湾区日报文章第111辑

目录

2018/01/14 第1101期

内部人士谈 Windows Vista 的失败

当时Windows有数千人在开发。发布周期是三年;实际写新代码是6到9个月,剩下的时间都在整合各个团队的代码以及大量测试;这个开发周期没法做好的项目大多直接砍掉了,不然六年后再发布也已过时了。

Transactions Speeds

每秒能处理的交易量:Visa 2万4,Ripple 1500,PayPal 193,Bitcoin Cash 60,Litecoin 56,Ethereum 20,Bitcoin 7。 Cryptocurrency 作为“货币”的职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除了 transactions speed 以外,价格波动太大,今天买了午饭的“钱”下个月或许可以买电脑了,谁会舍得花这个“钱”?

Etsy 将服务器从自建数据中心迁移到 Cloud 的准备工作

动用了一个全职的 PM、数十个工程师与 eng managers、若干个律师、财务,有的全职有的 part-time,耗时五个月,精心计划,决定了要迁到 Google Cloud 上。下一步:迁移的工作正式开始。

现在的经济形势与政治气候像极了1937年

Food for thought。民粹主义席卷整个西方世界,经济泡沫化,下一步就是二战与经济崩盘了。

The $100 Billion Venture Capital Bomb

关于孙正义与软银的报道。芯片与数据得一可安天下。软银买 Arm 后,就可以“春江水暖鸭先知了”,Arm 授权哪家新公司用芯片设计,软银就能知道有哪些新应用、新的投资机会。 “Those who rule chips will rule the entire world. Those who rule data will rule the entire world. That’s what people of the future will say.” 文章引用了不少这个采访视频里的话。

2018/01/16 第1102期

CES 2018: Real Advances, Real Progress, Real Questions

微软 Windows 部门以前的老大、a16z partner Steven Sinofsky 参加完今年的 CES 后写的超级详细的、超级有料的、图文并茂的报告。 感觉所有智能家电的东西都集成了 Amazon Alexa 或者 Google Assitant,达到“声控”与“智能”的效果。通过声音可以控制窗帘、灯光、空调等,但如果有人经过你家窗外,大喊“Alexa,拉起窗帘”,这个。。。

Tiny Wins

大的项目往往周期长,团队内部没有一定激励、士气不高,对外则用户觉得你产品很长时间没改进。可以在做大项目的时候,随手做点不用花太多时间精力去做、但又很有用的小改进,激励士气、造福用户。 作者在文中举了几个这种有用的小改进的例子:GitHub pull request 页面的动态 favicon、GitHub merge pr 的箭头图标、Netflix 跳过片头的按钮、Chrome 的 tab 上的声音图标(如果那个页面出声的话)。

Adobe 如何变成市值近千亿的 SaaS 公司的

Adobe 从 1982 年成立到现在的简史。俩创始人是 Xerox 工程师,四十岁辞职创业。先做 PostScript,向其他打印机收授权费;再做图像处理软件;公司成立20年后转型成 SaaS,订阅收费。 Adobe 这几年股价很给力。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尽量别用下拉菜单

下拉菜单不好用,用户要点好几下才能选到自己想要的选项。文中给出了一些替代下拉菜单的 UI component。 前两天在夏威夷的人都收到了“导弹来袭”的假警报,造成广大民众的恐慌。这是因为 Hawaii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的一个雇员在演习发送警报的时候,被下拉菜单给弄晕了,点错了选项,发出了真警报。

除了你之外,每个人都发财了

本文采访了一些在 cryptocurrency 泡沫下发了财的人,多是二十几岁的年轻白男,动不动就是身家几千万、成立 hedge fund、搞 crypto party / meetup、到处给人建议。 文中结尾:在电影院里做清洁工的56岁的大妈,几周前投资了$12000买了比特币与Litecoin。“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未来”。她匆匆离开了这个 crypto party,因为城里停车太贵了。。。我真心希望新一季的 Silicon Valley 里能有一些炒币的桥段,一定很精彩。

2018/01/18 第1103期

The 100x Engineer

工程师如何花同样的时间比其他人生产的价值多100倍?就像投资钱,不是说投越多钱你就能赚越多,关键在于投对了地方;工作中你是在投资时间,不是投资越多时间你就能产生越多价值,关键是得作对东西。 怎么才能做对东西?其实可以换个方向想,怎么才能避免做无用功?产品经理给你个功能,你是直接做、还是先质疑一下:为什么要做、有没有必要做、能不能砍掉80%的需求又能达到同样的效果?

治疗手机上瘾的方法:把屏幕调成黑白的

多数app开发者都追求 DAU、用户活跃度,力求让用户上瘾;在设计上色彩的使用很重要,彩色能刺激大脑、带来愉悦、越刷越爱刷。试着把手机屏幕调成黑白的后,就不那么爱刷手机了。 在 iOS 把屏幕调成黑白的方法:Settings > General > Accessibility > Display Accommodations > Color Filters

操纵 Cryptocurrency 价格的 Pump & Dump Group

在 Telegram 或 Discord 群里锁定一个不知名的币,集体买、抬高价格(Pump),诱使不明真相群众入场,然后集体高价卖(Dump),然后价格骤降,不明真相群众亏大了。 另一种玩法:花钱请名人为某种不知名的币做广告,抬高价格,让不明真相群众入场受宰。著名神棍、杀毒软件 McAfee 的创始人 John McAfee 的出场费是 25 个比特币;你想炒高某个不知名的币,可以花 25 个比特币请 McAfee 替你忽悠群众、抬高价格。

The 40% Rule

鸡汤文一篇。培养坚强意志力的心理暗示的40%法则:当你觉得你已到达(心理、生理)极限了,其实你只到40%,还能在坚持下去。 "When your mind is telling you you’re done, you’re really only 40 percent done."

这就是为什么不会有会计领域的 Uber

文中的表格总结得不错。打车很简单,从A点到B点,每次交易时间很短,乘客知道怎么给司机打分;会计很复杂,有可能客户与同一个CPA合作多年、没用过其他CPA,没法对比着打分。

2018/01/21 第1104期

The Thrill of Uncertainty

频繁刷手机(查邮件、社交网络等)、炒股上瘾、炒币上瘾、各种上瘾的原因:Variable interval rewards。偶尔让你尝到甜头,再无趣或亏再多钱也都有个盼头:或许下一次还能再尝到甜头? 毕竟我们本质上只是猴子,只是穿上裤子的灵长类动物。“You’re a monkey. It all comes down to that. You are a slightly clever, pants-wearing primate.”

Owning Yourself

每天坚持在自己网站写博客的知名风投Fred Wilson的思考:互联网第一阶段,开放的环境;第二阶段,封闭的环境(封闭的平台都催促人们到他们平台去生成内容,如微信、FB);期待第三阶段的到来:再次开放起来,人们对自己的内容有控制权。 经营湾区日报这几年,我也收到不少国内的平台的邀约,他们希望我能把内容迁移到他们的网站、app里,最好是能去他们的平台生成独家的内容。我都没有答应。我觉得我自己有网站、也有 app,我也不追求“高速增长”或“瞬间有百万用户”,没必要去别人的平台。

为什么我没成为亿万富翁

标题党+鸡汤文。1994年时他有了做线上拍卖的idea,如果真的做了,就比eBay做得早,他就能发达了;他那时在web hosting公司做网站开发者,占尽各种天时地利,但最终还是没做。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Elasticsearch 性能调优最佳实践

来自 eBay 的经验分享。优化设计index:拆成多个index,避免用filter field;建索引、搜索时的一些最佳实践;弄清各种参数对搜索性能的影响;用Gatling做压力测试。

2017 年的 iOS 经济

2017年全年Apple付给开发者$265亿(扣除了交给苹果的那30%),高于2016年麦当劳全年收入;每天iOS用户在App Store花$1亿,相当于Google AdWords在2012年每天的收入水平。 这只是直接付给 Apple 的钱,如果算上“免费” app 里间接产生的经济活动(如Amazon、eBay、Instagram等),2017年用户在 iOS 整个生态系统里花了 $1800 亿。今年(2018年)iOS 用户在 App Store 花的钱将超过同一时期的全世界所有电影的票房总收入。

2018/01/22 第1105期

Uber 前 CEO 的倒台过程比你想象的还要奇怪与黑暗

按时间顺序帮我们回忆了一下2017年 Uber 的各种丑闻。即使后来Travis不做CEO了,他仍深度插手Uber的日常运营;他下令让安全团队挖掘某员工的邮件,看该员工是否泄密给媒体。作为该公司的员工,什么感受? 文章配图的来源:在看了他与Uber司机争吵的视频后,he literally got down on his hands and knees and began squirming on the floor. “This is bad,” he muttered. “I’m terrible.”

Canaries in Practice

部署代码时候的 canary test:先把新版本代码部署到几台机器,将一小部分的访问量引导新代码,监控各种数据一切正常后,继续部署到更多机器、逐渐增加到新代码的访问量。 为啥叫“canary”(金丝雀)?矿井中的工人带金丝雀下矿井,金丝雀对危险气体敏感,如果有毒气泄漏,金丝雀比人先死,矿工一见金丝雀死了,就知道该撤出矿井了。

体验 Amazon Go:实体店的未来

这是给明天 Amazon Go 向公众开放而造势的文章。Amazon 的实体店,没有收银员;用他们的 app 扫码进店,直接拿商品,摄像头图像识别、自动加入你Amazon账号的购物车,直接出门,线上结账。 所以人类收银员失业了?人类可以去做其他工作的。比如 Amazon Go 里卖酒的地方有人类检查消费者的身份证看是否满21岁;准备熟食的地方还是得有人类干活的;人类员工在店里盯着,以防有技术故障。 Amazon 自己的网站需要用服务器,其他公司的网站也要用服务器,所以 Amazon 做了 AWS,把服务器租给其他公司;Amazon 自家有仓库、物流系统,其他商家也需要,所以 Amazon 把这些基础设施也租出去;Amazon 实体店不用收银员,其他实体店也不想用收银员了,所以 Amazon 未来也会把这套系统租出去?

为什么文案的编写对于产品设计是如此地重要

文案也是UX设计的重要部分;视觉设计师推敲色彩、字体、图标等元素,而写文案的则推敲用词、措辞、语气。同一个产品的语言风格要统一。

工程师们,你的工资从何而来

在公司里上班,工程师写代码、做产品,用户付钱给公司,公司付工资给工程师,多你一个少你一个工程师差别大吗?在杂货店里上班,收银员收钱,顾客付钱,杂货店老板付固定工资给收银员。 有的工程师对公司的贡献大,有的贡献小;贡献大的工资高,功效小的工资低。但是,怎么科学地衡量贡献大小?某个工程师改了一部分代码、间接帮公司多赚了几百万,这个人能从这几百万里分到奖金吗?某个工程师混日子,生产力低下,这个人的工资会比别人少好几倍吗? 所以,公司是一个中介,是客户与工程师(或其他类别的员工)之间的中间人。作为工程师,如果你真认为自己很厉害,真的觉得自己比公司里很多人厉害N倍、但很委屈地拿着差不多的工资,那你最好自己出来做,不管是接私活(与客户直接接触、直接收钱)还是自己创业做老板。

2018/01/23 第1106期

IPO 日记

Redfin CEO 图文并茂地叙述了 IPO 那两周的经历,马不停蹄的多个城市的路演、CTO 的40岁生日、敲钟、时代广场的 Redfin 广告牌。我很喜欢这种叙事的调调:)

The Death of Microservice Madness in 2018

总结了 microservice 的优点与缺点。往往一不小心,公司的 microservice 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开发与维护的复杂度指数级上升,各团队孜孜不倦地重复造轮子。

无人驾驶车对房价的影响

不错的数据分析文章。以后坐无人车里,舒适、安全、快;离工作的地方住得远一点也没关系;远离市中心的房价会升上来,市中心房价降下来;住哪里都很方便。

BeyondCorp: How Google Ditched VPNs for Remote Employee Access

一般访问公司内网都要搭 VPN;但一旦绕过了 VPN,内网就毫无安全可言。干脆放弃 VPN,“内网”的IP世界上任何人都能访问,迫使内网的一切都遵循网络安全的最佳实践,这更安全。 来一个 Google 著名内网 MOMA 的入口:login.corp.google.com

作为青少年网红的家长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世界五百强公司的营销经理会打电话到家里洽谈合作事宜;自家孩子走在街上会有其他青少年过来合影;孩子没法正常上学了,得homeschool了;有时候家长得帮孩子打理社交账号并与替孩子与粉丝互动。

2018/01/25 第1107期

接受工作 offer 的正确姿势

要敢于对工资讨价还价,一般不会因此收回你的 offer 的;发 offer 前,公司已通过各渠道对你进行了背景调查,你在接受 offer 前也要好好调查一下公司:与其他员工聊聊,好好地面试一下他们。

Facebook 开始衰落了

看上去又是一个“作为英雄的时候不死,必成坏蛋”的案例。但我觉得文中讲的那些“龌龊事”都合法,对于股东利益优先的上市公司来讲,也都合理。文章开头“我的一个朋友”的故事听着很像是编的。 “我的一个朋友”的公司当年差点被“只有”一亿用户的创业公司 Facebook 收购;Facebook 看光了“我的一个朋友”的公司的所有底牌后,迅速上线一个竞争产品,不提收购这件事了。

Atherton 警讯精选

Atherton 是硅谷富人区,全美数一数二有钱的zip code。当地警察都处理怎样的搞笑案件?一居民报告天上有一道巨大的光,原来那是月亮;树上的果实消失了;当地居民在旧金山酒吧里忘了自己在哪,就打了911。

我是如何做 code review 的

他在 Tumblr 做工程师。在一定规模的正规公司里,code review 是工程师的重要工作职责,认真做的话是很花时间的。全文核心思想:以人为本的 code review:) 以前有个同事做 code review 很认真,总能挑出很多 bug、edge case、可以更优化的代码;但他 code review 花太多时间了,所以每天 standup 他都要把 code review 作为一项重要工作向全组汇报一下:我昨天做了这个、做了那个,同时 review 了某某、某某、某某、以及某某某的代码。。。

我为什么离开 Google 而去加入 Grab

他住在西雅图;在Amazon工作近7年、又在Google工作近13年后,加入东南亚打车公司Grab在西雅图的办公室。为啥?Google不再创新,过分地专注于模仿竞争对手;Grab与东南亚则生机勃勃。

2018/01/27 第1108期

还没开始就失败的创业经历

他是很有名气的设计师;2010年设计了个邮件客户端,瞬间十万人表示有兴趣使用;他这些年来断断续续找了工程师来做合伙人(甚至股份五五分),但都开工后不久失去兴趣而离开;他自己也没激情,纯粹是完成任务(十万人有兴趣啊)。 邮件相关的产品都不好做;2015年我推荐过一篇“为什么在电子邮件领域这么不容易创新”,可以再回过头读一下:很容易设计出美轮美奂的概念性质的电子邮件客户端,难的是实际做出来并符合千奇百怪的用户的高期望。

为什么我们把官方博客从 Medium 迁回到自己的网站

把文章发到 Medium 上,即使读者读了文章后觉得内容不错,他们也只会记住“我在 Medium 读了好文章”,而不会记住是谁、哪家公司发的文章。 就像在 Amazon 买东西,你记不住东西的品牌,但会记得这是 Amazon 上买来的。

How to be a rocket ship

小创业公司资源有限,更要讲求工作效率了。工作时别刷社交网络,可以给自己一些心理暗示,比如完成一个小任务(如提交了一小段代码)、奖励自己去冲个咖啡啥的。这里浪费五分钟那里浪费五分钟,积少成多起来就是浪费生命了。 别看很多人9-9-6,午饭一小时,午休一小时,晚饭一小时,乒乓球一小时,刷各种社交媒体一到两小时,同事间扯淡一到两小时,哈哈。

Design at 1x—It’s a Fact

2016年老文章一篇。历数了用 Sketch 做设计的时候选用 1x 尺寸的各种好处。主要是为了沟通方便、提高开发效率;老外的数学普遍不好,很少能在不同平台、不同屏幕大小、不同环境下口算尺寸的换算的:)

给什么都不缺就缺工程师的创业者的建议

这是一个技术人员给非技术型创业者的建议。想做下一个Facebook、但又没现金付工资、给你1%的股份、你得全栈地做出一切、尽管我啥也不懂、但我是老板我要发号施令、我要对你吼叫,但为啥我还招不到好的工程师? 一个技术人员的产出很好衡量,但你作为非技术人员,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摆在台面上的?至少你得能融资、写了商业计划、做了市场调查、找到了一些早期用户、有了产品设计、能虚心接受批评、愿意平等地与人讨论idea,不然的话要你何用?

2018/01/28 第1109期

炒币的母亲们

这是一个温馨的恐怖故事:以前收入微薄的三、四十岁的母亲们组成聊天群,互相交流炒币、带娃的经验,互相加油打气;炒币成为了全职工作,一台电脑+两部手机是标配。钱很好赚,but what could go wrong?

对比 2017 年第四季度 App Store 与 Play Store 的收入

2017年 Q4,app的下载量:Play Store是190亿,App Store是80亿;收入:Play Store $50多亿,App Store $115亿;iOS用户比较愿意花钱,特别是付费订阅方面。 而且,Play Store 无中国市场,App Store 有中国市场。

The UX of AI

Google 的设计师阐述了 Google Clips 的设计理念。这是一个 $249 的智能摄像头,盯着你的家庭生活、自动地抓拍最美好的瞬间,比如有人出现在画面正中间的时刻。 现在我们每天拍了一堆照片与视频,太多了、以后肯定是没时间都再看一遍的;但又想挑出“美好”的回忆,只能靠 AI 了。

朝九晚五已经过时了,试一下1到6点

再来一篇讨论“脑力工作者究竟一天该工作多长时间”的文章。睡到自然醒,放松一下,吃过午饭,1pm开始工作,6pm下班,注意力高度集中地工作五个钟头;自己的时间得花在那种别人没法帮你做的事,其他的通通外包出去。 其实五小时与八小时差别不大。工作八小时的话,很容易就能将三个小时贡献给“非工作”的事情:午餐、午休、与同事聊天、刷社交网络等。中国搞996的公司肯定觉得老外都太懒了;今日头条的SVP柳甄(柳传志的侄女)谈他们公司的工作制:工作五天,10am到10pm,隔周的周日也是工作日。 我在微博和Twitter 各弄了一个投票:你每天有效工作时间多长?微博的、Twitter的。

回顾 2017,展望 2018

数据科学社区 Kaggle 的创始人 CEO 的总结:过去一年,近90万活跃用户;搞了41次竞赛,其中3个奖金超过1百万;37.5万用户下载了竞赛的数据;数据平台共有7044个dataset。 Kaggle 公司 2010 年成立,融资 $1600 万;去年三月被 Google 收购;有人知道 Google 花了多少钱收购 Kaggle 吗?

2018/01/30 第1110期

我是朝九晚五的程序员

工作时间,真的在工作;工作结束了,就不把工作带回家了。不用写博客、不用到处给talk、不用为开源项目做贡献、不用加班,你也可以胜任编程这份工作的。 之前在微博、微信、Twitter 上做了调查,看大家一天有效工作时间多长;大部分(70%~80%)是5小时或更少的。就像风投一样,能赚钱的投资人不是因为投钱的绝对数字很大,而是投对了地方,百倍千倍的回报;个人投资时间也是要投资对地方。

Transactional email 需要放上 Unsubscribe 的链接吗

要。凡是线上服务自动发给用户的邮件、或群发的营销的邮件,都要放“退订”的链接,不然是违法的。但要区分 transactional 与 marketing 两种不同类型的邮件,用不同的“退订”链接;不要让“忘记密码”的邮件没法送达。

在地狱的三个月:我给 Facebook 做删帖临时工的经历

面试15分钟,得到这份工作;工作地点在柏林,平均年龄28岁的移民劳动力群体,40多种语言;每人每天得处理1300个违规帖子;工作与休息时间精确到分钟;整天面对着极度血腥残忍的图片与视频。 血腥暴力的图片与视频的来源:中东各国的战争、缅甸大屠杀、拉丁美洲与毒枭的战争等。

从魔兽世界的玩家到独角兽公司创始人CEO

Robert Hohman 从 Hotwire 离职后,在家玩了一年的魔兽世界,玩到达到最高等级后,就去创办员工匿名分享工资、点评雇主的网站 Glassdoor。 当其他公司的CEO看到员工在 Glassdoor 将自己坏话、然后发来愤怒的邮件的时候,Hohman 就知道他的这个 Glassdoor 网站是有点影响力的了;现在世界五百强CEO们经常发来愤怒的邮件。 Glassdoor 总部在旧金山北部、过了金门大桥的旅游小镇 Sausalito,这与其他在湾区的科技公司(在旧金山或在南湾)很不一样。2000年,黎明和张曼玉主演的电影“一见钟情”的英文名就是 Sausalito;该电影讲述互联网新贵黎明与出租车司机张曼玉的浪漫故事,电影最后接到了比尔盖茨的电话、然后发财了到 Sausalito 买豪宅,不错不错。

The Follower Factory

纽约时报长篇揭秘 Twitter 上的僵死粉经济。以 Devumi 为首的一些公司专卖僵死粉与转推数,他们的客户有各领域的明星、各国政客、公司、商界领袖;文章称,新华社也是客户之一。 这种公司的僵死粉都制作得跟真人的账号很像,因为他们就是去拷贝真人账号的信息(头像、文字描述、以前的推文)。

©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要节约用水,尽量和女友一起洗澡——加菲猫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