文章以前,鼓励大家独立思考一下,如果你来开发,你会怎么做?都有哪些功能、需要花多少时间、需要多少钱来支撑开发、如何获得用户并留住用户、如何盈利?
文章里估计做一个类似 Instagram 的 iOS app 需要 256 ~ 448 小时,开发(支撑少量用户的)后台需要 198 到 352 小时,Android app 需要 256 到 392 小时。按每小时收费 $50 计算,大概需要几万美金的开发成本吧。Instargram 运营的前两年只有 iOS app,直到被 Facebook 收购的那个月份才推出 Android。
做一个 Instagram 这样的东西,技术是最简单的部分,你怎么着都能做出功能齐全美轮美奂的 app;唯一的问题就是没人愿意用:)

2016/06/13 第 608 期

Unix 的奇怪的起源与长久发展

肯定很多人跟我一样自以为对 Unix 的种种历史很了解,但本文还是能补充不少以前不知道的知识:)1969 年夏天,Ken Thompson 的老婆带娃回娘家,所以他有一个月很闲的时间为废弃的 PDP-7 写操作系统,也就是后来的 Unix。第一版的 Unix 有 4200 行代码,其中的 34 个系统调用,大多数沿用至今。
Unix 当时算是他们在 AT&T 内部的 skunkworks project;他们很鸡贼地把这种上司不重视的 project 融合在 "正经" 的工作里:他们写 proposal 忽悠管理层,说要做文本处理工具,于是除了得到新机器 PDP-11 外,还为开发 Unix 找到借口 - 做文本处理工具,需要一个操作系统。

从 side project 到开始盈利的公司

3 个联合创始人都是工程师,与大部分工程师一样,都有 "只要我写完程序,自然就有用户掏钱" 的幻想,对销售一无所知,甚至对销售有点轻视。直到通过自己的摸索与实践后,才对销售这份工作产生尊敬。互联网上的生意,技术的部分真的是最容易,很多工程师一直没意识到这点;只有吃过亏以后才能意识到。

SaaS 公司里的销售人员与工程师的比例

研究了 36 家上市了的 SaaS 公司的数据。创业初一般是两个创始人,一个是工程师一个是各种打杂(包括销售),所以比例是 1 比 1;随着公司的壮大,最后销售与工程师的比例稳定在 2 比 1。

在 Peter Thiel 家吃晚餐

针对 Peter Thiel 对 Gawker 的报复而写的。回忆自己参加的一次 Peter Thiel 家举办的晚宴;作者特意空腹而去,本想好好吃一顿;不料,有严格饮食计划的 Thiel 并未提供正餐。作者大失所望,解读为 "Thiel 以为别人跟他一样的,都想少吃",进而引申为这些改变世界的硅谷精英都喜欢把个人意识强加在别人身上。
"Like most people in Silicon Valley, Thiel dislikes the way the system works. That’s fine, but trying to change it through the path that he has chosen illustrates that, like hosting a dinner party where there is no dinner, he may not be all that concerned with the comforts of those around him."

Diary studies:理解用户的长期使用习惯

这是研究用户行为的一种方法,让用户像写日记一样,在每次使用你的产品的时候记录下一些信息:何时使用,为啥有动机使用,在什么设备使用,如何用等。
这些信息很有用,尤其在你还没有很多用户的时候,没法收集大量数据,只能靠这种手段了。

2016/06/14 第 609 期

2016 年最有意思的科技公司 IPO

今年是科技公司 IPO 的干旱年。但,Twilio 要上市了,拭目以待。2008 年上线,一直在亏钱。号称要杀死短信的 Whatsapp 是 Twilio 的大客户,Whatspp 依靠 Twilio 来发送用户登录的短信,占了 Twilio 去年收入的 17%。

为何聊天机器人这么火

写得很全面的分析文章。各个角色都有自己的小算盘:Apple 以外的公司都在试图突破 Apple 的平台的垄断,开发者们畏惧原生 app 高昂的开发成本,用户们需要统一易用的 UI 且不愿尝试新 app。

采访 Lyft 的创始人

画大饼,教育市场:没必要买车+无人驾驶。来自 GM 的投资与合作:GM 开发无人驾驶技术,未来 Lyft 将投入使用无人驾驶的车。
与滴滴的合作:中国人来美国用滴滴 app 可以打 Lyft 的车;美国人去中国可以用 Lyft app 打滴滴的车。你本人用过 Uber 吗:或许在创办 Lyft 之前吧,不记得了。

只要你肯付出代价,一切皆有可能

Nothing in life is free, especially your time. Everything has a cost. And when it comes to your time, the cost is heavy. You can never get even one second back.

对 WWDC 2016 Keynote 的总结

John Gruber 的小结。今天 Apple 宣布的所有东西里,我最兴奋是这两个:1,可以删除 iOS 预装的 app 了;2,可以在 iPad 上学 swift 编程与写简单的 swift 代码,这是让 iPad 成为严肃的编程工具的第一步。

2016/06/15 第 610 期

Snapchat 广告业务的扩张

Snapchat 推出了广告 api 让第三方 adtech 公司帮他们卖广告,向 Facebook 与 Twitter 等成熟的广告平台看齐。这篇深度报道信息量很大。Snapchat 上视频广告的 CPM 可以高达 $40 到 $60,与电视广告价位有得一拼;Snapchat 上的广告趣味性比较强,效果不错,广告商们普遍满意。

Microsoft and Apple Double Down

2016 年 6 月 13 日科技圈三件大事:Apple 的 WWDC,微软收购 LinkedIn,Snapchat 开放广告 api。本文点评了前两件事。
"Microsoft is doubling-down on the cloud and on productivity, and now there are 26 billion reasons to believe them."
"Apple’s keynote was notable for its having doubled-down on what the company excels at: providing a better experience provided you pay Apple’s hardware margins."

Zero Cash Date

所谓 Zero Cash Date(ZCD)就是你的创业公司钱烧完的日期,这是贵公司相当重要的关键指标,文章建议:公司员工与投资人都有权知晓 ZCD。你们的奋斗目标是,把 ZCD 尽量推迟:)

作为 CEO 的你该如何避免被风投替换掉

别融资太多;谨慎挑风投;对你的风投尽量公开透明,每月汇报各种指标;同一个风投对你投了很多次钱,他的期望就很高,你若做得不好,他就有足够动机把你换掉,反之,如果他投的不多,你就比较安全了:)

"我们正处在科技泡沫中"

Sam Altman 历数这十年来著名的博客与媒体们关于 "我们正处在泡沫中" 的报道。2008 年,"LinkedIn 真的值 $10 亿吗";2010 年,"Facebook 的 $560 亿估值与泡沫破灭的征兆"。
2016 年,"Trump 认为我们处在科技泡沫中"。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