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日报文章第129辑

目录

2018/11/06 第1281期

三个法国学生用代码生成的画卖了$43万背后的故事

前不久一副 AI 生成的画卖了 $43 万。这是三个 25 岁的法国博士生“借鉴了” 19 岁的 Robbie Barrat 开源的代码而生成的画,代码改动极小。本文讨论了功劳该归谁的问题。

训练无人车的贫穷的肯尼亚人

主要讲了 Samasource 这家硅谷的公司外包各种 data labeling 的任务到肯尼亚,为那些每天赚$2的人提供每天赚$9的机会。考虑还挺周到:工资不能开太高,不然会扰乱了当地市场经济。 怎么工作的?就是对着桌面电脑,点鼠标,用肉眼识别图中的东西。很多人从没用过桌面电脑。当他们被要求“搜索一下某某东西”的时候,放着面前的桌面电脑不用,而是掏出手机进行搜索。

作为工程师,我是如何组织知识的

用 Notion 来做笔记、Wiki;用 Pocket 来收藏文章;用 SnippetStore 来收藏代码片段;到 DevHints 上看 cheat sheet;用 Diigo 来高亮网页里的内容。

Apple 的社交网络

传统的社交网络计算 ARPU:每年从每个用户赚多少钱。Apple 建立一个线下的社交网络、提高用户忠诚度,提高 ARPU,忠实粉丝们不断回来花钱。这是比总共卖了多少支 iPhone 更有意义的指标。

Slow Learning

前不久经济学人杂志的文章渲染了一条 AI 速成之路,文中提到的“上了fast.ai在线课程、成为Google研究员”的案例。该案例的主人公写此博文驳斥:这不是速成,这是几年积累下来的丰富的经历!

2018/11/08 第1282期

When and why to clean up your code

所谓的 code hygiene,就像人要讲卫生(刷牙、洗澡等)对身体健康有好处。何时清理代码、升级各种依赖的库、对代码重构?到哪里去找时间来做这些事情?

如何设计出好的数据产品

所谓的 Drivetrain Approach:定义目标(如商业、盈利目标)、找杠杆(哪些手段可以接近目标)、收集数据(已有哪些数据、还需要哪些数据)、建模。

Red Hat 创始人 Bob Young

读历史系、1976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创业。1993年身家缩减到比大学毕业时还低,有三个小孩;靠信用记录很好的老婆申请多张信用卡陆续刷了$5万、开始 Red Hat 的创业历程。当时Linux诞生才两年。 他在十几年前离开 Red Hat 时就把所有 Red Hat 股份都卖了。最近 IBM 大手笔收购 Red Hat,他就少赚了好多好多。后悔吗?不。都是机会成本。这十几年用那些钱也做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如果股票持有到现在是能赚更多,但过去十几年就不会那么有意思了。

为何我在 Amazon 工作 5 个月后就主动离职了

在 Amazon 的温哥华 office 做工程师,尽管有 10 年工作经验,职位仅是 SDE1。历数了各种典型的大公司陋习,如邪教组织般的 leadership principles 洗脑文化。酸爽的经历。 Amazon 著名的 Leadership Principles 外人读起来不错,很有道理。在该公司工作时,好事、坏事、决策、前因后果最好都要扯一两条 leadership principle 来作为理论依据。有点像文革时候做点什么事都要来几句毛语录。

2018/11/12 第1283期

网址前要不要加 www

来一到面试题:做个网站、一般推荐网址前要加上 www,为什么?凭记忆,你能猜出一些知名网站的网址前到底有没有加 www? Twitter、Medium 没有 www;Google 与 Facebook 有 www。

在 Facebook 投放寻人启事的广告

不错的应用。Facebook 广告可以推销产品、选总统、传播假新闻,还可以用来发寻人启事。

Scaling Machine Learning at Uber with Michelangelo

对 Uber 这三年来在 machine learning 方面的进展(公司内部组织、流程、技术平台)进行了深度总结。Uber 规模有多大?公司内部的ML会议有 500 个员工参加。

为何所有网站都长得差不多

有意义的问题:90年代互联网刚兴起,网站长得丑,那是因为技术限制(html、css、js);现在这些web技术都那么成熟了,怎么网站设计那么千篇一律?

One year nomad - a review

fastlane 的创始人总结了他这一年来没有固定住所的生活经历,与遇到的挑战。在Google纽约办公室上班,多数时间住 Airbnb,不做饭,吃公司食堂与在外面吃。做开源项目,到处开会给talk。

2018/11/13 第1284期

Ads just work, no matter what you think

我们每个人一天要看多少个广告(线上+线下+看的+听的)?没有人能对广告完全免疫。今年全世界花在广告投放的钱约有$5600亿(美金)。

Clearbanc

创业公司融资的40%都用到Facebook、Google上做广告。Clearbanc的商业模式:借钱给创业公司去做广告;然后创业公司从收入里拿5%还钱,还清后要多还6%。这个商业模式如何?

坐拥 15 亿月活的 WhatsApp 该如何赚钱

在 app 内的某种形式的广告?但 WhatsApp 的用户信息太少,targeting 不够好。向 business 收钱、让 business 发消息给用户?反正商家也是要花钱发短信给消费者的。还是移动支付?

Basecamp 3 于11月8日的事故分析

数据库某表的 id 数据类型是 32 位整型,他们得到警报数据量已超过32位整型最大值;开始数小时的数据迁移工作、升级big int;升级好后,caching服务器吃不消,连锁反应;最终换了备用机器,搞定。

智能语音助手还没找到杀手级应用

Siri、Alexa、Google Assistant们多数被用来听歌、听广播、查天气;大公司们期望的“语音购物”用的人还很少,还没到需要竞价排名的程度。这些智能语音助手还不是很智能,有啥独家功能其他平台做不了的? 如果这些智能助手被各种家用电器采用了,会不会出现这种场景:就像互联网广告一样,不管你去哪个网站,同一个产品的广告都跟着你;不管你在家里的哪个地方,同一个产品的语音广告从不同的家用电器里变着花样地播出,强制洗脑。

2018/11/16 第1285期

How to build a growth team

公司里要不要有专门的 growth team?组队的话各职能(工程师、设计师、pm等)的人归哪个部门管?对某个功能改了代码后要不要承担未来几年的维护任务?

Superhuman 寻找 Product/Market Fit 的方法论

Superhuman 是针对那些“时间比钱贵”的高端人士设计的超快的邮件客户端(网页版+app)。2015年开始做,在硅谷创投圈颇为知名,但至今仍未正式上线。 他们调查早期用户:如果我们停止开发了,你们会很失望吗?如果40%的人非常失望,那就product market fit了。他们对“非常失望”的那部分人做 persona,把目标用户群体锁定在这些人,从他们那里了解到 Superhuman 到底好在哪里。 到底 Superhuman 长什么样?可以看这个视频 demo。主要特点:UI极快、手不用离开键盘各种快捷键、智能的模板化回复。上线后只要有小几十万高端用户、每人每月都付费,这样也可以上市了,吗?

Zapier 的 SEO 策略

Zapier 网站上 50% 以上的访问量来自搜索引擎。Zapier 上集成的每个外部工具、服务都有一个页面,多个工具之间的集成、各种排列组合又是一堆新页面,又能从工具官网赚取外链,不错。

报道硅谷新闻的纽约时报记者所使用的工具

用Burner生成临时电话号码、打电话给采访对象;大量进行屏幕截图、捕获在网上看到的转瞬即逝的东西;对于保密性极高的采访对话,采用录音笔、不上传到云存储。

Productivity Tip: Create and Consume on Different Devices

好主意:在桌面电脑上“只写”(专注于创作、工作),在手机上“只读”(刷社交网络、娱乐)。

2018/11/19 第1286期

分析 FitBit 数据,改善个人健康

通过 FitBit 提供的 api 获取跟踪自己个人活动的一些数据,然后用pandas、scikit-learn等做一些数据分析,找出白天的哪些活动与高质量睡眠的联系,通过数据分析对健康起到指导作用。不错。 代码在此。

Oracle 的程序员的悲惨的开发流程

我忍不住标题党了:)Oracle 数据库,2千5百万行C代码。修复个小bug得花2周到2个月,改行代码、跑完测试得等20~30小时,运气好的话1百个测试挂掉,运气不好1千个。上线个小功能得半年到2年。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a16z 的 Benedict Evans 做的 presentation,总结分析了互联网的现状、以及未来。发达国家里互联网渗透率很高,但网上的消费、钱的流动其实还很少,互联网产业才刚刚开始。

私密的 Facebook Groups 是社交媒体的未来吗

Facebook Groups 有 14 亿月活,其中 2 亿用户加入“meaningful Groups”(对每天工作、生活真的有帮助的)。私密的 Groups 靠管理员约束,自我宣传、标题党现象比较少。

Pivot or Fail

一家创业公司做不下去了,该转型(pivot)还是该宣告失败?作者从早期投资人的角度来讲:偏好后者。既然要转型做全新的产品,为什么不宣告失败、从头再来融资、组建团队? 如果是 pivot 的话,原来的投资人、原来的员工可能不会有热情了:我一开始投资(钱、时间)的是上一个产品,现在做新的,我不感兴趣,你却还要拖我下水。

2018/11/20 第1287期

DoorDash 的个性化搜索是如何实现的

描述得相当的 high level。通过 Elasticsearch 的 script scoring 计算用户在某店下单的概率、然后排序。

本页面的一切言论都是假的

文章描述了俩人:一个专门生产假新闻的46岁白左(如前总统克林顿是连环杀手之类的“新闻”),一个专门阅读假新闻并信以为真的川普支持者76岁的老奶奶。这两个世界的人都在一个神奇的平台上:Facebook。 制造假新闻的可是多屏幕操作,很专业。“新闻”内容有点像以前(现在还有没有?)北京地铁里的‘刘x华死了’的“新闻”。

Corporate Culture in Internet Time

互联网公司内部往往是两大文化造成冲突:hype (忽悠文化、创始人、非手艺人)与 craft(匠人精神、工程师、设计师)。这是2000年1月1日的文章,第一次互联网泡沫即将破灭的前夕。

如果你要理解硅谷,就看连续剧 Silicon Valley

Bill Gates 也在追剧,做此文力推 Silicon Valley 这部超魔幻现实主义连续剧。剧组也有向 Bill Gates 本人咨询过本行业的历史,但没有给他剧透:)

BuzzFeed 创始人:复兴 BuzzFeed 的可行方案

BuzzFeed 近两年赚钱不给力。都怪社交平台们的算法。怎么办?可以与其他同样做内容的媒体网站合并,这样就有实力跟社交平台们谈判,取得更好的 deal。What could go wrong?

2018/11/23 第1288期

开董事会的时候每个人实际上都在想什么

搞笑文章一篇。可怜的 CEO 就像论文答辩一样,想尽快过完看起来很不漂亮的数据、尽快忽悠过去。

Why the world needs deep generalists, not specialists

Food for thought:应该掌握几门不同技能,80/20法则,good enough 就行,这样看问题比较全面、比较有创造力。只精通一门技术可能找工作比较容易,但发展有限。 多掌握几门技能,这样与别人共事的时候也比较有同理心。在工作中,只专注于自己领域的人往往觉得自己是最重要的、其他人都不重要 -- 设计师会觉得设计最重要,工程师觉得编程最重要,产品经理觉得产品最重要,CEO会觉得为什么这么小小一个app、像玩具一样,你竟然没法一个人用一天时间做出来。

教学大纲 2.0

学校里的课程都有教学大纲:按某种顺序看一些书、文章,按某种顺序掌握、理解某些概念,按某种顺序做练习。可以做一种通用的“教学大纲”平台,结合最新的网上资源:从第几分钟开始看这个视频,关注某专家的社交账号等。

Viral Marketing

分析了 YouTube 大网红 Casey Neistat 的视频,总结能爆红、能病毒式传播的东西都有一个(显而易见的)特点:break people’s expectations。人们普遍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不会是这样的事情,却真的发生了。

采访以前 Amazon 仓库里的 manager

Amazon 仓库里招了很多退伍军人,遵守纪律、服从命令;manager是监工,实时监控每个工人处理包裹的量、工人是否偷懒;年薪$8万,每天工作12小时,年末购物季可达14~18小时。 黑色星期五决不能请假。仓库里工作的一半是高中刚毕业的年轻人,一半是依赖这份工作养家糊口的中老年人。年末购物季结束后,工人的流失率很高,因为压力超大。 工人对包裹进行扫码,就产生实时的数据,进行简单的聚合操作就能知道哪些人效率高(每小时处理多少个包裹),哪些人干活不行,监工通过电脑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2018/11/25 第1289期

Things Nobody Told Me About Being a Software Engineer

测试代码比实际production的代码多得多;做CI、配置各种工具花的时间甚至超过写代码的时间;写代码只是实际工作的一小部分;15年职业生涯最大贡献:劝别人写测试、劝别人多与其他人沟通。 “That the best technology doesn’t necessarily win. In fact, it often doesn’t.” 同样的,最好的设计、最好的产品也不一定是最成功的(从赚钱能力上来看)。

The Resistance is Real

拖了快一年的side project,重写了代码4次,几次试图放弃,越接近“完成”困难越多。有很多焦虑的地方:若没人用怎么办?项目没意思,换个有意思的做?换个更有前途的市场? 完美主义者 + 爱面子,很纠结。去 archive.org 看一些所有当前知名网站刚上线时的 UI,或许你的自信心会增加一些。

媒体公司购买现成的 CMS

VICE 以前的 CTO 撰文描述了个趋势:以前媒体网站都在不断造轮子,各自做大同小异的CMS;现在一些大的媒体将自己的CMS做成SaaS、卖给其他公司用。

Flutter: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点评 Google 的跨平台手机 app 编程框架 Flutter 的优缺点。得用 Google 的编程语言 Dart 来写,支持 hot reloading,性能比 RN 好。

搜索引擎的 UX 设计趋势

手机互联网+AI的趋势:打字不多,语音输入增多,隐性的搜索信号(当前地理位置、以前的搜索记录、时间比如是不是感恩节等),知识图谱。搜索的未来其实是减少搜索,根据场景智能地进行提示、推荐。

2018/11/26 第1290期

Fogg Behavior Model

如何改变一个人的行为?三要素:Motivation(电话来了,看了号码,不想接),Ability(电话来了,在洗澡,接不了电话),Prompt(电话响了,通知你电话来了)。 做产品:Motivation(用户痛点、marketing洗脑),Ability(让产品变得好用、减少各种繁琐的步骤),Prompt(发邮件通知、消息推送)。

Why startups can't afford to ignore the competition

“your market entry strategy is often different from your market disruption strategy.”

硬件很便宜,程序员很贵

这篇十年前的文章现在看来还很适用。花很多时间去优化代码以及去修复优化代码而留下的bug(以及修复bug引入的更多bug),或者直接升级服务器?给程序员配置超豪华的电脑(比一个月工资要少得多),大大提高工作效率(如节省等待编译的时间)。

熊市长啥样

这一年来各种 crypto 币大跌,一直还没见底。作者以 Amazon 为例:当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每股$6块,不出十年又涨回来了,近二十年后屡创高峰。泡沫破灭后互联网创业趁机若干年,然后又蓬勃发展起来。币圈会不会也是这样?

用 Gift Card 买卖比特币

Gift Card 是洗钱的常用工具(iTunes、星巴克、PS 等),可以用一个 Gift Card 换其他的卡,这样就难以查到钱的流动了。本文描述了用 Gift Card 交易比特币的实践,中间人赚差价。

©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我每天都自问: ‘如果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 我还会做今天打算做的事情吗?’——史蒂夫.乔布斯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