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日报文章第58辑

 

目录

2016/05/05 第 571 期

Facebook 里挑选热门新闻话题的人

这些人是二、三十岁的合同工,他们决定了世界上 6 亿多 Facebook 用户每天要读的新闻内容(网站右边的 trending)。每人每天从特定的网站挑选汇编 20 个左右的话题,拟个标题、写个简评。
但最近这些人被开除了一些,恐怕这些人只是 AI 算法的人类 trainer,把 AI 训练好了,迟早要被算法替代的。

2008 年 Google IO 的 Keynote 笔记

那是由 Marissa Mayer 做的 keynote。各种 A /B testing:logo 下的空格数对盈利的影响、黄色的广告背景比蓝色的更赚钱、每页显示 10 个搜索结果比显示 30 个速度快很多用户体验好很多。
尽管年代久远,这个 keynote 里的信息量很大,里面很多东西在这 8 年来被多次加工、转载了无数次。如果有时间(以及有兴趣)的话,也推荐看原视频。那一年,iGoogle 很火;还有人记得吗?

Giphy 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作者在 Giphy 的纽约总部采访了 3 天,写出的长篇报道。gif 动图是互联网文化很重要很独特的一部分;Giphy 力争成为 gif 搜索引擎,他们与品牌、影视作品合作,合法地制作上传相关的 gif。
这种图片搜索引擎,搜的是文字;所以 gif 的 metadata 的质量很重要(名字、标签)。他们有人工的编辑确保图片的 metadata 质量过关;之前他们也用 Amazon Mechanical Turk 招募廉价劳动力删掉情色 gif。说到底,还是内容为王;内容的质量最重要。
与本文作者一样,我也是通过使用 Giphy 的 Slack bot 才知道 Giphy 的。

请不要再问如何找到技术型创业合伙人了

文科出身的 42Floors 创始人写的文章。作为不懂技术的创业者,你只能先赢得技术人员的尊重,再将他们争取成为合伙人。你可以自己学编程或者花钱外包出去做个产品原型先证明 idea 是靠谱的。

科技泡沫风向标:乒乓球桌的销量

硅谷的科技公司要没有乒乓球桌,那还叫科技公司吗?融资了,买乒乓球桌;扩张很快、员工人数剧增,多买几张乒乓球桌。今年第一季度乒乓球桌销量大幅下降,不好融资,公司们也不招那么多人了。
本文里,股价不给力的 Twitter、结对编程爱好者的聚集地 Pivotal、Oracle、Dropbox、Yahoo、Intel、Google 等公司纷纷友情出场。上个世纪末的互联网泡沫里,科技公司流行买台球桌;这轮泡沫,公司们都很省钱,改买便宜的乒乓球桌了。
与兄弟公司们一起搞一把 SaaS 杯乒乓球联赛、或者独角兽杯锦标赛:)以前有推荐过相关的 -- 硅谷经济形势风向标:Caltrain 的乘客人数。

2016/05/06 第 572 期

Everything as a service

第三产业指不生产物质产品、主要透过行为或形式提供生产力并获得报酬的行业,俗称服务业。基本上本文是用时髦的案例(卖实体的 iPhone、付费订阅线上服务)来解释“第三产业”这个概念。
Apple 的 iPhone 销量下降,既然没法从“尚未拥有”以及“需要升级”iPhone 的人手里赚钱,那就从“已经拥有”iPhone 的人手里继续赚钱,每次赚一点点,赚个 5 年 10 年的,积少成多。怎么赚?Apple Music、iCloud 额外的存储空间、App Store、Apple Pay 等。
"The fundamental difference between manufacturing and services is that one entails the creation and transfer of ownership of a product, while the other is much more intangible: you visit a doctor or hire a lawyer, and you don’t get a widget to take home."

为何大部分手机 app 的开发项目注定是失败的

本文吐槽了移动 app 开发这份工作的艰难,认为网站开发容易多人分工(前端、后台、运维),而 app 的开发者都得独当一面,app 的前端代码(UI)与所谓“后台”(业务逻辑)高度耦合

The Joel Test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写于 2000 年的判断一个软件开发团队是否优秀、是否值得加入的 The Joel Test。有 12 个问题,每个问题若回答 yes 加 1 分、no 加 0 分,总得分 12 分的开发团队是最棒的。
这 12 个问题是以鼎盛时期的微软公司为参考系设计的,如果生搬硬套到现代互联网公司,可能略显过时。但抛砖引玉,大家也可以集思广益,弄一套测试新时代互联网开发团队是否优秀的问题集锦:)

网站测试 7 法则

这是他们的 KDD’14 的 paper 的通俗版。根据在微软(bing)、LinkedIn、Amazon 等公司的工作经验,总结了给网站做 A /B testing 的 7 个法则。最后一条很实在:首先你得有很多用户 ……
大部分成功的 A / B 测试都只能将某些关键指标(如盈利)改进一点点的(如 1%);但长期坚持不懈地做各种实验、不断地小改进,假以时日是能有显著效果的。

删除代码

程序员不舍得删掉早已不用了的代码,担心以后可能还会用到;尽管删除吧,代码版本控制了,以后可以恢复。无用的代码久久不删,留下无数地雷,只会绕晕未来的自己以及未来给你擦屁股的队友们。

2016/05/07 第 573 期

硅谷最神秘的独角兽 Palantir

BuzzFeed 根据 Palantir 内部员工爆料以及泄露出来的电子邮件,写了这个长篇报道。Palantir 最近的麻烦:员工大量离职、大客户跑掉不少(产品太贵,动辄每年上千万美金)。
Palantir 内部给客户公司都取了别名,神神秘秘的,比如可口可乐在 Palantir 内部被指代为 Luda、沃尔玛是 Oceans、摩根斯坦利是 Montana。上个月,Palantir 全体员工集体加薪 20%,是原来的工资太低、还是公司赚得不错?
"Prior to the sweeping pay raise, Palantir had capped salaries at levels ranging from $125,000 to $135,000, sometimes making exceptions but generally not going above $150,000, according to two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matter — far below what top engineers can command at other Silicon Valley companies."

Inside the Magic Pocket

本文很清晰明了地介绍了 Dropbox 自己开发的、运行于自己数据中心的分布式存储系统。整体设计算比较“简单”易懂的,文章写得很流畅,再加几张实验图可以发 OSDI 了。文章作者在 MIT 读 PhD 时师从图灵奖得主 Barbara Liskov。

系统性能分析的方法论总结

在 Netflix 工作的系统性能分析大神 Brendan Gregg 总结的方法论列表。其实是两个列表,一个是搞笑的(如醉汉方法:随机改配置,直到系统性能提高了),另一个是正经(如他自己提出的 USE 方法论)。

黑客是新时代的律师

商场如战场,在其他公司告你的时候,你的公司里养的那群律师可以当做防守的武器,必要的时候也能主动出击去告别人。黑客呢?信息安全攻防战!

记录失败的事迹的个人简历

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 Johannes Haushofer 贴出了他的失败简历,罗列了他没申请到的学校的教职、没申请到的奖学金、被拒的论文与研究经费、被拒的本科学校以及 PhD 项目。
他的失败简历最后还幽默了一把:This darn CV of Failures has received way more attention than my entire body of academic work
每份光鲜亮丽的简历背后,都有这么一份失败的简历,有着更多失败的事迹。那是不是尝试的次数多了,就会成功的?

2016/05/08 第 574 期

Silicon Valley Has a Vulnerability Problem

文章描述了“打肿脸充胖子”的现象。创业过程中遇到种种困难(不好招人、产品没人用、盈利太少等),但创业者们即使在朋友面前也都表现得形势一片大好的样子;大家都以为你真的干得不错,就没人帮你了。

缩减员工福利,过好资本寒冬

公司赚钱不给力、当前又不太好融资,得委屈一下被宠坏了的创业公司的员工们了。以前 Dropbox 花在每个员工身上的各种福利,每人每年 $2.5 万;这家“创业公司”有 1500 个员工。由奢入简难啊。
"In a company-wide email in March, Dropbox said it was cancelling its free shuttle in San Francisco and its gym washing service, while pushing back dinner time by an hour to 7 p.m. and limiting the number of guests to five a month. (Previously it was unlimited, a big perk given its open bar on Fridays.)"

The Startup Zeitgeist

Y Combinator 分析了 8 年以来申请他们项目的所有创业团队的申请资料,主要是通过分析其中的关键词,反映了技术的发展、公司的兴衰、时代的变迁。

To build or to buy

所谓创业,你可以自己动手写代码、花几年时间从 0 个用户发展到 N 个用户,享受“to build”的乐趣;或者,你也可以相中别人已有的项目(运营了一段时间了、有盈利、有用户),买过来由自己接着经营。
这种“to buy”的策略看起来不酷,但会比自己从头开始做省钱、省时间。文中最后列出了一些如何买下别人的项目的建议。

问面试官的问题

应聘者也要试着找出对方公司的 red flag。文中列出的问题都不错,尤其喜欢这两个:1. 你们是怎么部署代码的?(一家互联网公司部署代码的自动化程度反映了工程团队的整体素质)2. 最近一个被开除的人是谁、为什么被开除?(没经验的面试官被问到这个问题,就露怯了)

2016/05/09 第 575 期

好的投资人的背景之谜

本文罗列了好的投资人的共同特点。眼光好的投资人不一定有创业经验、甚至不一定有做产品以及运营产品的经验。以前做产品的经验可能对投资人有帮助(模式识别好的项目),也可能没帮助(太容易局限在条条框框里、而错过真正革命性的东西)

现实世界中的 microservices

作者曾在 Twitter 做了 6 年的 Infra engineer。本文介绍了他的创业公司做的几个开源的 microservice 的 building blocks,旨在让运维更容易点。
读完本文后的基本感受:“Any problem in computer science can be solved with another layer of indirection.”

Inevitability in technology

技术、商业的发展有必然性的东西(如摩尔定律推动下的计算性能的改进),也有不是那么必然的东西(如 Whatsapp 与 Instagram 的买家是 FB,而非谷歌或 Twitter)

Bottoms Up SaaS Businesses

所谓 Bottoms Up,面向的用户是公司里的员工个体,他们能先刷卡再报销、可以决定是否用你的 SaaS 产品。与之相对的是 Top Down 的,得先搞定客户公司大领导才能开始收钱。

创建 OpenAI 背后的故事

这是 Elon Musk、Sam Altman 以及 Stripe 前 CTO Greg Brockman 等人搞得非营利性质的 AI 研究公司。虽说是非盈利性质,据说员工待遇不错,拿的是 Y Combinator 与 SpaceX 的期权。

2016/05/10 第 576 期

The Platform Stack

本文提出了一个描述、分析平台的三层框架:Network/Marketplace/Community、Infrastructure、Data。不同平台在这三层中,各有侧重。
现在所有公司都声称自己做的是“平台”(如租房的平台、做 app 的平台、分享视频的平台、写作平台等)。本文用此框架分析了 Airbnb、YouTube、Android、Medium 等风格迥异的“平台”。

Zapier 的 1 百万用户之路

Zapier 是类似 IFTTT 的服务。上线 4 年,3 个创始人。一开始是全职工作之外的、晚上与周末才有时间做的 side project。现在有 40 多个员工,分布在 8 个时区远程办公。
这种自动化的、能帮(成熟的)人省时间的工具,是很不错的创业 idea。

Cron 最佳实践

尽管网上随便搜一下,有一堆的、开源的、更好的 Cron 替代品,在很多场合(尤其是只需要快糙猛方案就能解决),有着 30 多年悠久历史的 Cron 依然实用。

一个崭新的、遵纪守法的 Zenefits

这是 Zenefits 的 CEO David Sacks 新官上任 3 个月后、尝试以公开透明的姿态,向公众汇报 Zenefits 最近一段时间积极配合政府部门的检查、以及改过自新的各种举措。
文中主动坦承了创始人、前 CEO 确实写了个脚本帮员工知法犯法地、作弊考取卖保险的资格认证。这篇检讨书可以打几分?可以多大程度拯救这个“从天上掉到地上的独角兽”?

Perk Debt

创业公司们以为成功的公司之所以成功的原因是提供免费三餐、报销手机费、乒乓球桌、免费零食饮料等福利,所以创业公司们也提供了各种昂贵花俏的员工福利。员工多了后,员工福利方面开销高得离谱,这就是 Perk Debt。于是开始削减福利,被宠坏的员工们当然就不干了。

2016/05/11 第 577 期

The New 10-Year Vesting Schedule

创业公司员工的 stock option 一般是 4 年 vest 完,也就是戴 4 年的金手铐。现实是,员工加入公司 2、3 年后,公司意识到股票给少了,再 refresh 一些,同样是 4 年 vest 完。于是金手铐就远不止 4 年了。
已经很久不当底层员工的、“高瞻远瞩”的投资人与公司创始人们都希望公司越晚上市越好,可是底下员工们急着要钱啊,要现金,只有现金才能买房、才能给小孩交学费。上市遥遥无期,员工们又不敢贸然离开公司,不然就得面临艰难抉择:是放弃没 vest 完的股权、还是掏钱 vest 后再交一笔巨额的税?

为什么人们愿意花钱订阅电子版的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来自读者订阅的盈利比来自广告的盈利要来得多。既然财神爷是读者,那就好好为读者服务、写高质量的文章,然后吸引更多读者愿意掏钱,良性循环。如果线上媒体的财神爷是广告商,那读者就不是一等公民了。

全栈 Javascript 开发者的崛起

一个所谓的全栈工程师并非自己选择了 Javascript,而是被 Javascript 选择了。不管后台用的是 Django 还是 Rails,前端都只认 Javascript 及其好朋友们。干脆用 Nodejs 吧,一种语言搞定全栈。

在旧金山工作生活三年的感想

这是 Twitter 以前的 VP Design 坦诚的、心思细腻的文章。他现在又回到了西雅图。本文当然对比了旧金山与西雅图俩城市;也总结了好的产品经理的特质以及硅谷开放包容的氛围。

对任何事情都追问 5 个为什么

大家耳熟能详的、丰田汽车公司内部喜欢用的追问 5 个为什么然后找到问题根源的实践。本文就是在丰田的官网上的文章。
"Having no problems is the biggest problem of all." Ohno saw a problem not as a negative, but, in fact, as "a kaizen (continuous improvement) opportunity in disguise."

2016/05/12 第 578 期

与打篮球一样刻苦执着的投资人:Kobe Bryant

进军硅谷科技圈的科比,勤奋好学;在 Twitter 早期投资人 Chris Sacca 的指导下,阅读好文章、关注优质 Twitter 账号、观摩 YC Demo days。他具有硅谷成功人士的特质:银行里有钱,没有读大学:)

对比 Infinite Scrolling 与 Pagination

文章分析了这两种处理分页的方法,给了各自的优缺点。建议:大部分情况下用 Pagination,除非实在是有无穷无尽的内容的情况下(社交网站海量内容),才采用 Infinite scrolling。

我知道如何编程,但不知道要做什么

这是很多初学编程的人,尤其是通过大学里的编程课学习写程序的人面临的问题。除了刷编程竞赛题、做课后编程题外,写程序能做什么?文章给的建议我赞同:先尝试去写自己也会用到的自动化的小工具。
如果顺序反过来,已经知道要做什么了(比如做网站、做某个具体功能的 app、做某个有实际用途的工具),再去学编程,会不会效果更好?

为何要写好 README 以及如何写好

README 文件在开源项目里(尤其是基于 GitHub 的项目)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该项目是什么、如何安装、如何部署、如何配置、如何贡献代码等。写一个清晰易懂的 README 是相当花时间的,但这个时间投资是值得的。

在咖啡馆里的人除了喝咖啡外都在做什么

现在咖啡馆里几乎人手一台电脑,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作者做了一个实验,问了在咖啡馆里的人此时此刻正在做的事情,有修图的、写作的、复习考试的、阅读的等。被调查的人里,88% 也都好奇其他人正在做什么。
很多人在咖啡馆里工作效率比较高,喜欢咖啡馆里有点吵的环境。如果你也是这样的人,可以试用一下 Coffitivity,模拟咖啡馆里的声音:)
我有段时间经常去旧金山金融区的 Workshop cafe,里面每个人都在埋头苦干,似乎每个桌子都是一个小 startup;去这家咖啡馆必须要注册账号然后登陆,一小时 $2;登陆后,可以分享自己此刻的状态给此刻同在咖啡馆里的人,比如正在做什么项目,有点像咖啡馆里私有的 Twitter。

2016/05/13 第 579 期

TED talks 背后的男人

介绍了 TED talks 的老板 Chris Anderson,是他把 TED talks 搬上了互联网、免费呈现在所有人面前,而这一举动大大增加了 TED talks 的知名度,去现场高价买票听演讲的人更多了。
Chris Anderson 决定 TED talks 每个演讲最长 18 分钟,"as long enough to be serious and short enough to hold people’s attention”,马丁路德金的 I have a dream 是 17 分钟半。

Teespring 的创业故事

Teespring 是设计定制销售 T -shirt 的平台,由两个布朗大学的学生创办。一开始只是为了做 T -shirt 来缅怀校园里被迫关闭的酒吧而做的网站,下午 5 点开始编程,当天晚上 11 点上线。

It Takes All Kinds

文章驳斥了『抱怨 Ruby on Rails 老旧、复杂、不好用』的言论。每个人、每个团队面临的问题不同、掌握的技能不能,只要选择合适的工具就行。
我们既需要把这些『老旧的』工具维护、改进了 10 几年的老战士,也需要整天尝鲜、把玩酷炫新技术的开拓者。

开会的时候别打开笔记本电脑

本文批判了工作中越来越流行、且很浪费时间、对人不尊重的现象:开会的时候,一边开着电脑做自己的事情,一边(假装)开会;这样分时、多任务操作,效率不高,浪费大家的时间。

探秘 Snapchat

有很多八卦的关于 Snapchat 的文章。Snapchat 地处洛杉矶地区,行事风格与硅谷的公司差别很大。Snapchat 把自己定位为媒体娱乐公司,而非硅谷科技公司喜欢标榜的平台。
Snapchat 对内部员工颇有防备,往往新产品上线了,员工们是通过外部媒体报道得知的,不像硅谷公司们那样 dogfooding;公司 all hands 只是为员工庆生、工作周年纪念,而不是像硅谷的公司一样分享各种关键指标、产品路线图等重要信息。高层们也不搞 Townhall(代表公司 Facebook)或 TGIF(代表公司 Google)回答员工提问。
Snapchat 差点收购 Secret;不到一年后,Secret 下线。现年 25 岁的 CEO 一个人说的算,颇有 Steve Jobs 的臭脾气;他喜欢在户外开会,边散步边谈事情,这样私密性比较好。

2016/05/15 第 580 期

Amazon 上商品的虚假 review

卖家有足够的动机去花钱买虚假的商品好评;而买家用了产品后很难真诚地、自发地去给好评。所以,虚假的好评无处不在,而真实的好评不会太多;往往 3 星 4 星的产品会比清一色 5 星好评的要可靠点。

Code review 除了保证代码质量外的好处

文中讲的道理大家都懂。但有一件事我觉得怪怪的:他们公司里的人要想有资格批准别人的代码,必须先通过一个考核;能 LGTM 别人的代码似乎是种特权……

如何命名变量

好的、一致的变量命名规范让代码更好理解,能为 review 代码的人以及未来维护代码的人省下大量时间,省去不少猜测与误解而引入的 bug。强烈推荐这篇文章。

Building and Scaling a Developer-Facing Business

采访 Twilio 创始人 ceo 的文章。这种面向开发人员的 api 产品的文档很重要,要通俗易懂;文档既是产品的关键组成部分,又是重要的营销材料。

破窗效应

环境中的不良现象如果被放任存在(如社区中某些建筑的窗户破了而没被修复),就会诱使人们仿效(人们就认为破窗户是正常的,就会破坏更多窗户),甚至变本加厉。公司里的垃圾代码不被及时修复,就会被更多人效仿。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