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日报文章第52辑

目录

2016/03/06 第511期

Naked capitalism

关于成人网站的盈利模式的发展历程、排名前几大的成人网站的神秘的拥有者们、展望未来(VR?)等。来自 The Economist 的正经文章,没出格内容,办公室可以看。

采访Etsy CTO:我们需要工程师,而不是开发人员

Etsy工程团队的一些实践确实很不错,尽管公司股价不给力:)开发重在技术,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工程是multi-disciplinary的活动,有过程、有原则、协调各种资源办成事。 公司大了后,应尽量避免引入新的技术、新的工具,避免重造轮子。每引入一样新技术,大家都得多掌握一样东西,轮岗到oncall的人最惨了,每次oncall都有新东西要学:)在Etsy里,若一个工程师遇到无法用公司内现有的技术解决的问题,而想引入新的酷炫的技术(语言、工具、编程框架等),都得通过一个 architecture reviews 的过程,征询公司内的工程师们(可能成百上千的人)的意见;很有可能有人过去遇到类似的问题,用公司现有技术很好地解决了。

The impact of the late majority

Ruby on Rails 之父 DHH 的文章。一个东西要让大众接纳是需要极其漫长的时间的,尝鲜者毕竟是少数(尽管声音很大,让人误以为新鲜事物已经是主流了)。文中举了Java与微软为例。 现在各种编程语言五花八门,Java似乎显得很老套,还有人用吗?这么多年了,大家都在说微软错过了互联网、错过了手机,没落了?Java 与微软都活的很好,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并不乐于试用新东西、也不会去大嗓门地吆喝。 "When the early adopters leave a successful platform, and take their passionate blog posts, flashy conferences, and video presentations with them, this is what’s left. A very large, yet quiet majority of users simply getting things done."

让别人正确的艺术

不管在网上(论坛、微博等)还是在现实生活中,有人总是好为人师,争做思想警察,事无巨细地纠正别人“错误”的观点,一定得争执到对方(假装)“服气”为止。让别人正确一回吧,大家生活中都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呢。 "Are you coming to bed?"  "I can't. This is important. Someone is wrong on the internet." "Civilization survived for over 10,000 years before you and I got here with our snarky corrections and condescending rebuttals, and we didn’t exactly make a huge difference when we did arrive. It turns out we don’t have to try to stop people from thinking what we don’t want them to think, and that our energy is probably better spent elsewhere."

People 杂志如何运营他们的 Snapchat 频道

原文被墙,iPhone用户推荐使用 湾区日报App 免翻墙读文章,或者看打印出的PDF文件。

People 杂志目前有近10人的团队专门在运营他们的 Snapchat 频道,专门针对青少年人群,内容年轻化、有趣。广告收入与 Snapchat 分成。 对于“老”媒体来说,社交频道的运营都力争把访问量引导到自己的主网站上,因为网站上有放广告,这才有收入。而 People 放到 Snapchat 上的内容,并不是要把用户引导到自己的主网站,在 Snapchat 这个平台,他们就能与Snapchat 广告分成了。

2016/03/07 第512期

App Store 里正在消失的中产阶级

以6人小公司Pixite为例,讲述悲观的App Store经济。成立于2009年,Pixite上线的几个iOS App都被Apple选为Best New App。尽管如此,还是挣扎在破产边缘。 2008 年 App Store 刚上线的那一年,排行榜前几名多是独立开发者们做的奇怪的app。而如今的 App Store是贫富差距严重的地方,中产阶级正在消失中;排行榜前几名都是财大气粗的大公司的 app。

从不成熟的解决方案到明确的问题

Makers在公司里常接到上头的指令:做这个产品功能。本文认为,这种从解决方案入手的产品开发是不对的,应该先弄清楚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值不值得做。 本文提出的这个弄明白问题所在的框架,相当有用,应该打印出来实践实践。善用 "5 whys" technique,弄明白 problem statement。

We Hire the Best

所有公司都声称他们是 "hire the best of best",都是扯淡。其实潜意识的,大家都在招与自己类似的人。本文最后提到的招聘方法不错:给 candidate 一个真实的任务,付钱给他们,让他们业余时间完成。 GitHub创始人创业前没通过Yahoo面试、Whatsapp创始人没通过FB与Twitter的面试、本文作者虽然创办了Stack Overflow但他也觉得自己肯定通不过现在主流公司的白板面试的。

做 Freelancing 最重要的是拿到现金

做 freelancer 是很没保障、很没安全感的。只有现金才能给你安全感。常常会遇到客户(即使是朋友)想耍赖不给现金、还是少给现金,怎么办? It’s all about the fucking Benjamins. Are you? 1百元美金的头像是本杰明富兰克林:)

Splunk vs ELK:如何选择管理、查询log的工具

开发人员常常要选择工具,是买付费的产品、还是用免费开源的?本文虽然对比的是付费的 Splunk 以及免费的 ElasticSearch + Logstash + Kibana,但整个对比、思考的过程值得借鉴到其他类别的工具的选择。

2016/03/08 第513期

错失了成为Uber早期投资人的机会

差点能把$25万的投资变成$11亿。他当时在两个方面低估了Uber:1,创造一个供需双方平衡的marketplace,很难;2,要与政府、法规、政客作斗争,很难。 这个应该是『错过Airbnb种子轮、我的$10亿美金的教训』的姐妹篇吧:)

在没花钱做营销的情况下,Duolingo是如何争取到1.1亿用户的

学语言的app也能设计得像游戏一般让人上瘾;而且还有大V转推(Bill Gates曾经是用户,但后来不用了)。Duolingo创始人是CMU教授与其学生,CAPTCHA的发明者。 Duolingo提供英语认证考试,(据说)有些美国大学已经可以(或正在考虑)让海外申请者用这个认证考试代替托福(比考托福便宜)-- Duolingo 的主要盈利模式之一。

The Bikeshed email

这是一封在开源软件史上很重要的邮件,用Bikeshed(自行车棚)指代旷日持久地无意义的争论。在批准价值百亿的核电站的建设提案中,人们往往会浪费大量时间纠结于自行车棚的颜色。 核电站本身太大、太复杂、太贵、太难理解了,讨论不来,或许其他人会去把关这个庞然大物的;不如花时间讨论一下简单的、便宜的、无关紧要的自行车棚吧。人们总是要表现出他们是有在做工作的,尽管做的是无关紧要的、浪费时间的、琐碎的事情。这邮件是发在FreeBSD邮件列表里,推荐阅读一下原邮件。

The flaw of averages

这个结论似乎有点出人意料:"Any system designed around the average person is doomed to fail." 但细想之下,似乎真是这样的。

每月超过十亿用户使用的软件产品

只有三家公司拥有月活超过10亿用户的产品:微软,Google 与 Facebook。没有Apple。Windows达到月活10亿用了25.8年,Whatsapp用了6.8年。Google拥有最多月活超过10亿的产品。

2016/03/09 第514期

犹他茶壶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犹他大学的图形学很厉害。1974年,Martin Newell在犹他大学读 PhD,他需要一个现实生活中的物体来在电脑上渲染(然后发paper)。他老婆建议用茶壶。 然后就有了计算机图形学里著名的犹他茶壶(Utah teapot)。

在别人的平台上争取用户并保持独立性

在产品里调用大的社交平台的API,可以很好地利用他们庞大的社交图谱发展用户;但如果他们把API停了、把你的app给禁了,怎么办?Josh Elman的这套幻灯片讲解得不错。 "Build your product to be independent. Only use the platform for acceleration."

curl vs Wget

curl 的开发者 Daniel Stenberg 写的文章,对比了 curl 与 wget 这两个对所有程序员都无须解释的程序(这里的 curl 还包含了 libcurl)。

Instagram 里的一次提高性能的案例

对后台 Django app 发送到手机 app 的 JSON 进行瘦身,从原来传20条评论减少到传5条评论,手机app与服务器性能大幅提升(内存使用量、CPU使用率较少)。很直观的一次性能改进,算是 low-hanging fruit 吧。

建造了一百万个帝国的人

Sid Meier 是经典游戏"文明"的缔造者,他本人的名字就是游戏质量有保证的金字招牌,所有游戏都叫"Sid Meier's 某某游戏"。在他36岁开始做"文明1"之前,在作品与名声上已有了相当的积累。 文明系列游戏在这25年里,共买了3300多万份。文明1 的主力开发者之一 Bruce Shelley 也是后来的帝国时代的主力开发者。我很喜欢文明系列,尤其是文明4,伴随我在中西部度过了那几个漫长的冬天:)

2016/03/10 第515期

Designing the Conversational UI

越来越多的app、线上产品在尝试使用聊天界面,比如之前介绍的 Quartz,用聊天界面读新闻。本文总结了设计这种聊天界面的注意事项,基本上是纯文本界面,跟命令行一样了:)

Medium尝试让互联网变成文明的分享idea的地方

似乎在Medium上很难看到低质量的、骂人的、人身攻击的言论。并非Medium不存在这样的不文明现象,而是一方面他们有人在管理,另一方面他们从UI、产品设计上让你很难看到不文明的言语。 Medium 会优先显示你的好友的评论(看起来语言比较文明);Medium 支持在文中高亮句子评论,这样鼓励大家至少读一下文章再说话,某种程度减少了网上很多那种文章连看都没看就叫嚣『写得很烂、垃圾文章』的现象。文章最后也提到了 Medium 即将开始赚钱了,以后大家能在 Medium 上看到广告了。

The 5 Whys Of Feature Bloat

一个产品不断进化,功能繁多、复杂、难用,因为大家喜欢加功能、而从不删掉没用的旧功能。一个产品功能的维护成本(比如不断修bug、兼容性)往往会比开发成本高很多。 一个产品功能可能还有极少数用户在用,如果删掉了,这些嗓门很大的用户会不爽,尽管大部分用户不care、也不出声告诉你『没事的,尽管删』。短期利益看,删产品功能只会得罪部分用户、似乎没啥好处;长远利益看,降低了未来的维护成本(长尾、很长的长尾)。

使用群聊软件就像整天都在跟陌生人开漫无目的的会议

Basecamp 创始人 Jason Fried 历数群聊软件种种罪状,他最后提出的这个建议不错:在工作中应该 "real-time sometimes, asynchronous most of the time" 以后工作中都要制定『聊天礼仪』,在你要 @ mention 某人、或者 direct message 某人的时候,请三思一下,你可能粗鲁地打断了某个 maker 的工作,maker 是需要连贯的几个钟头才能高效做出东西的,他们的时间是需要保护的:)

在 Venmo 工作学到的东西

同事吃饭AA制,小额转账现在很多都用 Venmo 了。作者是 Venmo 第一个员工,本文基本记录了 Venmo 早期的发展历程。公司差点做不下去,差点转型。幸亏最后坚持了下来。 早期的 Venmo 如何建立的工程团队?公司创始人穿着 Venmo 的 t-shirt 走在街上,被一个用户拦住;该用户一口气介绍了几个人过来;他们就一口气招了6个工程师。这一切,都源自街上的一次偶遇。。。

2016/03/11 第516期

手机 app 的 UI 设计要考虑 empty state

"Empty State" 或者叫 "Empty Room" 是指屏幕上没有数据可显示的情况,比如邮箱里没有邮件、文件夹里没文件、相册里没照片等情况。一般不要留白,可以放点笑话、教程、格言等。 就像编程一样,设计也要考虑各种edge case。在 Pinterest 上可以找到不少这样的 Empty State 设计的例子。

Finding Product Market Fit

Segment 的创始人/CEO用自己的经历讲了一个道理:动手做东西很容易,做出别人想用的东西很难。技术人员出身的创始人很容易迫不及待地花时间解决现实中不存在的问题。 技术人员普遍不愿意做市场调查、也不愿与人交谈。与人面对面谈话不是创业所应该做的正经的工作;只有编程才是正经的工作。"But in reality, 20 hours of great interviews probably would’ve saved us an accrued 18 months of building useless stuff."

Bootstrapping in Unicorn Land

现在一讲到创业,普遍都默认是要融资、要先烧钱才能赚钱。然后很多人创业是为了融资,公司建设与产品设计都是为了融资的需要,融资以后只有两种可能:高速成长或者迅速消亡,没第三种可能。 融资后,成功的定义变得狭隘,如果不是估值$10亿,就不算成功。世界上真没那么多问题需要$10亿的公司来解决。

结交其他行业的精英

社交的最佳实践:“拥有一个 google.com 的邮箱很管用,不管发信给任何人,都至少会打开看一下。” 看来如果公司有名气,使用工作邮箱发信,打开率与回复率大大提高:)

写给网站开发者的 HTTP/2 指南

写的很详细、通读易懂的 HTTP/2 科普文章。如果你使用比较新的 Chrome 打开 Gmail,你就已经用上了 HTTP/2。HTTP/1.1 时代的很多最佳实践到了 HTTP/2 就不管用了。

2016/03/12 第517期

运营AWS 10周年学到的10条经验教训

Amazon CTO 的文章。从2006年3月14日上线第一个云服务 S3 后,AWS走过了10年。“There is no compression algorithm for experience.” 总结的这10条经验教训既可以当做运营 cloud business 的商业经验来看,也可以当做是搭建分布式系统的工程经验来理解,值得一读。 边换引擎边开飞机:"... the evolution of Amazon S3 could best be described as starting off as a single engine Cessna plane, but over time the plane was upgraded to a 737, then a group of 747s, all the way to the large fleet of Airbus 380s that it is now. All the while, we were refueling in midair and moving customers from plane to plane without them even realizing it."

针对低端Android手机的 Facebook Lite 是如何做出来的

原文被墙,iPhone用户推荐使用 湾区日报App 免翻墙读文章,或者看打印出的PDF文件。

巨大的发展中国家市场里,手机低端、网速慢。Facebook Lite 就是针对这种情况而设计的 app。该app体积小于1MB,直接用TCP从服务器传数据(而非HTTPS)。

用 Emojis 做营销

原文被墙,iPhone用户推荐使用 湾区日报App 免翻墙读文章,或者看打印出的PDF文件。

92%的网民使用过emoji;有很多东西不好文字表达,就用emoji了。公司们也纷纷花大钱设计品牌专属的emoji,网民们发文字消息时用上这些品牌emoji,相当于帮他们做广告了。 杜蕾斯做的套套 emoji 尽管还没被 Unicode Consortium 批准(as of 2016年3月11日),但这个 emoji 的图片已经在 Twitter 上被传播了 2.1 亿次,估计有 26 亿个 impressions。相关阅读:Emoji 是如何被加入到 unicode 里的

Disrupting mobile

个人电脑的大部分用户从来都没用过小型机;算上发展中国家,手机的许多用户从来没用过个人电脑;下一个计算平台(VR?物联网?)的大部分用户或许不会与手机用户有太大交集。

Netflix内部是如何打包并部署代码的

原文被墙,iPhone用户推荐使用 湾区日报App 免翻墙读文章,或者看打印出的PDF文件。

还算中规中矩的套路:跑 Jenkins job 来跑测试、打包代码,然后把打包好的代码 build 进 AMI,最后由他们自己开发的 Spinnaker 流水线部署 AMI 到成百上千台 EC2 instances。 从 commit 完代码到部署完成,少于 20 分钟。当然,他们基本上是一个 service oriented architecture 的架构,每个 service 应该都不大。

2016/03/13 第518期

DeepMind创始人:人工智能将如何改变未来

在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之际,这是AlphaGo缔造者、DeepMind的联合创始人Demis Hassabis接受The Verge的长篇采访。他们的下一步:游戏、医疗、机器人、智能助手。 Demis Hassabis本人当年也是国际象棋神童;在英国年少成名,青少年时代就做职业的游戏AI工程师;剑桥大学计算机学士学位;开发游戏的那几年确实也做了一些卖座的游戏;为了了解人脑的运作,读了个认知神经科学的PhD。在有了这些积累后,34岁那年(2010年)创办DeepMind,4年后卖给Google。然后,就有了AlphaGo。 没错,DeepMind正在研究怎么玩星际争霸。“Strategy games require a high level of strategic capability in an imperfect information world — "partially observed," it’s called. The thing about Go is obviously you can see everything on the board, so that makes it slightly easier for computers.”

信任层次理论

这个理论是仿造“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而提出的。线上服务必须取得用户不同层度的信任,用户才能给你他们的时间、个人信息、金钱等东西。网站、app的设计都得循序渐进地获取用户的信任。 如果用户第一次访问你的网站,他们对你是不信任的,但你却想让他们在第一次访问的时候、在5秒钟内就决定输入信用卡号进行付费?这是不太现实的。文中也给出了一个信任的金字塔的图,从最底层的完全不信任到最顶层的很信任,需要一步一步循序渐进地爬上去的。

A Better Format for Press Kits

小团队要上线一个app,绝不是直接提交到App Store就完事了,你必须要寻求媒体报道。你得把app的logo、截图、功能介绍等发给媒体朋友们。本文提议:你得有个网页放这些东西。 就是很普通的网页,有文字说明、有图片,看起来是只要是个人都能想到的主意。但是当你到了要上线app的时候,往往手忙脚乱,要嘛没时间做这种网页、要嘛不屑去做,直接把一个 zip 压缩包发给媒体朋友们 -- 他们很多都用 iPad 工作,你让他们在 iPad 上解压缩?

限制你使用的工具能让你成为更好的设计师

这个道理对所有的 makers 都适用。当你有(看起来)无限的时间、最好的电脑、最好的机械键盘、(号称)最好的编程语言、人体工学电脑椅的时候,你未必能做出什么好东西。 个人(或小团队)最好的作品往往是在资源极其有限的时候(时间、金钱、人力、工具)做出来的。Doing "whatever you want" is often more a curse than a blessing.

线上媒体“无所不在的内容”战略

这是讲体育媒体Bleacher Report的多平台内容战略。当代媒体都是多平台发展的(网站,app,好几个社交频道),他们逐渐教育金主们(广告商与投资人)别老盯着网站访问量,社交频道也很重要。 一般每个社交频道都有专人管理、定制内容,不再千方百计把流量引导到网站了 -- 想想网红们是如何做广告赚钱的,都直接把广告发到社交频道上(微博、instagram),而不是引导进网站、再让人去点网站的广告;正儿八经的线上媒体们其实也能这么做。

2016/03/14 第519期

Bill Gates 的编程能力如何

他在微软高速发展、走向巅峰的8、90年代亲历了几次“Billg reviews”,从侧面回答了这个Quora问题。塑造了一个技术直觉一流、数据驱动、严厉的领导形象:Bill Gates。 以前也有分享过一篇 Stack Overflow 联合创始人 Joel Spolsky 写的,关于他亲历 “Billg reviews” 的经历。与会人员基本上都要数一下 Bill Gates 说的 Fxxk 的次数,数量越少,越好。

Product Hunt:用了1834天而一夜成名的故事

Product Hunt创始人Ryan Hoover早在2011年写的博客文章里就逐步提出了一系列运作互联网产品的理论,他把这些理论运用在了Product Hunt上。 同时,他的博客(以及Twitter帐号)本身也为Product Hunt后来的成功奠定了群众基础:花几年时间建立庞大的读者群。当你要上线一个产品的时候,你可以花几百块钱去做广告,这能把你的产品推到几千个潜在用户面前;或者如果你已经有了成千上万的粉丝了,这比花钱做广告效果要好得多。

Instacart 为成为 Uber for X 所做的无用功

Instacart是帮你去超市跑腿的类Uber服务。问题是,美国人平均一周去1.5次超市,算是低频的活动;而且帮你跑腿的人买到你不满意的东西的概率会很高,服务质量不稳定。 Uber 的模式适合用在打车上,高频(很多人已经不开车上班了、天天Uber或Lyft)、司机的服务质量比较稳定。如果把这种模式扩展到低频、服务质量不稳定的领域,虽然美其名曰“Uber for X”,实际上差远了。

实用的 SEO 技术指南

作者以自己经营的网站为例,介绍了一些(虽然众所周知、但很多人不知道具体如何操作)的SEO 技术。主要针对 Google。

第二次智能手机革命

不考虑游戏的话,美国前200名的app的与前200名的网站差别不大。发达国家里,手机用户更多的只是用app来访问他们以前访问的网站,这是第一次智能手机革命。接下来就看发展中国家了 还没用上互联网的人口比用上了互联网的要多。下一代的app们该如何针对这些没还没用上互联网的人?会有哪些商业模式上的创新?

2016/03/15 第520期

从越南难民到Uber CTO

10岁随母亲与弟弟离开越南到了马来西亚;难民身份被马来西亚拒了,又到了印度尼西亚;申到了美国政治避难;MIT本科硕士;HP Labs、SGI、DoubleClick、VMWare、Uber。 童年经历过战乱、夜里躲空袭、拥挤的难民船随时会沉、遇海盗两次,从此以后,所谓艰难的创业历程、可怕的商业竞争对手,其实都不算什么了。

争取邮件订阅用户的方法汇总

似乎“老土”的电子邮件又开始流行起来了,一方面出现了以邮件为主要平台的创业公司,另一方面公司们通过邮件订阅建立读者群然后转化一部分成为用户。

Dark traffic 是什么

网站管理者们都希望知道用户是通过什么渠道进来自己网站的(微博?搜索引擎?某博客?),但越来越多访问的referral数据是缺失的(如通过聊天软件分享链接),这就是dark traffic。

每天工作三小时,但天天工作

作者是iOS app独立开发者,尝试了每天工作三小时的作息(节假日不休息)。由于每天工作时间很短,无形中迫使自己必须花最少时间做最重要的东西、必须高度集中精力干活。 编程过程中,有时候会卡在某个难题,很容易花了几小时都解决不了。如果每天迫使自己严格工作三小时,就比较实用主义了:会重新衡量到底值不值花那么多小时去解决难题、或许有更容易的办法、或许解决80%的问题就足够好了。每天三小时,几天下来看不出效果;如果连续工作几星期、几个月,会比工作5天每天8小时干的活要多。

bitly的故事:生成短链接的线上服务竟然也能赚钱

bitly 08年上线。早期过度关注用户增长,过晚地考虑盈利;尝试了五花八门的各种核心业务以外的产品idea,痛苦挣扎过;最终坚持做下了为企业提供定制化的短连接服务。 bitly 的企业用户数量不多(1000出头),每个收费很贵(每月至少数千美金)。所以,你可以有很多用户,每个收费便宜;也可以有很少的用户,每个收费很贵:) 个性化的短链接对品牌的传播还是很有帮助的,比如 pep.si(百事可乐)、nyti.ms(纽约时报)等。

©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史蒂夫.乔布斯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